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5年2月8日星期日

18名全球一线经济学家发公开信:希腊好,全欧洲都会好

18名全球一线经济学家发公开信:希腊好,全欧洲都会好 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00464

  过去的一周,欧洲麻烦不断。先是希腊左翼新政府威胁对债务减记,并停止强加给希腊身上的紧缩政策;之后,西班牙又发生了10多万人的大游行, 他们的政治诉求,同样是减免债务和停止政治紧缩政策。尽管以德国等国为首的欧盟多国政府领导人,对希腊新政府不满,但也有不少学者对停止紧缩政策 表示支持,其中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
  日前,斯蒂格利茨还与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里斯·皮萨里德斯等18名经济学家,联名给英国《金融时报》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反对经济紧 缩政策,并提出包括债务削减在内的重组希腊债务方案。斯蒂格利茨还称,目前全球仍陷入经济危机的泥沼中,"不过一切都无关乎经济,政治干预与错误 的政策才是罪魁祸首。"
  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等18位经济学家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阁下,《金融时报》的专栏作者们最近指出,债务减免是希腊经济恢复的必要(非充分)条件(吉里连·戴特,1月17日; Wolfgang Münchau,《金融时报》专栏作者,1月5日;彼得·施皮格尔,1月7日)。只有减免债务,希腊才能发展经济,才能充分利用民众的各项技能,助力发展 一个统一民主的欧洲。
  在债务决议这项棘手的问题上,作者们认为值得庆幸的是站在了道德的立场,采取了务实的态度。道德立场是拒绝在不管社会和政治后果的情况下,教 条式地坚持全额偿还贷款,这一教条已经将欧洲分裂。务实的态度是指,意识到债务减免将给予希腊政府喘息的空间,从而有动力追求国内改革。这些改革 包括打击具有挑战性的腐败和逃税问题,提高生产率,而不是仅依靠紧缩政策本身。我们将在这种实用主义基础上,进一步建议财务重组的三种形式,每一 种都有实践先例。
  首先,进一步有条件地延长债务宽限期,比如未来5年希腊不用偿还任何债务,或者只有当希腊的经济增速达到3%或以上,或2008年以来希腊损 失的GDP的50%得以恢复,才需要偿还债务。这种形式的先例,包括英国向美国贷款时采用的修正条款(贷款协定中的一项条款,它授权借款人在国际 收支出现困难时,在一定时限内推迟还本付息),该条款在二战之后由凯恩斯谈判拿下。根据条款,英国在经济达到约定条件前,不必还款。
  其次,对一些债务进行削减,特别是双边官方债务,进一步增加可利用的财政空间。
  第三,大笔资金用于有效投资项目,特别是出口方面。容克计划可以为此类投资提供一个不错的框架,即由欧洲投资银行、欧盟结构基金和德国复兴银 行提供资助。此外,增加总需求,通过减税来刺激生产和投资,也将推动未来经济的增长。
  债务减免不是促进经济良性动态发展的充分条件,希腊自身也必须实施改革。我们认为,有必要区分紧缩政策和改革,谴责紧缩政策并不是反对改革。 宏观经济的稳定,可以通过提高税收或增加征税效率来实现。削减公共支出并不是一个好办法,此举会减少收入基础,反而增加债务比例。
  我们认为,希腊获得一个全新的开始,整个欧洲都将从中获益。毕竟就像戴特女士提醒我们的一样,1950年代,德国经济也是在经过大幅债务减免 后才得以增长,德国的改革也是在那时候得以实施。
  除了发表公开信,斯蒂格利茨还在Project-syndicate上发表专栏文章,称目前全球仍陷入经济危机的泥沼中,不过一切都无关乎经 济,政治干预与错误的政策才是罪魁祸首。斯蒂格利茨2001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曾担任克林顿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世界银行资深副总裁与首 席经济学家。
  斯蒂格利茨的专栏文章原文如下:
  2014年,世界经济仍然停滞不前,尚未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恢复。尽管欧盟和美国政府进行了强有力的干预,但是欧洲和美国的经济仍然 饱受着深远而冗长的低迷期。假如金融危机没有发生,世界经济的发展早已不会是这般田地,欧洲经济的衰退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年。
  发展中国家的表现会好一点,但形势仍然严峻。其中经济发展最成功的国家,无外乎将经济增长建立在出口之上。即使出口市场已经十分不景气,他们 仍在金融危机之后持续扩大出口。不过,由于大环境所致,2014年这些国家的出口也在急速减少。
  1992年,克林顿在竞选总统时,提出了一个简单的口号:"经济才是重点,笨蛋。"然而和今天相比,当时的经济似乎并不那么糟糕,要知道现在 典型美国家庭的收入比当时低得多。但是我们可以从克林顿的口号中获取灵感,也用两个简单的口号来反映目前全球经济萎靡的原因:"政治才是重点,笨 蛋"和"需求、需求、需求"。
  事实上,2014年全球经济停滞源自人为因素,是世界几个主要经济体在政治和政策上干预的结果,这些政治干预和政策实施阻塞了需求。道理很简 单,没有需求,投资和就业都无法施行。
  这一点在欧盟体现得最为明显,欧盟实施了紧缩的财政政策,削减政府开支,消费支出减少。欧盟这一结构调整,部分原因是想应对并缓冲经济危机带 来的冲击。由于缺少银行联盟,出现欧洲资金逃离经济危机最严重的国家、金融系统削弱、贷款和投资受限等一系列问题不足为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重振日本经济提出了"安倍经济学",可是三箭皆脱靶心,射向了错误的方向。2014年4月份日本上调消费税后,GDP迅速 下跌,这一现象进一步支持了凯恩斯经济学。
  美国采取了小剂量的紧缩政策,取得了最好的经济效果。但即使在美国,公共部门雇员也比危机前锐减了65万人。正常情况下,预期还会减少200 万人。因此,美国也出现了经济增长乏力、工资水平停滞不前的问题。
  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大范围的经济减速,自然也包括中国经济放缓。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仅从购买力平价来看),而且一直以来都是全球经济 增长的主要贡献者。但是中国经济惊人的成功也伴随着自身的问题,应该尽早解决。
  中国经济有必要从"以数量取胜"转向"以质量取胜"。尽管习近平主席打击腐败可能造成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但是没有理由任由腐败猖獗。相反, 其他破坏政府公信力的因素,如广泛的环境污染,高水平和不断加剧的不平等,私营企业欺诈等问题,应该像打击腐败一样被有力地解决。
  总之,世界不该期待中国支撑起2015年的全球总需求。如果这样的话,将会有一个更大的洞需要被填充。
  此外,我们希望西方能减弱对俄罗斯的制裁,此举已经给疲弱的欧洲带来负面影响。(这不是主张反对制裁:世界各国应该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有所回 应,西方那些试图保护自己资产的CEO们已经证明,他们缺乏原则让人多么不安。)
  过去六年间,西方认为货币政策可以转危为安。金融危机引发巨额的预算赤字和不断上涨的债务,因此有必要去杠杆化,基于这样的考虑,财政政策必 须被仍在一旁。
  问题是如果生产的产品没有市场需求的话,低利率不会激励企业投资。同样,低利率也不会激发个人借钱消费,因为人们对未来忧心忡忡。货币政策可 以做的是创造资产价格泡沫,甚至有可能支撑欧洲各国政府债券的价格,从而阻止主权债务危机。但是很显然,宽松的货币政策不会让全球恢复繁荣,可能 性是零。
  让我们回到政治和政策上来。当前世界最需要的是需求,没有需求,私营企业尽管有货币当局的慷慨支持,也无法供应产品。但是财政政策可以。我们 在公共投资方面有充足的选择,这些投资将带来高回报,远高于资本的实际成本,而且这些公共投资将加强投资国家的资产负债表。
  2015年最大的问题无关乎经济,我们知道如何逃避当前的困境。愚蠢的政治行为是罪魁祸首。

18名全球一線經濟學家發公開信:希臘好,全歐洲都會好 http://beyondnewsnet.com/20150205-18-economists-open-letter/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2/4571828.html
游说欧洲反紧缩阵营 希腊宣布新债务置换方案
一财网 冯迪凡 2015-02-03 21:56:00
在试探了各方底线后,希腊新政府态度发生了戏剧化转变,迅速放弃了减记希腊整体债务的要求,并抛出了一份债务置换方案,希望以发行两种债券的方式 减轻希腊债务负担。

希腊新政府兵分两路,为一份新的希腊债务计划,选择绕开德国,串联游说欧洲大陆左派阵营,寄希望于联手法意两大希腊债券债权国,撼动德国在欧盟的 紧缩路线。

在试探了各方底线后,希腊新政府态度发生了戏剧化转变,迅速放弃了减记希腊整体债务的要求,并抛出了一份债务置换方案,希望以发行两种 债券的方式减轻希腊债务负担。

在2015年,希腊政府需要偿还的债务约156亿欧元。按照此前同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债务协议,在 2月底就要偿 还其中的23亿欧元;考虑到时间紧迫,目前双方妥协将是对希腊和欧元区的最优结果,但是德国对希腊所提出的债务置换方案不置可否,并仍坚 持希腊需要紧缩政 策。

债务置换菜单

因为希腊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斯不想系领带,他同100多位银行和金融机构负责人见面的会议,被迫从伦敦一个高档俱乐部里面挪到其他场所里 去。

瓦鲁法基斯的债务减免游说路线包括走访法国、英国以及意大利。据悉,尽管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已与他通话,但目前德方还未制定与其见面 计划。

安排伦敦一站,旨在于安抚伦敦金融城内的民间投资者,瓦鲁法基斯希望阐明希腊能够偿还期债务的决心。此前,在最近两个月内,希腊银行存 款外流已超过100亿欧元:在2014年12月,大约流出30亿欧元,而截止到2015年1月26日,已流出了70-80亿欧元。

走休闲风的希腊新财长瓦鲁法斯基(右)拜访英国首相卡梅伦

瓦鲁法基斯在伦敦做出了两个重要的表态。首先,他指出希腊不会再继续举债。"在过去五年中,希腊一直都在举债的循环里,已经对此有些 '药物依赖'了。这届政府要中止的就是这种对举债的上瘾行为。"

其二,瓦鲁法基斯在伦敦抛出了他的新债务置换(Debt Swaps)方案。在放弃了彻底减记希腊3150亿欧元外债的念头后,瓦鲁法基斯希望用发行两种新债券的方式,来减轻债务负担。其中,第一种债券同希腊的 名义经济增长率挂钩(这可以取代欧洲对希腊的救助贷款),第二种债券他称其为"永久债券(perpetual bonds)",用以代替欧洲央行持有的希腊债券。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时,瓦鲁法基斯表示,"我对我们的伙伴要说的是,我们正在筹划的是一个基本预算盈余和改革议程的结合体。 帮助改造我们的国家,请给我们一些财政空间来做到这一点,否则我们将继续窒息,成为一个变形的希腊,而不是一个改革后的希腊。" 

在此前他拜访法国时,法国财长萨潘在会见后表示,可以重新就债务展期进行讨论,但债务减免免谈。

德法意是希腊最主要债权国,其中德国对希腊有600亿欧元债权,法国对希腊有420亿欧元债权,意大利对希腊有400亿欧元债权。需要 看到的是,如 果希腊可以争取到法国和意大利的支持,其债务总额(820亿欧元)也已经超过了德国手中的债权。不过目前德国对于软化条款的仍然强硬,就 是反复地说 "不",朔伊布勒本周在德国表示,不允许对希腊债务计划做任何单边改动。

串联欧洲反紧缩左派阵营

希腊新政府在出访路线上煞费苦心。重点选择了对其抱有政治"同情心"的法国和意大利,这两国执政党目前同属于欧洲大陆的左派阵营。

法国总理瓦尔斯在访华期间,颇有深意地反复强调,希腊将留在欧元区。在返回巴黎后,瓦尔斯更进一步指出,欧盟不应该继续执行惩罚性的紧 缩政策,全欧洲都需要重视法国总统奥朗德所提出的促增长的主张。

据法国总统府公告,奥朗德在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赢得选举的次日就同他通电话,并邀请其尽快访问巴黎。 齐普拉斯选择在4日造访巴黎,随后他将访问英国和意大利。

在2012年法国社会党执政后,由于法国同德国在欧盟政策方向方面的看法相左,德国在欧元区强势推行紧缩政策,法国在欧委会的决策地位 受到严重削弱,此次法国也希望以希腊问题为契机,再次"挑战"德国所主导的紧缩政策。

然而,希腊激进左派的上台向执行紧缩政策的欧元区证实了一个恐怕会让德国人不愉快的预言:各国国情不同,强行长时间推行紧缩政策将产生 无法控制的政治后果,如处理不当,西班牙等极左势力兴起的欧盟边缘国恐都有步希腊后尘的可能性。

部分欧洲国家的民众向反紧缩政策说"不"

在希腊问题上,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在上周末接受CNN采访时也对反紧缩政策表达了支持:"你不能在国家正经历经济危机的时候再对其进行挤 压。在某一个时间点上,总要出台一个增长战略,来促进这些国家还清债务,消除他们的一些赤字。"

此前,在1月25日,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等在内的18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呼吁应该给希腊"一个新的开始"呼吁对希腊进 行债务减免, 暂停希腊的利息支付,并对希腊改革提供融资基金。随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发文指出,让现在的希腊达到4.5%的预算盈余就 好象是"从石头里 萃取血液"一样。

"不许再攻击默克尔"

当下,希腊新政府对于此前不愿同"三驾马车"谈判的表态迅速改口,表示希望同三驾马车以及欧元区每一个成员国进行有效谈判。

在向其他国家展现自身价值的同时,希腊政府同德国政府之间没有做出更多良性互动。在选战期间,激进左翼联盟和齐普拉斯都对德国总理默克 尔做出了不少人身攻击。

齐普拉斯仍无访问德国的计划。他最早将在2月12日举行的欧盟峰会上同德国总理默克尔会面。

不过近日,欧洲议会主席舒尔茨在接受德国《世界报》采访时表示,已经非常清楚地告诉齐普拉斯,不要再口头对默克尔进行人身攻击。"这对 他没有任何好 处。"舒尔茨表示,"说到底,最后还是德国政府不得不帮他。而且不仅仅是德国对于希腊的发展有怀疑态度,整个欧盟都这么觉得。"

舒尔茨表示,他试图向齐普拉斯解释,整个欧盟都准备好了倾听他的建议。"有操作空间也有限制,但是问题在于他自己是不是能够控制的住大 局。"

近日,齐普拉斯已松口表示,从来都不谋求对于希腊债务的单边减免行为,只是"我们需要时间来喘口气,并创造我们自己的中期经济恢复计 划。"

在希腊新政府上台后,德国政府仍保持强硬态度,并警告希腊不应放弃其紧缩政策。


希腊自杀率上升1/3 紧缩政策何时休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2/4571664.html

http://www.guancha.cn/Macroeconomy/2012_03_18_67427.shtml?XGYD
八位顶级经济学家谈欧元危机
发表时间:2012-03-18 12:00:22

时值欧洲经济传染病蔓延、欧元未来陷入危机之际,《新闻周刊》请了八位经济学家谈单一货币目前所面临问题的根源以及欧元如果被废除所会带来的后 果。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对于欧洲领袖们挽救欧元的决心,我并不怀疑。但是因为意识形态上的或者是政治上的原因,目前缺少关于什么行动是必须的认识或者说缺少采 取必须行动的 意愿。这些领袖们必须认识到紧缩政策本身既不能重现增长,也不能重振信心。他们必须明白,如果没有经济增长,经济信心就不会重现,债务危 机会继续上升,这 也是目前正在发生的情况。他们必须明白即使严格的财政纪律能够避免下一场危机,但它并不能帮助解决现在这场危机。从结构性改革的角度来 讲,领导们必须明白 这些紧缩政策是供应端的策略,而目前很多国家面临的问题是需求的不足,而执行这些政策的时间范围与当前危机的紧迫要求并不同步。简单来 说,除非减少违约风 险与刺激增长的补充性政策能被推出,否则当前的政策框架很有可能会失败。市场对于这一点十分了解。评级机构对这一点也很了解。问题是政治 领袖们什么时候才 能理解这一点并且采取必须的行动。

(斯蒂格利茨获系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贾格迪什.巴格瓦蒂

这是狂妄自大带来的悲剧。悲剧从希腊开始。开始的日子正好是在古希腊酒神节之前。酒神节这个传统节日因为其间上演的古希腊悲剧而广受欢 迎。但是悲剧 发生得很快。适时,希腊有巨大的债务即将到期。IMF这个机构承担着一项令人不快的任务,即促使某些国家勒紧裤腰带,同时又为它们提供一 些暂时性的调整资 金。我是少数认为欧盟需要让IMF承担这项任务的人之一。但是欧盟认为让IMF介入其中有损尊严。因此,悲剧正式开始了。德国,而不是 IMF,如今成为了 希腊人的敌人。因为不断上升的紧张情绪,危机同时蔓延到了其他国家。我们曾经说:"土耳其是欧洲的弱汉。"希腊成为了那个弱汉。现在,整 个欧洲都成为了弱 汉。

(巴格瓦蒂是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

盖里.贝克尔

很明显,欧元危机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程度,这主要集中在五个左右国家——希腊,意大利等。如果比较来看,你会发现这些国家的债务占 GDP的份额并不 都是最高的,这些国家的赤字也不全是最高的(五个国家中有几个的确是),但是这些国家有一个共同点,即它们的进口量远远大于它们的出口 量。基本来说,这些 国家都不是很有竞争力。我认为这造成了借贷以及债务危机等等。

(贝克尔是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罗伯特.鲁宾

欧元区有内在的结构性问题。这个区域有统一货币和货币政策,而各国却各有财政政策,这通过不同方式导致了本次危机。更重要的是,市场从 来没有正确地 对欧元区国家的债券的相对价值作出过评估,因此没有赋予各国的财政政策以纪律。欧元区的领导们一直以来都落在了曲线后面。在危机开始时, 他们完全有能力解 决希腊的问题从而避免这场危机。更广泛意义上说,在危机的各个阶段,有效措施都有执行空间,但是却没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形成。目前的欧洲央 行流动性措施能够 赢得一定时间,但是根本性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这其中包括通过改革来促进增长的问题。虽然防火墙能够限制破坏性,但是欧元区一旦部分 或全盘瓦解,其带 来的后果肯定会十分严重。欧元区的增长和稳定需要财政纪律,但是欧元区并没有有效的执行机制来克服国家主权带来的制约。

(鲁宾是前美国财长,现为国际关系委员会的联合主席之一)

格伦.哈伯德

当你有货币联盟却没有财政联盟时,你就失去了灵活性。你最好希望各国都感受到了冲击,并且都采取措施,但是事实上这并没有发生。危机的 另一个组成部 分是:在欧洲,有时候会有这样一种论断,即有些国家具有美德,而有些国家没有。这并不是完整的故事。通过欧元,从竞争力层面来说,德国获 得了很大的好处。 德国获得了一个被低估的汇率,而希腊则是获得了被高估的货币。这导致了账面不平衡。危机的第三个组成部分和银行业和金融监管有关。因为没 有资本要求,所以 你看到银行大量投资于债券,而这其中的大部分需要被改组。

(哈伯德是哥伦比亚商学院院长)

罗伯特.蒙代尔

这并不只是欧元的危机,而是欧元区的危机,以及该区域的财政体系的危机,即财政纪律缺乏和财政权力掌控者之间缺少协作的危机。《马斯特 里赫特条约》 提出了一些清晰的前提条件,但是事实上这些条件并没有得到维持。当时对于进入欧元区的规定是国内债务占GDP的比例不超过百分之六十,但 是意大利和希腊这 个数据大概是百分之一百二十或一百一十,它们仍然被允许进入了这个联盟。或许让它们进入这个联盟并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因为当时是一个政治 时刻,但问题是在 进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并没有人努力让它们降低这一比例。因此这是贯彻财政纪律上的一个巨大失败。另外,增长和稳定协定之后并没有权威 存在,早在 2002年,即使是最稳定的国家也已经开始违反这个协定。如果欧元退出,我想这对于欧洲来说将会非常糟糕,对于世界的其他地方而言同样也 是很糟糕。这对于 美国和北美而言将是一个大灾难。有些国家不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欧洲(欧元自然是促成更强大和更紧密结合的欧洲的一个因素),它们或许觉得 欧元消失,它们将 得利,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

(蒙代尔是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约瑟夫.阿克尔曼

我们面对的危机并不是欧元作为一种货币的危机,而是欧元区部分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但是,这个危机如果不能被很快解决,将威胁到对欧元 作为统一货币 的信心。因此,我们需要采取决定性的行动,比方说可持续的、可靠的预算巩固努力,结构性改革以提高国家层面上的竞争力,欧洲层面上的机制 性改革,从而避免 类似的危机在将来重新出现。

这纯粹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但是如果欧元区瓦解,这将使得欧洲以及整个世界经济(考虑到欧元区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集团)进入很深的 衰退,另外还将会危害欧洲的政治、经济、文化独立性,并对世界产生深远影响。

主权债务危机已经表明,当前欧元区的治理结构缺乏严厉性和有效性。如果欧洲经济与货币联盟要继续发挥作用,各国政府与议会任意行动的空 间需要被限制,特别是在财政政策方面。我们需要重新创造货币联盟,并且为它提供一个我们不曾为之建立的机制框架。

(阿克尔曼是德意志银行董事长)

丹尼.罗德里克

欧洲目前是处在其一体化进程的半道之上。货币联盟是或者应该是一个更完整的财政和政治联盟的垫脚石。从美国发端的金融危机暴露了欧元区 现有制度安排的不稳定性。因为错误的应对,特别是德国对于紧缩政策的强调和欧洲央行对于发挥更积极作用的拒绝,整个危机变得更为严重了。

我过去一直认为欧元区作为一个赌博值得一试,特别是它是整个更完整的一体化进程策略的一部分。但麻烦是没有人(包括我自己)能够预见美 国会让自己陷阱那样的一个金融危机。如果没有受到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欧元区本来在几十年内应该不会碰到什么大问题。

(罗德里克是哈佛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

http://ecocn.org/article-1257-1.html
[2011.06.28] 希腊的痛苦:我们成什么了?
有些希腊人对自己瘫痪腐败的国家感到愤怒。另一些人只想美好时光重返

Jun 30th 2011 | ATHENS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他们受到了警告。正如希腊300位立法委员所讨论并最后通过的,国际社会支持的金融救援计划却存在许多明显缺点,比如,它会把痛苦加诸到早已纳税 的倒霉企业和公民身上,以此补贴那些没有纳税的企业和公民。一些声明指出了对世界说"不"可能带来的可怕后果,言犹在耳。

18 位希腊经济学家(主要是散居在海外的学术界希腊人,摒除了任人唯亲分子和扰乱校园生活被开除的捣蛋分子)组成的小组列出了希腊选择自给自足可能带 来的某些 后果。所谓的自给自足,换句话说,就是希腊停止支付其债务并拒绝借助国外帮助把财政和行政搞好。这些后果包括公共部门的工资会大幅下挫,银行会崩 溃,希腊 也会多年无法涉足世界债券市场。此外离开欧元可能导致超通胀。

以直言不讳闻名的希腊副总理赛奥佐罗斯•潘加洛斯甚至把它提升到更加令人震 惊的程度。如果希腊推拒准救星,并发行一种新货币,当地银行将被惊慌的储户围攻,军队不得不维持秩序。他接受西班牙的《世界报》采访时说,"商店 会变空, 有些人会跳出窗外。" (去年潘加洛斯说,普通的希腊人和政治精英一样,浪费了大量放给希腊的贷款和补贴:"我们一起吃掉了它。"。这些话令一些同胞厌倦,也让另外一些同胞印象 深刻。)

尽管这些警告听起来很可怕,可是本周在希腊那些随时准备拥抱变革的人和那些显然害怕变革的人之间仍然达到了很好的平衡,以致他们 可能把整个议院拉下马,而不冒任何损害自身利益的风险。希腊报业之最《每日报》的编辑亚历克西斯•帕帕艾拉斯创造了一个术语"不愿者联盟",用来 形容倾向 于阻碍改革的极左分子和超传统主义势力的阵营。正如他所指出的,绷着脸怀疑所有变革的公民人数现在增加了,因为希腊的中产阶级看到自己辛苦赚来的 财产化为 乌有。

另一方面希腊的确有思想现代化的选民:人们对相互关连的困境感到沮丧,这些困境包括司法系统故障,公务员贪污问题严重、腐败者逍遥法外。斯塔迪斯 •谢奥多拉克斯是电视台主持人兼广受欢迎的网站www.protagon.gr创办人,他说他发现公众对主流政党也不敢拥抱的各项改革有浓厚兴 趣,这些改革包括从放宽禁毒法到清理警察队伍。

神 通广大的人有罪不罚的现象让人激愤,而本周希腊足球假球巨案的揭露让人感到满意。被捕的人中有两名俱乐部主席,因为警方说涉案卷宗已累计9万页, 正被调查 的有85人,牵涉其中的从球员到博彩业者都有。希腊文化体育部长帕夫洛斯•耶卢兰诺斯说,"足球界发生的事情与更广泛的希腊社会之间存在着直接联 系。"

但 愿希腊更广泛的困境就象下列问题一样容易摆正。比如国会议员争得不可开交,警察对外界的示威者动武,由于公共电力公司工人罢工两周而在全国范围内 强制实行 滚动拉闸限电。公共电力公司强大的特权工会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名列妨碍合理变革的名单榜首。受到罢工影响的还有恰逢讨论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 成的所谓 中期救援计划,学校和医院也受到罢工影响。再比如航班由于空中交通管制堵塞而被打乱,由于希腊的共产主义工人运动组织全国劳工斗争阵线 (PAME)的纠察 游客登渡轮上岛受到阻止。

或许,对自信的希腊旅行社来说这只是小凹坑。旅行社说今年到希腊来旅游的人虽然不及到土耳其和塞浦路斯旅游的人 数那么多,但还是略有上升。旅游热点爱琴海岛屿的人气仍然相当乐观,尽管紧急抛售俗丽新别居的势头上升引起了税务员的注意。然而,可以预料参观博 物馆和雅 典市中心古代遗址的游客吸收的唯有大量的催泪瓦斯。

不管是工会组织的,还是出自各种意识形态色彩的更自发的抗议者,都在议会附近露营。许多不满的人说他们是在向整个政治阶层示威;要不然至少也是向 执政的社会党以及中间偏右的反对党示威。国会外一个横幅标语上问道,政治家们要把希腊卖"多少银子"。

如果这样的抗议意味着对该国的政治秩序所展现的成熟拒绝,那将是令人鼓舞的。正如社会学家尼科斯•莫则里斯所指出的,希腊的两大政党已沦为发放福 利和政治恩惠的机器,其发放规模即使按地中海民主政治的标准来看也是惊人的。

除 了目的在于避开短期灾难的经济计划,可以做任何事吗?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已经提出宪法改革的思路,这次宪法改革将通过削减立法委员的人数以 及修改选 举制度来终止旧式的福利政策。如果这两项改革在公民投票中通过,将意味着帕潘德里欧成功地把公民吸引到拥戴他的国会议员头上了。这可能是他收回政 治主动权 最后也是最好的希望。

但是也有可能许多希腊公民对政治家感到失望,不是因为他们要丢弃旧式的福利制度,而是因为福利制度掏空了国库,现在 无法为民谋利。如果潘加洛斯不偏不倚,人人都艰难度日,那么有些人可能仍迫切需要救济品。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希腊的命运(国内外)现在人们必须要 担起处理 政治饥饿的责任。

jinqu1 2011-7-5 13:53
    第一段  As Greece...   这里的as  个人认为与 when 用法相同,即当.... 的时候。这时翻译为:
    当希腊300名立法者讨论并最终通过....的时候,。。。。。。。 一些声明所称仍言犹在耳。

    个人意见,欢迎指正我的文章,谢谢。

引用 蔚然猫 2011-7-6 16:25
    第一段是个无比长的句子,建议把它调整一下语序,拆开了译。

    比如译成:他们曾经受到过警告。当希腊 300 位立法委员讨论并最后通过一个国际支持的金融救援计划时,那些指出对世界说"不"可能带来可怕后果的声明仍然萦绕在耳边。这项国际金融救援计划存在诸多明 显缺点,比如它会把痛苦加诸到早已纳税的倒霉企业和公民身上,以此补贴那些没有纳税的企业和公民。

    这句话的主干貌似就是 pronouncements were ringing.

    供参考哈!

查看全部评论(2)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