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5年7月30日星期四

从李国鼎故居谈国民党“流亡政府”

如果不是孙文勾结苏共颠覆民国北京政府,会有共匪祸害民国吗?祸首还是孙文,和帮着孙文暗杀同志,军事叛乱的蒋中正。

后来他有所悔悟而反共,但造祸已成。而且反共所用手法又很极端专制。功过相抵。

至于勤勉为国的官僚,民国北京政府难道不多吗?学识修养也远胜于后来的南京国民政府。苏俄共匪办的黄埔军校算个什么东西?只是党奴军官学校,很短 的学制,没啥技术含量而主要是列宁主义政治灌输。北京政府的军官大部分都是正规军校培训的。

要哭,还是要哭五色民国被孙蒋在共匪支持下推翻的悲剧。


推手:不是「没有」,是「不要」

李国鼎故居日前对外开放,看过的人都惊讶于他居家之简朴,餐厅椅子坏了,用塑胶绳修补起来。报纸这样标题:「台湾经济推手,节俭令人动容。」

李国鼎主持国家经济、财政、金融数十年,只要使个眼色,不要说「海角七亿」,就是七十亿、七百亿都非难事。

但是那个年代似乎不「流行」这些,多数公务员只专心建设国家,服务人民,让台湾百姓有钱,过好日子,自己坐在破椅子上,心安理得。

今天,有人嘲笑中华民国是个「流亡政府」。当这个政府「流亡」到台湾时,风雨飘摇,靠着前方将士浴血抗敌,后方朝野埋头苦干,才力阻共军跨海东 来。否则,台湾同胞早被「人民专政」了,早被「红卫兵」抄家了,早被下放到北大荒「劳改」了,早尝过「一穷二白」的滋味了,哪里还有今天说风凉话 的机会?保障了那些说风凉话自由的人,李国鼎贡献最早、最多,所以称他「推手」。

「推手」不会后无来者,李国鼎之前有尹仲容、严家淦,之后有孙运璿、赵耀东,江山代有才人出,就看我们要不要。

蒋经国把在越南开纺织厂的赵耀东找回来,办中国史无前例的大钢厂,如果不是的确「知人」,这是冒很大风险的。

赵耀东自认办钢厂不在行,但他的好友陈世昌在行。赵耀东请他出来「共襄盛举」,他不答应。 「你不答应我就跪下。」赵耀东真的跪下了。 「我跪下婉谢可以吧?」陈世昌也跪下了。两位花甲「老人」对跪十五分钟,陈世昌终于「屈服」。

蒋经国不拘一格用人,可以替他担心;赵耀东以偌大年纪「作小儿女状」,可以笑他;但他们心里存着天下苍生,一心想把事情做好。

国民党在台湾创造了「经济奇迹」,有人说它是为了保卫政权。话也许不错,天下没有不保卫政权的政党。陈水扁不想连任吗?不想民进党长期执政吗?但 他却任命宗才怡做经济部长。这透露着什么?以国事为儿戏也! 「国事」是谁的事?百姓的祸福也!

不管你欢喜不欢喜,台湾的经济与大陆依存关系极深。说得浅白一点,透过大陆,才能走向世界。政府与大陆谈ECFA,旨在促成大陆对台湾关键产业降 低关税,保障台商在大陆的投资,保护台商的智慧财产权,这是台湾企业翘首以盼之事,但民进党要以「公投」阻挠,「公投」不成就要发动群众上街。今 天,若台湾的「经济推手」李国鼎等人站在立法院,会受某些委员怎样的羞辱?走到街头反ECFA的游行群众中,会不会被推倒在地?

李国鼎那一辈人,从不把「爱台湾」挂在嘴角上,但他们为台湾付出了呕心沥血的爱。

台湾往哪里走?不会由国民党决定,也不会由民进党决定,要由老百姓决定。他们必须有能力鉴别一个真正「爱台湾」的政党和政府,又有能力监督那个政 党和政府实践「爱台湾」的诺言。他们选择什么,后果自己负责。

对于两岸的未来,大陆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那也许是太久远的事;当下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我们可以说:台湾的未来,寄希望于台湾人民。


文立,這篇文章是你寫的嗎?我感動得流淚。
我父親齊尊周就是李國鼎這樣的人。46年從美國回來後,他在南京公共汽車管理公司當總經理,絞盡腦汁為每個工人安排了住宿,自己打帆布床睡在 辦公室裡,晚上鋪開早上收折。他星期六晚上坐火車回上海看我們,星期天晚上坐火車星期一一早上到南京上班。
37歲,他堅拒去香港新加坡做生意,堅拒去台灣升官,這麼年輕哪裡都不去,堅留大陸奉獻自己的一腔熱血一技之長。坐牢23年,一家人與他一起 受盡屈辱,直到72歲他去美國"第二次出國打天下"——終於把與他一起坐牢的女兒齊家貞弄到了澳洲。
要是李國鼎也像齊尊周那麼傻,張開雙臂迎接"解放","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他會與父親一樣,不僅僅是歷史反革命、現行反革命,還是大老 虎大貪污分子!"椅子破了用塑膠繩修補",那是自己編造的天方夜譚,是反動派反革命美化自己的拙劣技巧!
不一而足。
心難平。
謝謝文立。
家貞


家貞姊妹:
那 美文不是我寫的。
但 是那就是我們的父輩。我的父親在抗戰開始時就帶著自己的學生在江西投筆從戎,之後他作為戰地醫院院長,八年抗日沒有一天去過大後方, 日夜堅守在第一線。
你 的名著,我們也拜讀得感動流淚。
今 日看到一位朋友的短文,也是感動不已,現在也轉你分享:

一個意外悲慟的驚視  
為了避暑,躲到地下室取涼,坐在堆積如山的書堆中,本想能在沁涼舒適的安靜裡,親近 天父,貼近祂的身邊,享受那份與祂獨處甜美的安息。
在優美的旋律裡,不知不覺的過了近兩個多小時,坐得累了,起身無意瞥見一堆舊報紙-蔣公去世的新聞。
我一張一張的翻閱,淚水不自禁的流下,把那一段記憶裡黯然喪痛的悲傷、無助、無奈、絕望、悲慟的情緒如掘堤般的傾湧而出。
我們委屈了他——
​​
一位中華民族偉大的領袖。我們對不起他。啊!國民黨!中華民國!有何顏面在黃泉的那一岸見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