页面

2015年8月5日星期三

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

http://www.epochtimes.com/gb/tag/%E5%8F%B0%E6%B9%BE%E5%85%B1%E4%BA%A7%E5%85%9A%E4%B8%8E%E4%BA%8C%E4%BA%8C%E5%85%AB%E4%BA%8B%E4%BB%B6.html
http://www.epochtimes.com/gb/6/2/27/n1238948.htm
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一)

1949年10月1日,参加中共建国大典的"台共"谢雪红,恰好站在毛泽东的背后。这一刻是谢雪红的政治颠峰,成为台湾人最高的政治代表,因 为她是228事件中的第一女主角,也是行政长官陈仪的头号通缉犯。(图片作者提供)

【大纪元2月27日讯】一、前言

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在出席2月25日、在台北二二八和平公园所举办的"二二八事件五十九周年追思仪典"时表示,二二八事件发生的原因是很复杂的,包 括当时二次大战结束后经济困顿,国共内战、军粮不足,及当时陈仪主持的台湾省政府贪污腐败,引发民怨等。

著名的历史学家辛灏年,透过对共产党历史的真实客观研究后,写成《谁是新中国》这本震撼人心的钜作。辛灏年表示,从1927年开始,共产第三国 际、日本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就为当时的台湾共产党拟定了一份台独纲领。1928年中共在上海霞飞路45号一家照像馆的楼上,为台湾共产党拟定了 一个新的台独纲领叫"三大主张":即台湾民主、台湾革命、和台湾独立。而且,造成台湾社会族群撕裂的"二二八"悲剧,其策划者就是中国共产党人。

二二八发生在1947年,将近快60年后的今天,我们重新审视这段历史,特别是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彻底揭露了共产党的真实面目, 揭开共产党极不光彩的流氓起家史。在2006年的今天,我们回过头来该如何认识、理解这段历史?

打从20世纪初,列宁在俄国建立全世界第一个共产党政权─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1922-1991)之后,整个二十世纪的历史主轴,就是自 由民主世界与专制极权主义的斗争。前期是自由世界与纳粹极权主义、日本军国主义的斗争;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则是自由世界与共产极权主义的斗争。这 场斗争尚未随着1991年苏联与东欧共产国家的解体而结束,因为中国共产党已取代了苏联的位置,继续以飞弹对准台湾、美国等自由世界。

国际共产党倡言"世界革命",因此,祗要有机会有可能,任何地区都是它渗透发展的场所。台湾是中日冲突的焦点之一,当然,国际共产党在建立"中 共"与"日共"之时,它也要建立"台共"。同时,在对日抗战胜利前,由于台湾或是中国的领土,或是日本强占的殖民地,在"台共"建立的过程中,有 时会受"中共"的领导与节制,有时则又受"日共"的指挥与卵翼,有时又同受"中共"与"日共"的双线领导。

目前在台湾对二二八事件的谈论,几乎是围绕在"元凶是否是蒋介石"、与"涉案人员的责任归属"上。本文则是从一个几乎被忽略、甚至被遗忘的角度, 来探讨"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的关系,一段您可能未曾听过的历史。

二、台湾光复前的台湾共产党

1921年,台湾人连温卿与日本左翼份子山川均在台湾推行"农民组合活动",这是国际共产党触角伸进台湾的最早记载。

1928年4月15日,台湾留俄学生林木顺、谢阿女(即谢雪红)、翁泽生等人,在上海集会,决定成立"台湾共产党",并通过政治大网、组织大网等 文件,决定以现有"台湾文化协会"及"台湾农民组合"为活动中心,推选林林顺、林日高、庄春火、洪朝宗、蔡教干等五人为"中央委员",以翁泽生、 谢阿女为"侯补委员"。

之后又推选林木顺、林日高、蔡孝干等三人为"中央常务委员",林木顺为"书记长"兼"组织部长",洪朝宗为"农民部长",庄春火为"青年部长", 蔡孝干为"宣传部长",林日高为"妇女部长",并以林日高、潘钦信与谢玉叶为入台工作人员。

同时,在日本居住的留俄台籍青年许乃昌、谢廉清等人,也组织"台湾青年会"与"台湾自治会",从事组织活动。之后并于"台湾青年会"内组设"社会 科学研究部"与"日共"领导的"帝大新人会"保持联系。其后,许乃昌将在日组织改称"东京特别支部",并与上海"台共"发生组织关系。"台共"则 派陈来旺与谢阿女为联络员,以与"东京特别支部"相联系。

1931年4月,"台共"人数增加许多,"台共"工作已有扩展之势,此时潘钦信自上海携回"第三国际"指令,"台共"实行改组,以王万得为"书 记",潘钦信为"组织部长",苏新为"宣传煽动部长",萧来福为"劳动运动部长",颜石吉为"农民运动部长",刘守鸿为"南部地方负责人",卢新 发为"中部地方负责人",北部则由"中央直辖"。

1929年,由于台湾中南部农村,在"台湾农民组合"的煽动下,发生小规模暴动,日本警方乃有第一次"台共大检肃"案,计逮捕"台共"59 人,38人被起诉,有12人被判刑。

1931年,日本警方发动第二次 "台共大检肃",计捕获"台共"重要干部王万得、谢阿女、潘钦信等107人,均以违反治安罪,判处重刑。经过两次检肃后,"台共"重要份子,或则坐牢,或 则逃返大陆(如蔡孝干),或则潜伏,已无力展开活动。"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警方对台湾作全面性的严厉控制,"台共"遂一蹶不振。

综上所述,在日据时期,"台共"组织的产生,完全受国际共产党指使;以后,又与"中共"及"日共"发生组织关系。至于其主要活动,则是一方面藉 "台湾文化协会",与知识界发生联系;一方面藉"台湾农民组合"对农村进行渗透。其后虽遭日本警方连续加以检肃,但其组织既已建立,且与"中 共"、"日共"、"第三国际"等发生组织关系,当其一旦恢复活动,发展上就非常迅速,因为有国际共产党作为依靠与获得助力之故。由国际共产党卵翼 下的共产党,其组织"再生力"之强,是出乎常人意料之外的,如同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九评共产党》一书的第二评(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中指出:"当时革命成功不久的苏俄共产党政权,已对中国抱有野心。1920年,苏俄成立 了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负责中国等国共产党建立工作,主管为舒米亚茨基,维经斯基做副手,和陈独秀等人开始筹建中国共产党。1921年六月他们向 共产国际提交远东书记处中国支部计划表明,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领导下的一个支部。1921年7月23日,在尼科尔斯基和马林的组织下,中国共产 党正式成立。

从此,共产主义运动被实验性的引进中国,党的生命大于一切、征服一切,开始给中国带来一场无休止的浩劫。"

http://www.epochtimes.com/gb/6/3/1/n1241309.htm
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二)

台南县228公义和平救世会理事长沈澄渊先生,在228事件59周年追思仪典上致词,他的父亲沈瑞庆先生(台湾兴台日报发行人兼社长)于 228事件中无辜被逮,几遭枪决。(大纪元)
【大纪元3月1日讯】三、台湾共产党与民族主义运动

前文中提到,1928年台湾共产党在上海成立时,提出"台湾民主、台湾革命、和台湾独立"三大主张。然而我们看到今天中国共产党不断叫嚣反对台湾 独立、反对分裂国家领土,去年三月中共人大还通过了"反分裂法"(Anti-session Law),直接导致3月26日50万台湾人民走上街头"向中共呛声",反"反分裂法"。总统府前"九评共产党"、"天灭中共"的巨型标语与横幅,首次登上 了包括香港在内的国际大媒体。那为什么台湾共产党在当时主张"台湾独立"呢?

二十世纪大部份的运动与革命都与民族主义(nationalism)有关,因为民族主义含有巨大的能量。孙中山在革命的时侯,就诉诸于"驱逐鞑 虏、恢复中华",这是利用汉民族的民族主义来对抗腐败的满清政府;辛亥革命成功后,马上转而主张"五族共和"。同样地,共产国际在全世界搞共产革 命时,也是不断地利用"民族主义"的巨大动能;所以,"民族主义"在政治人物手里,其实只是利用来煽动的民众情绪最有效的工具。

台湾在1895年后是日本的殖民地,那么"打倒日本鬼子"等反日、抗日的呼声,当然对台湾人而言,就是最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民族主义诉求。那时 在全世界的各个殖民地中,寻求"自治"与"独立"呼声响彻云霄。无可讳言,"自治"与"独立"是很"迷人"、而且有"学术基础"的诉求,"革命" 更可以煽动众多年轻人与理想主义者的热情。虽然独立成功后未必真的是好,革命也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牺牲与革命者都不希望发生的悲剧,迷人的梦想也可 能会在经济贫穷与社会动乱里幻灭。但是在一个没有希望的社会里,"革命",就是没有希望中的希望!

于是,"台湾自治"、"台湾民主"、"台湾独立"也很自然地成为台湾智识份子间讨论的话题,甚至是行动上的诉求,这时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革命是 意见领袖间清谈中很"时尚"的"新潮知识"。台湾共产党人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从一开始,台湾的"共产主义运动"就与"民族主义运动"纠结在一起, "台湾独立"也成为台湾共产党成立后的目标与口号。

然而当日本因战败而撤离台湾时,这股已被激起的民族主义能量,并不会立即消失。当回归祖国怀抱的梦想与期待,随着接收者陈仪政府的"劫收"而逐渐 破灭,不满的情绪最后演变为请愿与游行,又遇到执政者的"无差别镇压",从此,台湾应从中国独立出来的"台独运动",也就是台湾人的民族主义,获 得了更巨大的合理性与能量。1947年二二八事件后"台独运动"的诉求对象,也就从对抗日本帝国主义,转移至对抗国民党政府的威权统治。

简炯仁先生在所著《台湾共产主义运动史》中,对于1920-1930的台湾共产党的发展下了这么个结论:"台湾共产党人,将共产主义运动与台湾民 族主义紧密结合,以致两者变成密不可分。台湾共产党人最大的成就,是使共产主义变成一个当时台湾社会极为灵活的一股势力,而且他们也为台湾民族运 动,缔造了空前的,纵使是一种不稳定的团结。因此,当共产主义运动衰弱时,其他非共的民族运动,也相继衰弱了。"

四、光复初期的台湾共产党

日本投降后,原先被日本警察所监禁、拘捕、取缔的"台共"重要份子,全部获得释放。此时,"中共"正准备发动全国性的叛乱,能力上虽然无暇他顾, 但仍从延安对"台共"谢雪红(即谢阿女)发出指示,命其在工作上把握"大量吸收成员,尽量制造混乱"两个"基本原则"。于是,这些"组织再生力" 特强的政治特殊份子,立即恢复其特有的组织活动。

1945年10月,有"台共中央派首领"之称的谢雪红,率其干部杨克煌、侯北海与李乔松等,利用国民政府尚未抵台接收的空档期间,在台中市组织 "人民协会",以促进民主政治为护符,致处散发传单,并迅速在雾峰、竹山、溪湖、员林、台北等地,设置分会,以为呼应,俾扩大其声势。

国民政府接收台湾后,谢雪红乘百废待举之际,到处召集群众开会,按照"中共"指示,大肆抨击政府,尽量丑化国民党军队,全力煽惑民众,挑拨本省人 与外省人的感情。1946年3月,"人民协会"被政府勒令解散,但谢雪红又于同年4月组织"台中市妇女会",并且自任理事长。其后又嘱其党徒蔡 为、林添进、陈瑞年,在台中县梧栖镇组织"劳动联盟"、"青年联盟"及"正义阵"(即国术馆)等非法组织,一面吸收地痞流氓,一面公开宣传共产主 义。

台湾共产党为什么要吸收地痞流氓呢?《九评共产党》中就清楚地指出共产党的九大基因就是:"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痞是邪的基 础,邪就得用痞。共产革命是痞子流氓起义,经典的"巴黎公社"纯粹是社会流氓的杀人放火打砸抢。毛泽东说:"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 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

1945年9月,中共命蔡孝干自延安来台建立"党"的组织。1946年8月,蔡孝干邀"台共"谢雪红、陈福星、简吉、廖瑞发、张明显,在台北市永 乐(即迪化街)林梁材家中集会,宣布"中共"指示,正式成立"台湾省工作委员会"。这是台湾光复后,"中共"直接在台建立的"组织",也是光复后 "台共"开始"党的组织活动"。

由于原先有"台共"组织及干部的原因,"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在短期内就先后建立台北、新竹、台中、台南、嘉义、高雄等地区"工委会"及"支部"十 余处。为了便于领导,并成立"台北工作组"、"台中工作组"、"台南工作组"三个专设组织,以分别控制指挥各"地区工委会"或"支部"。

"台省工作会"成立时,百废待举的台湾,由于政治暗潮汹涌,经济问题繁多,民众人心浮动,整个社会已显乱象。利用混乱,推波助澜,然后实行武装暴 动,以夺取政权,这是"国际共产党"运用得最为纯熟的斗争手段。因此,置身于乱象毕露的光复初期台湾,蔡孝干、张志忠等人,知道局势对其工作有 利,乃将工作重心,置于对上层的"统战"(全力渗透党政机关、民意机构、民众团体、大众传播事业单位),与"建立地下武装"。

http://www.epochtimes.com/gb/6/3/3/n1242549.htm
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三)

位于延平北路与南京西路口的缉烟案发生地点:天马茶房。(大纪元)

【大纪元3月3日讯】五、悲剧的来临:二二八事件

二二八事件是台湾史上的最大禁忌,有很长一段时间,是谁也不敢碰触的禁忌议题。但在1987年以来,随着台湾民主的加速发展,二二八的禁忌 也逐渐被打破。

今 天在台湾的人们,可以随意谈论二二八,研究二二八,在文学艺术上以二二八为创作主题,都不必再有任何的顾忌、担忧与恐惧!台湾学由"险学"蜕 变成为"显 学",二二八的真相也因此逐渐揭露并且传播开来,民间与官方在二二八的研究与报告上,都已有了丰富的数量。虽然可能还有少数涉及到"决策责 任"的极机密档 案尚未完全公布,有许多曾发生过的史实可能已随着历史的过去而湮灭,确实的死亡人数已经难以确认,但大部份留下来的档案都已昭然若揭。

二名女学生正在阅读228事件引爆地点的碑文 (大纪元)

以下是二二八事件发生前后过程简单的大事纪,大致上都是无可争议的基本史实,有争议而难以确定的是其中那些事件是有共产党的影子,那些则没 有。我们并且郑重质问大陆共产党当局:二二八的真相可以大白于天下,六四为何不能?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战争终结,台湾全岛充斥在一片回归"祖国"的兴奋心情中。国民政府以行政长官公署为最高单位,任命陈仪为 首任长官。不仅综理全台政务,又可以发布署令,制定单行条例法规,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在握,俨然台湾总督府的翻版。

1945年10月17日,国府接收台湾,首批国军抵达台北车站时,只见"数万台北市民,云集台北车站前,各街头所见欢迎牌门,红绿七彩电光 辉煌夺目。"10月25日,国民政府在中山堂举行"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正式接受台湾。

1947年2月27日,晚上7:00,台北市太平町天马茶房附近发生缉烟血案。晚上9:00,民众群集警察总局、宪兵队,要求严办凶手。但 警察极力敷衍推拖,数小时侯,得知凶手已经从后门被放走了。民众更加愤怒,决定第二天要游行抗议。

在南京西路查缉私烟杀人的专卖局人员,在群众追 赶下,逃往中山堂旁的南警察署,简称南署,即现在位于中华路上的警察总局。(大纪元)

1947年2月28日,中午,台北市民众请愿抵行政长官公署,警卫以机关枪射击,造成死伤。下午,民众聚集板桥车站,北上火车被阻。基隆市 骚动,军队开枪镇压。下午2:00,台北市参议会紧急会议,向陈仪提出严办凶手、组织调查委员会等6项要求。

下午3:00,台北市戒严,武装军警巡逻市区,开枪扫射,全台为之震动。晚上7:00,参谋长柯远芬、省参议会议长黄朝琴等人向市民广播。 基隆市第一警局遭袭。柯远芬调高雄凤山独立团的1个营和基隆2个中队开赴台北。

2月28日台湾新生报的缉烟事件报导(大纪元)

2月28日民众游行路线图(大纪元)

1947 年3月1日早晨,凤山独立团的一个营于新竹火车站受阻。上午9:00,基隆戒严,市参议会举行临时大会,提出改革、要求取消戒严。台中市召开 市民大会(谢 雪红主持)成立"人民政府"。中午 杜聪明对记者表示事件之远因为政府贪污。下午2:00,台北市民包围铁路管理委员会,警察开枪杀死18人,伤40多人。

3月1日晚上 5:00,陈仪第1次广播。北门铁路管理委员会前,警察大队扫射民众,情势更恶化。晚上8:00,陈仪宣布台北午后12点解除戒严,但禁止集 会游行。军宪 主管张慕陶、柯远芬、李翼中函请蒋渭川协助。陈仪调马公守备队两中队准备派往中部。晚上10:00,台北市参议会在中山堂紧急开会,成立"缉 烟血案调查委 员会",提5项请求。

台北市中山堂。二二八事件时,"二二八事件处理 委员会"在此成立,并密集开会讨论,1947年3月7日之前,俨然成为全台最高民意中心。3月8日国府军队登陆基隆,中 山堂也成了横尸遍野的杀戮场。(大纪元)

1947 年03月2日,台中民众于台中戏院召开"市民大会",台共领导谢雪红被推举为大会主席。会后民众群起包围市警局,并取走警察武器。谢雪红等开 始筹组武装势 力,吸收许多学生加入。上午10:00,台中市戒严。下午3:00,陈仪第2次广播,宣布"不追究"等4项重点。晚上6:00起,基隆市解除 戒严。陈仪电 国府请调整编军队来台。桃园、新竹、员林、斗南、嘉义各地发生市官民冲突。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成立新竹市分会。

1947年3月3日,柯远芬广播,保证晚上6:00前军队撤回军营。王添广播,指出政府没有诚意。谢雪红整编"治安队"并组织人民大队。宪 兵一营抵基隆。警备总部秘密布署军队。

1947年3月4日,中等以上学校学生在台北中山堂召开大会,讨论治安问题。
嘉义市国军自山仔顶向市区炮轰,多人死伤。高雄第一中学及各校学生组自卫队,集中保护外省人。桃园、新竹戒严。

台湾新生报在二二八事件期间,曾逐日报导事件发 展的经过。这是3月4日所刊登的六名缉私烟人员的相片。(大纪元)

1947 年3月5日,上午台湾省自治青年同盟成立大会,宣读纲领,如:建设高度自治等。下午"处委会"通过"组织大纲",发表8项改革方案,决议赴南 京陈情。台湾 省政治建设协会委托美国驻台湾总领事转致国府"万勿派兵来台"。蒋介石调派整编21师1团、宪兵1营开赴基隆。台南市、屏东、高雄市、宜兰、 花莲、台南县 等成立"处委会"分会。旅沪台民在上海召开记者会,发布"二二八惨案告全国同胞书"。

1947年3月6日,二七部队正式成立,名号由纪念2 月27日的缉烟事件而起,由钟逸人担任部队长。在与国民政府21师几次交战后,二七部队转进埔里山区,化整为零,于3月16日宣布解散。下午 彭孟缉令高雄 要塞军队分3路向市区大扫射。陈仪第3次广播:将改组为省政府、预定7月1日举行县市长民选。晚上8:30蒋介石密电陈仪,表示21师全师和 驻闽宪兵21 团的2个营来台。

1947年3月7日,早晨彭孟缉下令攻击高雄第一中学。陈仪致电国府,要求再加开军队一师,至少一旅来台。台中市各国民学校复课,"二七部 队"编成。

1947 年3月8日 ,国府军队来台镇压,许多台湾民众与社会菁英遭逮捕,不是被枪杀,就是被送入劳动营,死伤人数至今仍未有定论。事件发生后,军队的无情镇压与政府的清算斗 争,伤透了台湾人民原本渴望回归祖国怀抱的心,使得百花齐放般的台湾政坛,顿时成为风中秋草,一片寂寥。

8日上午7:00 闽台监察使杨亮功及宪兵第4团2营兵力抵基隆港。中午,张慕陶告处委会:"愿以生命担保中央绝不调兵"。处委会发布:"提请陈长官采纳施行之32条 件.....。"晚上10:00杨亮功等登岸。长官公署发动总攻击,台北枪声大作。政治建设协会发表"告同胞书",反对处委会之改革要求。枪 决高雄三位谈 判代表涂光明、范沧榕、曾丰明。

位于衡阳路上的西门町力霸百货,为曾是台湾最元 老、最权威的报社台湾新生报所在,目前位于顶楼,外观上仍有"新生报业广场"的字样。(大纪元)

1947年3月9日,陈仪宣布台北、基隆自6时起戒严。国府军队第21师抵基隆,扫射台北。军队攻击嘉义刘厝庄,13位民众遇害。上海的杨 肇嘉等人赴南京请愿。

1947年3月10日,陈仪下令解散"二二八处委会"及一切"非法团体"。
在南京的台人召开"二二八惨案报告会"。台湾警备总司令报告:所有非法定团体均限3月10日取销,并禁止集会游行。蒋介石发表台湾事件谈话, 指共产党煽动为二二八事件的原因之一。

1947年3月11日,国府发表派遣国防部长白崇禧来台处理二二八事件。

1947年3月13日,国军第21师抵新竹。国军21师独立团第2营驻宜兰,展开绥靖。

1947年3月14日,警备总部下令解散"台湾省政治建设协会"。
台北、基隆解严。警备总司令部宣布:3月13日即日开始肃奸工作,进入绥进阶段。

1947年3月16日,二七部队解散。

1947年3月20日,陈仪开始清乡镇压。结果军队敛财搜刮、强捕滥杀,造成更大的祸害,在长达九个月的"清乡"行动中,许多民众被捕。

1947年4月20日,由台湾省旅平同乡会、天津市台湾同乡会、台湾省旅平同学会所编印的《台湾二二八大惨案─华北舆论集》发行。此小册出 版后二天,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就遭撤废,因此是"大惨案"的检视报告。

"台湾的兄弟姐妹啊!但愿我们先烈的血不是白 流;全国的同胞啊!但愿你们热忱的呼喊永远不要间断"为《台湾二二八大惨案─华北舆论集》"发刊词"的呼吁,并且标明 "欢迎回览欢迎翻印"。(大纪元)

1947年5月,二七部队30余人被捕,钟逸人被判17年,吴金灿被判7年,其余刑期不等。

1947年5月11日,因"台湾行政长官公署"撤废,而被更换的行政长官陈仪离台,对228事件没有担负任何行政责任,反而是被"调回"中 央。

1947年5月16日,第一任台湾省主席魏道明扺台就任视事,宣告解除戒严令,结束清乡工作,停止新、图书、邮政检查、各项交通管制一律废 除。

1947年6月26日,辜振甫台湾独立案宣判,台湾警备总司令部以"受日本人教唆谋议台独"为罪名,分别判许炳、辜振甫等11人二年左右的 刑期。

1947年11月12日,台共领导人谢雪红在香港成立"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台盟与中共领导的"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两个地下组织,都是国民 党急于镇压的对象,许多白色恐布时期的政治冤狱,都是由于为了肃清这两个组织的党羽而发生的。

http://www.epochtimes.com/gb/6/3/6/n1246029.htm
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四)


位于总统官邸旁的烟酒专卖局,门前为站岗的安全人员,旁边还可看到军用悍马车。战后陈仪在经济方面也如同政治上的垄断,全面统制经济,将樟 脑、火柴、烟、酒全部纳入专卖,贪污舞弊丛生,民不聊生。1947年2月28日,愤怒的民众游行至专卖局抗议。(大纪元)

【大纪元3月6日讯】六、二二八事件中台北地区的共党活动

227缉烟事件中的台共记者

中共份子吴克泰、周青二人,曾参与中共台湾省工委会控制的"自由报",后来为扩大对新闻界的渗透,两人转任台北"中外日报"记者。他们两位 在以新闻煽动二二八事件后,潜逃大陆,参加"台盟"组织,其后并持续为中共统战部门工作。

吴 克泰说:"周青从事件一开始就在场,由他写前半段,我写后半段,群众包警察局和宪兵队部份。报导写完后,采访主任、副社长兼总编辑不敢发,经 过一番争执之 之后,印刷厂的工人出来说话了,他说如果这篇报导不发,就要把印刷厂烧了。这才把报导发了出去。第二天一早,报纸发到全台北市并发往全省各 地,被抢购一 空。稿子发排以后,我和周青又回到了宪兵队。上千名群众一直包围着宪兵队,呼口号要求交出凶手。"吴克泰亲自参加了群众冲锋陷阵,几次冲进警 察局长的办公 室,要求交出凶手加以严办。

位于衡阳路上的西门町力霸百货,为曾是台湾最元 老、最权威的报社台湾新生报所在,目前位于顶楼,外观上仍有"新生报业广场"的字样。(大纪元)

另 一位中共份子周青说:"几百个群众围住警察分局要求交出凶手。双方大约僵持四十分钟才发觉凶手已被转移到总局保护起来。人群便冲向城内的警察 总局,人群已 由几百人迅速膨胀为数千人。警察局长陈松坚手忙脚乱,几次站在二楼阳台说话,都被人群的怒吼声打了回去。这样僵持一个多小时,忍耐不住的人群 有人冲进局 里,发觉凶手早被转移到附近的宪兵第四团团部。"

庞大的人群一齐涌向宪兵团,途中周青向新生报工会借了一面锣。周青以敲锣鼓动群众冒雨冲锋,一进一退,这样来来回回,次数无法计算。"那天 夜里我和吴克泰一面鼓动群众,一面又轮流回到《中外日报》写稿。稿子是用特写描述的。"周青回忆说。

228游行领导者的角色

终 宵攘扰的台北市经过清晨短暂的平静后,2月28日上午9点,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的干部吴裕德,当时为台大学生,率领一群人,敲锣打鼓, 沿途号召民众 参与他们的行列,尾随人数愈来愈多。当队伍路过延平北路派出所时,一举涌入,完全捣毁该所,未及走避的警察全被殴伤。10点钟,另一批群众涌 进重庆南路专 卖局台北分局,现场遭纵火焚毁。午后,群众向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前进,其中有人手持日本军刀和枪枝。下午2点,群众又至设在新公园内的台湾广播 电台(即现在 的二二八纪念馆),以台语和日语广播,号召曾在日军服役本省籍青年,至指定地点集合。

位于公园东南隅的二二八纪念馆,当年为台湾广播 电台。228当天民众游行至此,并入内向全省民众广播,致使民众怒火迅速燃烧至全岛。

由 于事件不断扩大,迫使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于下午二点宣布台北临时戒严。这一连串的群众事件,至今仍有许多人说是群众自发行为,但起领导作用的台大 学生吴裕 德,是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所吸收的学生干部,在28日上午领导群众殴辱公务员、捣毁官署。而当群众砸烂专卖局时,旁边的屋顶重下来两条大字 标语: "打倒陈仪独裁政,建立台省民主政府",仓促之间,何来布条?显见有人预先准备。

长官公署的神秘一枪?

另外一个疑点 是,当群众包围长官公署时,那"神秘的一枪"是谁开的?当天至长官公署请愿人潮以万计,要求陈长官亲自出来接见群众,陈仪觉得人太多,安全没 保障,通知请 愿群众派若干代表进署面谈,群众不接受。陈仪乃与葛敬恩商量,决定到二楼阳台与群众见面。当陈、葛走到阳台,正要与群众对话,忽然有人用手枪 自群众中向陈 射击,但未命中,楼下警卫听到枪声,立即向群众开枪还击,一时秩序大乱,群众争先恐后逃离现场。

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目前的行政院。2月28日 下午,长官公署架起机枪,扫射前来抗议缉私烟的血案游行请愿民众,当场血迹满布,使二二八的怒火,加速延烧全台,一发不 可收

一 般而言,在台北市的事件中,知名的中共份子并未站在幕前,而其隐居幕后的领导角色程度,则很难精确掌握。一度掌握"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领导权 的王添灯,他是否是中共份子仍无法定论,但王添灯却把草拟"二二大事件处理大纲"的重任交由台共兼中共的潘钦信、萧友三和蔡子民三人。32条改革 方案草拟后,一 面交由王添灯,一面交予中共台省工委会负责人蔡孝干。中共表示时间紧迫,不用修改,王添灯就于3月6日在"处委会"提出32条,要求陈仪命令在各 地的武装 部队,自动解除武装;地方的治安,由宪兵与非武装之警察和"民众组织"共同负责;一切施政,不论军事、政治,须先与"处理委员会"接洽;对于此次 事件,不 向民间追究责任,将来亦不得假藉任何口实,拘捕此次事件之关系者;绝对反对在台湾征兵,以免台湾陷入内战漩涡等条款。

延安中共的回应

陈 仪在台湾逼出了"二二八事件",当然是与国民党内战多年的中共所乐见的,正是所谓"亲者痛,仇者快"。当时在延安的中共就透过电台广播说: "台湾人民的武 装自卫乃是被迫的,是必要的,是正义的,是正确。"3月20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社论说:"你们的斗争就是我们的斗争,你们的胜利就是我们 的胜利,解放 区军民必定以自己的奋斗来声援你,帮助你们。"

中共当然希望扩大事端,因此在广播中免不了煽风点火,提出呼吁:"一、武装斗争既已开始,必 须反对妥协,反对出卖,以争取最后的胜利。二、处理委员会所通过的32条纲领,应坚决为其实现而奋斗。三、应迅速在乡村照顾人民的经济要求, 在城市将接收 的房屋分配予贫户。四、为取得胜利,必须组织坚强的政治团体出面领导。五、须立即选择大批干部派赴城市乡村领导武装斗争、行政工作与群众运 动。六、应速派 重要领导人员及大批干部,扩充自治运动的根据地等。"

(摘录中共1947年3月梗日广播)

http://www.epochtimes.com/gb/6/3/8/n1247317.htm
台湾共产党与二二八事件(五)

陈芳明所著《谢雪红评传》,是目前为止对谢雪红传记最详实的作品,谢雪红传奇而又悲惨的一生被形容为"落土不凋的雨夜花"!(李大卫摄)

【大纪元3月8日讯】七、228中的第一女主角:谢雪红

前文中提到在台北的事件中,有名号的共产党员并没有直接露面。但是在台中,老 牌共产党员可就非常活跃,并且反应迅速,马上可以召开人民会议,攻占台中警局与公卖局台中分局,还能成立人民政府。最令人惊奇的是几天之内就 成立了武装部 队,而且指挥策划者还是位女性─台湾第一位女革命家:谢雪红。

恰好今天是3月8日妇女节了,撇开政治意识型态不谈,纯粹就女性谈女性,谢雪 红作为一名妇女,确有她了不起、令人佩服的地方。您知道吗:名作家李昂还是谢雪红的"粉丝"喔!李昂为了心目中的偶像,甚至花了三年时间,走 一遍谢雪红当 年的足迹,去体会追寻谢雪红的心情故事,然后写成一本书,就是《漂流之旅》。李昂会有探索谢雪红的动机,是读了谢芳明的《谢雪红评传》,在那 里面谢雪红的 人生感动了李昂。

这两天的连载,我们正要说的是,台共谢雪红一生的故事。因为谢雪红的一生,与台湾共产主义运动息息相关,她可以说是台湾共 产党建党过程中的灵魂人物、祖师娘娘,也是二二八事件中的第一女主角!透过对她不平凡人生的叙述,我们也可以看到海峡两岸在那个大时代里的一 些轮廓,对于 了解为何"共产邪灵"能够在中国找到市场,有很大的帮助。

青岛行的启蒙

谢雪红原名谢阿女 (1901-1970),12岁因家贫被卖作童养媳,饱受虐待。五年后逃离回家,但为了偿还赎金,只好又被卖为张树敏的妾。她自己形容是"刚 跳出火海,又 被扔进刀山,注定重新要过几年受人蹂躏的生活"。张树敏因做帽子的生意因而带她前往日本神户、中国青岛,令她大开眼界。在神户三年,日语也能 朗朗上口。

1919年4月,谢雪红抵达青岛。"这是我第一次踏上祖国的土地,它给我印象很深刻,对我思想上的开展起了相当大的作用。"19谢雪红这里 所谓的思想作用,即中国正如火如荼进行中的"五四运动"。

五四运动躬逢其盛

当 时青岛各地都排斥日货,日本人在街上也被群众扔石头。谢雪红常到一位山东人家中听一些大学生演讲。第一次听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口号 的谢雪红,觉 得既新鲜又兴奋。她虽不知所以然,可是,"我听到祖国有一天会强大起来,不再受人欺侮,就觉得能有这一天真荣幸啊!"就这样种下了以后谢雪红 反抗日本人统 治的动机。

俄共"十月革命"的思想冲击

影响最深的,是这些大学生介绍俄共的"十月革命",给了谢雪红极大的震 撼。他们展示了许多俄国革命的图绘与照片,并告诉大家,俄国的农民、工人与士兵联合起来攻打反动的临时政府,推翻俄帝,使今日的俄国工人、农 民都不再遭受 压迫和剥削了。谢雪红深受感动,"每一个人可以过着自由、幸福的生活是我多么渴望的社会啊!"

原来当时共产邪灵就是透过这样的方式,让初次接触西方思潮的中国人,对共产主义与共产革命产生期待与向往!陈独秀、蒋经国、毛泽东、邓小 平…太多太多的热血青年,就这么走进善于画梦的"共产邪灵"虚伪掩饰的怀抱中!

为何改名"雪红"?

其 中,一张群众攻打俄皇冬宫的相片嵌入她的内心。在遍地皑皑的白雪上,一批革命战士向着远方已被炮弹打中多处的冬宫冲去;近处的雪地上躺着许多 已牺牲的战士 们,鲜血洒满雪地…… 这个前仆后继、勇往直前的悲壮画面,令谢雪红热血沸腾,心情激动,久久无法平息。她觉得自己如梦初醒,开始对"革命"寄予无限向往的情感。

"雪 地上遍地鲜血的画面",谢雪红知道这就是"革命"--"革命就必定流血,要革命就会有人牺牲"。她决意永志不忘这景象,便以"雪红"两字做为 自己的名字。 据谢雪红自述,青岛是唤起她汉民族精神、阶级斗争,以及对幸福社会憧憬的地方,这段日子,是她一生经历的转折期。从出生以来即被日本殖民统治 的生活经验 里,谢雪红第一次有了汉民族意识的启蒙,也有了对理想社会的向往。

摆脱传统婚姻束缚

但张树敏也不是好东西,吃喝嫖赌,不堪精神上痛苦折磨的她,1921年回到台湾的两年后,厌世的想法又产生,一度企图以自杀来结束为人妾的 生活。当时张树敏以为谢雪红暗藏枕下的刀是为刺杀他而报警处理。

来处理的日本警察听了谢的身世与遭遇后,用日语对谢雪红说了句近五十年后,仍令她印象深刻的话,意思是:"出去外面看看,世间是广阔的 呵!"

在张母与谢的二姐商量后,决定暂离开张家,谢雪红从此告别了传统婚姻中为人妾的生涯,正式开展了属于她自己个人的独立生活。

1944年的谢雪红,摄于台中她所经营的"三美 堂"前。谢雪红所穿的衣服大多是她自剪裁缝制的,因为她经济独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胜家缝纫公司。(杨麦女士提供,翻 摄自《谢雪红评传》)

参与文化协会活动

当时谢雪红的形象可以说是前卫的,被尊为"台湾民族运动领导者"的雾峰林献堂先生也曾慕名来拜访过她,认为她是跳出一般妇女的家庭生活,出 来参加社会活动的前进份子。

谢 雪红开始参与"文化协会"举办的讲演会,也开始扩大了参与社会活动的层面与人际关系。她对台湾政治、社会方面的初步认识,便是透过文化协会的 各种活动,有 了进一步的了解。这段时期,文化协会的通俗学术讲座,以社会问题为主居多,而其中妇女问题又占一半以上25。可以说,谢雪红最初的妇解思想正 是从文协的讲 座与活动中受到启蒙的。

另方面,也因迄今为止,谢雪红的人生体验正是封建社会下的痛苦印证,对她而言,这些对社会问题、妇女问题的认识,毋宁正像对自己生命痛苦所 由来的认识一般,这也是谢雪红很快能心领神会地投入运动洪流,并随即接受了社会主义思想的原因。 (待续)

左倾以后的台湾文化协会总部,位于台中市。谢雪 红在此锻炼思想,并拓展与台湾文化界的人际关系。(取自泉风浪《台湾的民族运动》,翻摄自《谢雪红评传》)
注﹕本文资料引自﹕女革命者谢雪红的"真理之旅"(1901-1970)》,收录于国史馆 2002年12月印行之《20世纪台湾历史与人物》论文集。作者:林琼华 法国国立巴黎第七大学东亚与人文科学研究所博士候选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