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4年6月20日星期五

徐沛:“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5/xupei/2_1.shtml
徐沛:"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2008年时任德国之声中文组副组长的张丹红因在德语媒体发表违背普世价值的媚共言论而引发公愤,在我们痛斥张丹红之后,洋五毛也出面支持她,其中一位叫 Frank Sieren,中文译名泽林。德国之声台长换人后他被聘为"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他既糊弄德国人,又通过德国之声翻译成中文蒙蔽华人,可惜我无暇批驳 他的新言论,只好发表我在《无耻的洋人》中对他的评介,希望读者举一反三,不被他愚弄。
  
   贻笑大方的"中国通"弗兰克·泽林(Frank Sieren 又译名 弗兰克·西仁)
  
    泽林一九六七年生,在大学学的是以经济为主的政治学。一九九四年,泽林作为《经济周刊》记者进驻北京,然后借助红色势力包括施密特和德国之声中文节目成为 共产"中国通",虽然他根本不懂中文,遭德国的同行比如路德维希港经济大学的教授鲁道夫 (Joerg-M. Rudolph)笑话。
  
    在德文大纪元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对鲁道夫的专访《中国在财政危机中的角色》中,针对记者所言,"以鼓吹'中国奇迹'出名的人物之一是记者和作家弗兰 克·泽林"。鲁道夫回答说,"弗兰克·泽林连中文都不会,就别期望他会了解中国的什么。懂点中文,这是最起码的。所有做不到这点的人,都不能算中 国通。当然他们可以有这个名气。但是您可以开始写,他们一窍不通,因为他们连语言都不会,文字都不识。"
  
    泽林也不敢与真正的中国通对话。北京奥运前,德勒斯敦(Dresden)的公民电台邀请他和流亡学者仲维光对话,他答应得好好的,可到时却失踪了。这种作 风在严格甚至刻板的德国社会十分罕见,然而却在泽林身上出现。对泽林的爽约,仲先生不奇怪。仲先生认为,洋五毛也可称为洋泼皮。无论学问和人品, 他们本来都上不了大雅之堂。但借助于共产势力,流氓才子得以欺世盗名。在极权专制的共产社会,奴才泼皮是座上宾,正人君子是阶下囚。
  
    也因此,泽林会被德国之声中共党员视为中国通, 仅在二〇〇八年,德国之声中文节目就专访了泽林至少三次。
  
    支撑"丹红门"的洋五毛
  
    第一次在四月二十日,采访者是张丹红,文字版标题为《泽林谈西藏危机: "西方不能再帮倒忙"》,语音版于四月二十二日上网,标题为《德国资深驻京记者泽林谈西方媒体、政界与西藏问题》。
   25.05.14 18:23
   在文字版导言中,张丹红强调,泽林"刚刚出版的'中国震惊'分析中国在伊朗、蒙古及非洲的活动,驳斥有关中国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的论点。他对中国的看法 区别于目前西方的主流,因而在德国也是一位颇有争议的人物。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前不久在波恩的'相遇中国'系列活动中与泽林同台讨论之后,就目前 的热点话题西藏采访了他。"
  
    泽林成为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红人,显然是因为他与张丹红都是中共的辩护者,而批评中共的何清涟其时已被张丹红排挤出德国之声。张丹红在这篇专访中对泽林提 的第一个问题是"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总是为中国辩护,您是否因此不再受到媒体的青睐呢?"可见张丹红以己度人。但泽林的回答与花久志的回答类似, "不能这么说。因为媒体毕竟希望听到两种声音"。可惜在张丹红的把持下德国之声中文节目至少有两年时间变成了中共之声。
  
    德国之声在中共的压力下,于二〇〇六年十一月起,完全中止采访何清涟。二〇〇七年五月,原大陆法学教授袁红冰去比利时参加第二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 大会,在德国停留,我曾与张丹红联系,希望她采访袁教授,但被婉拒。可惜那时我没在意,不知其时中文节目已沦为中共之声,不采访真正的中国通了。
  
    第二次借德国之声热捧泽林的五毛使用匿名。六月二十九日这篇专访的标题为《中国通泽林:西藏事件和大地震中怎么看中国》。请看土洋五毛如何唱和。当泽林声 称,"西方媒体和政客采用了对抗性的、强烈而轻率的态度来对待中国"后,土五毛表示:"对。在过去一段时间,德国媒体充斥着对中国的负面报道。西 方媒体对中国的成就报道很少,而总是抓住中国的问题不放。
  
    泽林:在竞争的压力下,很多人并不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中国,或者说,很多人要尽可能的抹黑中国。……但是作为国家采取这样处理方式是令人忧虑的。"
  
    泽林身为德国人,知道在德国没有一个中宣部来发号令,来抹黑谁,他凭什么发表上述言论?对中共的批评不都是每个记者、每个媒体的自发行为,与"国家"有何 关系?被纳税人供养的德国之声从某种意义上可算国家电台,可德国之声什么时候"抹黑中国"?
  
    最搞笑的是土五毛问,"您是否同意施密特总理的看法:中国政府统治的合法性应当由中国民众自己决定,而不是由西方的价值观决定?"
  
    洋五毛回答:"对。虽然现在中国仍然是一个专制国家,但是只要成千上万中国民众不走上街头反对政府--这当然也是中国政府避免发生的--就证明了中国政府 统治的合法性。"
  
    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发生时,泽林已成人,可惜他却昧着良心,认为调动坦克镇压民众和平示威的中共还有合法性。不仅如此,泽林也不忘攻击默克尔。
   25.05.14 18:23
  
    泽林以他在红色中国享受特权的生活经验来诋毁默克尔,说什么"对于没有外国生活经验的默克尔总理来说,她显然不太明白这点,她一直都是以政客的身份来了解 外国的",可是默克尔在东德生活过,太清楚被共产党专政的国家如何运作。
  
    十月二十六日,第三次热捧泽林的不是别人,正是因工作合同不被延长而控告德国之声的女主角祝红。标题《专访:〈中国嫔妃经济〉一书作者》。这篇报道图文并 茂,把极权中国打扮成了"国际记者向往之地"。祝红这样向中文读者吹捧泽林, "从1994年蹋(踏)上中国土地的那天起,他便留在了那里,一晃已是15个春秋。他堪称东方雄狮睡醒的见证人。德《周日世界报》称其为最资深的中国通之 一,伦敦《泰晤士报》则视其为德最权威的中国专家之一。如今弗兰克-泽林(Fran Sieren)是《时代周报》驻京记者,同时为第二电视台等拍摄中国纪录片,也是畅销书作家。继《中国密码》、《与中国为邻》、《中国震惊》之后,他又推 出新作《嫔妃经济》,副标题是:为何西方企业在华难以取胜,中国人冲击世界顶峰。"
  
    这篇专访透露泽林"因疾步快跑弄丢了鞋跟",对大陆制造的鞋子给他带来的麻烦"泽林倒也满不在乎,他兴致勃勃地透露,《中国密码》一书已被译成中文,即将 出版,内容有所删减,《与中国为邻》也已翻译完毕,译者是前中国驻德大使梅兆荣。"能得到被德国人比如鲁道夫称为"老斯大林分子"梅兆荣亲自翻译 的书籍是什么货色,可想而知。
  
    但《与中国为邻》能得到梅兆荣青睐,应该是因为泽林这本书的合作者前总理施密特。这位中共在德国政界的老朋友任期未满就被赶下台,但因此可以经常到大陆享 受特权,并以此冒充"中国专家",堪称德国最大的五毛,值得专门介绍。泽林在与他合作后,便成为施密特为出版人之一的周报《时代》的驻京记者。
  
    现任总理默克尔却因不象施密特那样媚共而遭到土洋五毛的诋毁。泽林在新书里也不忘借一名进入中国市场的德国中型企业主之口,攻击默克尔。尽管如此,默克尔 还是再次当选德国总理。
  
    响应新华社的召唤
  
    泽林也算刘华新所预告的支持张丹红的"相当有影响的人物"之一。泽林不仅签名支持黑伯勒的挺张信,还于同天在《时代》周报发表长文《假想间谍在德中两国制 造争端 — 有关记者张丹红的罕见争论》 。此文竭尽歪曲之能事为张丹红开脱,甚至把民主力量与中共势力围绕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较量,丑化为我出于嫉妒而挑起的针对张丹红个人的"运动"。
  
    刘华新于第二天在中共媒体发表《德国著名记者弗兰克发表长文为张丹红的遭遇鸣冤》加以宣传。但连刘华新都不认同,我"这位流亡诗人,成功地说服自由记者庞 佩莉和海音开始撰写一系列文章。他们发起了一场反对张的运动。"因为刘华新在其报道中写的是"现在,流亡德国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徐沛和德国记 者萨比内·潘帕里安、杨—菲利普·海因等人一起,发动了一场针对张丹红的运动"。就是说泽林比刘华新还会撒谎,居然编造我"成功地说服"的谎言。 事实是张丹红引发众怒,我只是批评者之一,因为我不能无视中共渗透德国,五毛伪造民意。
  
    弗兰克的长文见报后,立即遭到庞佩莉和海音的反驳。他们于十二日在网站《善良轴心》发表长文明确表示,这位时常在德国之声被他的主人公张丹红采访的"中国 专家"写出了一篇与中国官方新闻社新华针抹黑西方媒体的宣传一致的文章。此文把"谎言、假象、臆测、虚假的事实和事件的秩序混为一谈"。接下来, 他们逐一驳斥了弗兰克的不实之词。《时代》周报没有在其网站上刊登弗兰克这篇违背职业道德的宣传稿。
  
    我则于十六日在网站《中国观察者》发表相关文章《听从呼唤的弗兰克》,用事实指出黑伯勒和弗兰克与中共及其媒体的密切关系。
  
    洋五毛为中共效力,自然会得到各种好处。当然外界能看到的只是中共媒体对他们的吹捧,比如,中共驻汉堡总领馆也会在其网站上表示,"泽林被称为德国最著名 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伦敦《泰晤士报》称他为德国的'中国通'。他曾长期担任德国《经济周刊》驻北京记者。他的作品《中国密码》以及与德国前总理 施密特合著的《与中国为邻》出版时都曾引起轰动。"

(2014/05/26 发表)


泽林在北京的公司CMM http://www.cmmintelligence.com/inbound/research-strategy
https://archive.today/q9SDB
https://archive.today/o4yCd
其中列出"德国之声"为"我们分析与战略客户"

https://archive.today/yzd2Z = http://www.cmmintelligence.com/contact
Beijing Office:
Add:
Galaxy SOHO, Tower D-50931,
No.7 Xiaopaifang Hutong, Dongcheng, Beijing, 100010 China
Tel:
(8610) 6520 6430
Fax:
(8610) 6520 6450
Email:
florian@cmmintelligence.com

泽林的公司
https://archive.today/6e7tx = http://www.sinocom.tv/pages/team.php?lang=DE

《环球时报》主办的活动,德国之声台长 Limbourg 和泽林都参加了。
https://archive.today/zkVsq = http://news.sina.com.cn/o/2010-05-15/141620278955.shtml

https://archive.today/1NvPv = http://china.huanqiu.com/roll/2010-05/816210.html
环球网>国内新闻>中国新闻>正文
中德媒体论坛宣传资料
2010-05-15 10:47 环球网
  中德媒体论坛今日在上海举行
  环球时报社与德国博世基金会联合主办
  促进中德媒体间的坦诚交流

N-24电视台总编辑彼得•林伯格

一群洋人和共匪谎言喉舌《环球时报》胡锡进唱和
https://archive.today/dgMW8 = http://english.sina.com/china/2010/0520/320676.html


泽林攻击艾未未的文章 Weltsprache Kunst http://dw.de/p/1CL3i
英文机器翻译 https://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sl=auto&tl=en&js=y&prev=_t&hl=en&ie=UTF-8&u=http%3A%2F%2Fwww.dw.de%2Fweltsprache-kunst%2Fa-17717226&edit-text=

Das Grundproblem 最基本的问题是: Je verfolgter Ai Weiwei ist 艾未未越是被迫害, desto bekannter wird er 他就越出名. Desto wertvoller sind seine Kunstwerke 他的艺术就越值钱, desto politisch lohnender die deutschen Subventionen für die Ausstellung 德国给展览的补贴在政治上就越诱人.und desto kontraproduktiver sind die Drangsalierungen Ais durch die chinesische Staatsicherheit 中国国安对艾的胁迫就越得不偿失
Weltsprache Kunst 世界语言 艺术

Wirtschaftliche Überlegungen, moralische Standpunkte und politische Strategien zwischen Deutschland und China haben sich im Fall Ai Weiwei unglücklich verhakt, meint DW-Kolumnist Frank Sieren. 在德国与中国之间的经济考量、道德立场和政治策略因艾未未的事情,不幸地交织在一起,德国之声的专栏作家泽林认为
Eigentlich ist der Fall einfach 这件时其实是很简单的: Dem chinesischen Künstler Ai Weiwei ist wiederholt in China Unrecht geschehen 在中国,对艾未未实施的不公不断地发生, wegen seiner politischen Ansichten 因为他的政治态度, beziehungsweise seiner Kunst 包括他的艺术, mit der er die Regierung kritisiert 以他的艺术来批评政府. Das geht nicht und das sollte aufhören 这不应该,并且要停止.

Aus der Sicht der deutschen Ausstellungsmacher bedeutet dies jedoch auch viel Medienaufmerksamkeit für die Gelder des Hauptstadtkulturfonds und des Kulturstaatsministeriums. 以德国展览主办方的角度看,这也意味着为得到首都文化基金和文化部的资助要引起媒体大规模的关注。Auch deshalb läuft gegenwärtig die größte Einzelausstellung weltweit von Ais Arbeiten in Berlin.也因为这个原因在柏林举办了艾未未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单人展览。 Der Erfolg dieser Ausstellung war fast garantiert 这个展览的成功在之前就已经是有保障的了. Denn wer Ai Weiweis Ausstellung mit dem Titel Evidence anschaut, tut sich, China und der Welt etwas Gutes - da mögen noch so viele Kunstkritiker an seinen Arbeiten herumnöhlen. 因为谁看艾未未以"Evidence"为名称的展览,对自己、对中国和世界都做点什么好事--不管有多少艺术批评家对他们工作怎么批评(叫唤)
Politisch korrekter Kunstgenuss 政治正确的艺术欣赏

Zudem ist Ai ein schönes Ventil für die Deutschen, um ihrem Misstrauen gegenüber der aufsteigenden Wirtschaftsmacht China Luft zu machen 对于德国人来说,艾是一个让他们面对中国经济作用的增强,能够喘口气的漂亮阀门. Eine deutsche Studie des chinesischen Telco-Ausrüsters Huawei hat jüngst aufgedeckt, dass knapp 60 Prozent der Deutschen Chinas politische Macht als Bedrohung empfinden. Die Ausstellung ist also politisch korrekt, wie man neudeutsch sagt. 中国通信公司华为对德国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差不多60%的德国人认为中国的政治作用是威胁。因此展览在政治上是正确的,用新德语的话说。

Doch die Realität ist noch viel komplexer, als manche der inzwischen über 150.000 Menschen glauben, die in der Schlange vor dem Martin-Gropius Bau gestanden haben 但真实情况却比15万在Martin-Gropius Bau博物馆排队的人想象得复杂得多. Wirtschaftliche Überlegungen, moralische Standpunkte und politische Strategien haben sich inzwischen unglücklich ineinander verhakt 经济的考量,道德的立场和政治策略之间,很不幸地交织在一起. Das Grundproblem 最基本的问题是: Je verfolgter Ai Weiwei ist 艾未未越是被迫害, desto bekannter wird er 他就越出名. Desto wertvoller sind seine Kunstwerke 他的艺术就越值钱, desto politisch lohnender die deutschen Subventionen für die Ausstellung 德国给展览的补贴在政治上就越诱人.und desto kontraproduktiver sind die Drangsalierungen Ais durch die chinesische Staatsicherheit 中国国安对艾的胁迫就越得不偿失


http://news.sohu.com/20081010/n259951593.shtml
德国著名记者为张丹红鸣冤
2008年10月10日10:21

 华人记者张丹红日前被"德国之声"撤销中文部副主任之后,德国"联邦共和国作家圈"发表公开信要求对"德国之声"、特别是其中文部和俄文部进行 全面审查,这遭到了德国记协的抵制。随后,德国著名记者弗兰克·泽林发表长文,为张丹红的遭遇鸣冤。

  德国记协主席米夏埃尔·孔肯10月2日发表声明,认为上述要求"完全过分",与公开信签署者所主张的新闻自由原则也不相符合。孔肯也反对设立 "独立观察员"对"德国之声"中文部等进行新闻检查。

  张丹红因在北京奥运会举行之前主张德国媒体应看到中国的进步,受到反华势力的刁难,在外界压力下,不久前被"德国之声"解除中文部副主任职 务。

  10月9日,泽林在德国有影响的《时代》周报发表长文,称张丹红的很多观点有事实根据,例如,她批评德国总理默克尔接见达赖喇嘛有损于中德关 系,这一立场连德国副总理兼外长施泰因迈尔也主张过。而且张丹红也不是没有对中国的很多问题提出过批评。因此,张丹红不过是在进行"多元性的报 道",而这也是"德国之声"所要求的。张丹红也远远谈不上是所谓中共秘密党员。现在,流亡德国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徐沛和德国记者萨比内?潘帕 里安、杨—菲利普?海因等人一起,发动了一场针对张丹红的运动,这表明德国对中国崛起的"不安"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这不仅不利于中德关系的 发展,也损害了德国言论自由的形象。

  泽林被称为德国最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伦敦《泰晤士报》称他为德国的"中国通"。他曾长期担任德国《经济周刊》驻北京记者。他的作品《中 国密码》以及与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合著的《与中国为邻》出版时都曾引起轰动。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责任编辑:刘晓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