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5年6月16日星期二

德国自干五雷克:不谈政治的美国老外

你看这人写的多么地道的网络中文呀。还"部分吐槽完毕"
德国自干五雷克的网站 http://maozedong.de  http://ziganwu.de/

德国自干五雷克 2小时精华全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_jbPRvnI2Q
youtube 搜"自干五 雷克"有大量录像。

这雷克真的学到出神入化的境地了。我们英语荷语对洋人文化领悟程度没法比。能用外语表达到如此细微的幽默讽刺,其语言功力,对中共国社会问题和历 史的深刻理解,都是很少有人能做到的。要能用外语编演讽刺节目是语言文化掌握的极高境界。但他其实是学了中国人极强的幽默感。德国人普遍没有这么 幽默。

雷克不但是中国通,而且是中国通通:对洋人里的所谓中国通的流行弊病也极为熟悉。他把洋人奴才中国通讽刺得入木三分。

他在这个录像里还专门讽刺了洋五毛中国通,说什么各国文化不同导致选择自己的制度,欧洲人几千年都是民主制度言论自由传统,比如中世纪,所以现在 选择民主制度;中国几千年都是专制传统所以选择专制。这种洋五毛和洋奴泛滥的鬼话他理解得非常透彻。

http://helanonline.cn/article/9376
雷克:不谈政治的美国老外
2014-06-30 09:15雷克

前段时间看过一个有意思的视频,是央视一个关于"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共产党"的节目。节目中有一名貌似在中国长大的美国金发姑娘,中文说得非常地 道,几乎没有任何口音。

但语言归根到底不过是交流工具而已。我们不仅可以关注人家说的是什么语言,还可以关注下人家到底在表达什么意思。

视频不长,就几个镜头:姑娘喝饮料,姑娘逛街,姑娘接受采访。不过,这些内容就足以让我惊呆了。

采访中,记者貌似问她怎么看中国共产党。姑娘微笑着说:"我不从政,我跟政治一点都没有关系"。说这话时她笑了一下,就好像谈"政治"是一件很令 人不好意思并尴尬的事。

我就觉得奇怪。

我觉得奇怪。她不是美国人吗,不是在美国念了大学吗?在美国,70%左右上过大学的人都会参加选举,难道她没有吗?奥巴马支持的患者保护与平价医 疗法案是1960年代以来最有影响力的医疗改革。奥巴马支持美军退出伊拉克阿富汗对全世界来说都很重要。若你觉得这些对于一般美国人来说不重要的 话你错了。先不说别的,但最起码你作为纳税的人应该关注你的钱被政府怎么花出去,对吧?而且,连私人生活都跟政治有关。奥巴马支持同性婚姻,这个 立场你可以支持也可以反对,但你不会说:"我跟政治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种话,要么是无知,要么就是在忽悠。

我引用孙中山对"政治"的定义吧:"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

部分吐槽完毕。

接下来的采访中,姑娘说:"让我感受深刻的是,中国这二三十年变化这么大,人这么多,而且,而且这么多人都有那么多的活力,有那个就是向前冲的那 种精神什么的,然后呢,就是,我觉得就是中国的执政党,她其实就是,管得特别好,就是社会非常稳定……"

在她说"管得特别好"时我以为她马上就要感动得哭出来。

我就觉得奇怪。

我在美国待过一年,据我对美国人的了解,他们大部分人比我们德国人爱国,尤其以美国的自由主义和宪法他们还是非常为傲。但你要是问随便一个美国人 对政府有何看法的话,你很难才能找到一个像这位姑娘赞美执政党一样说话的人。这是为什么呢?难道美国人活得比较艰苦,因此他们对政府比较不满意?

有可能。但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性,就跟西方社会普遍的政治教育有关。无论在美国还是在德国,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批评政府是一种美德甚至一种义务,无 论它本来是自己选上台的还是自己反对的党。因为政府,用一句比较媚俗的话来说,就是应该为人民服务。

最后呢,姑娘被问关于自己作为媒体人的工作,她说:"有个别的朋友就比较关注就是国际新闻的朋友什么的都说你做媒体,尤其是在中国做媒体,你是不 是很受限制,是不是有很多,就是,话题不能谈,或者是很多观念你不能,就是,发表啊什么的,但其实我觉得我在中国的工作和就换美国去工作的话,我 的这个自由的这个程度和各方面都差不多。"

差不多?

我觉得她跟她朋友的对话出现误会了。朋友问她媒体在中国有没有受限制的时候指的其实是政治方面的媒体。而她回答的是,她作为娱乐媒体人物感觉不受 限制。

别的我在这儿不方便说,免得自己"受限制"。

总之,那位姑娘让我很吃惊,甚至很无语。

不过回头想,或许这次错的不是他人,而是我自己。或许人家真心认为"政治跟我无关",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或许,记者问她怎么看执政党时根本不 想让她多说,只想让她说两句好听的话就可以了。就好比你来我家做客,我问你觉得我们家怎么样,你说一些类似于"太棒了"的客套话一样。总之,或许 这整个节目本来就不属于政治节目,而是纯粹的娱乐。

那样的话,我本来想问的问题也不用问了:我是老外,你希望我怎么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