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3年6月20日星期四

130613-RFA-“小政治流亡者”耿格格谈父亲高智晟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06132013101208.html
"小政治流亡者"耿格格谈父亲高智晟
2013-06-13

录音:
https://skydrive.live.com/?cid=9D3248C29A3C4C4C&id=9D3248C29A3C4C4C%218333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06132013101208.html/m0613-cke.mp3/download.html



耿格格是一位苦命的女孩,她小小年纪便经受过一个专制政权加在她身上的苦难,只因为她的父亲高智晟批评了这个政权的残暴。耿格格长大了,如今在美 国读书,父亲仍在中国的监狱中。长大了的格格对父亲更加理解和认同,她为父亲感到骄傲。

美国旧金山湾区有很多"小政治流亡者",耿格格与89"六四"后流亡海外的政治异议人士的第二代,都属于"小政治流亡者"群体中的一员。格格的父 亲至今仍被关在中国的监狱中,而自己和母亲、弟弟被迫流亡海外。像耿格格这样的"小政治流亡者",还有目前在美国的刘贤斌的女儿陈桥,在加拿大的 秦永敏的女儿李竹阳,等等。

格格的父亲、维权律师高智晟,因2005年写信给中国领导人,揭露和批评政府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要求结束惨绝人寰的暴行,而被政府绑架,施以酷 刑,如今被关在偏远的新疆沙雅县监狱中。格格从十二岁起,便与母亲、弟弟一起,在国保的监控、骚扰、恐吓中生活,而终于和妈妈、弟弟一起逃离了中 国。

耿格格因为爸爸承受苦难,爸爸为一声正义的呼喊付出了惨重代价,格格理解父亲为什么这样做吗?格格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曾经跟我爸爸聊过这个 问题,我爸爸说:人在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其实是为了自己的内心。爸爸做这个事情并不是想要大家表扬他,他觉得是对的,他觉得他该做,他觉得这是 一件正义的事情,需要有人去做,他就去做。我非常认同他。"

格格在中国的时候,就很久没有见到父亲了,来美国四年,更加想念父亲,她向记者表达了对父亲的思念之情,她说:"我对我爸爸的思念,就是会羡慕一 些女孩子,有自己的父亲,可以跟父亲撒娇。但是我明白我爸爸是为了大家,我能做的就是更坚强。我爸爸对名利都不在乎,我爸爸更想的是我和我妈妈、 我弟弟健康,和对他的支持,我想这是我爸爸最需要的。"

格格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女孩子,今年旧金山华人举行纪念"六四"24周年的集会,她和其他几位"小政治流亡者"在集会上举办了一场纪念"六四"音乐 会。格格表演了配乐诗朗诵,朗诵的是狱中作家李必丰的诗《儿子》;还演奏长笛,演奏的曲子是《送去远方的问候》。格格表示,这首曲子是父亲最喜欢 听的,她为国内所有受迫害的民运和维权人士演奏,当然也希望父亲能听到她的演奏。格格说:"我跟我爸爸的心是相通的,他听到这首歌,他很明白自己 的女儿想表达的就是对他的爱,对他的支持。"

在采访结束时,记者问格格:此时最想对爸爸说些什么?格格说:"我最想跟我爸爸说:我很爱你,我们一家人都以你为骄傲,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信仰,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跟你一起往前走。"

以上是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世界人权宣言抄写 将留言和手抄纸张的图片用电邮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blogger.com 即可张贴到 http://udhrhw.blogspot.com ,或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gmail.com 由管理员转发至两个博客。建议在邮件标题中写明你想公布的网络身份(如推特、微博帐号,电邮地址等)、昵称或姓名、以便于避免重复搜集发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