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3年6月20日星期四

090120 立里:这个世界上,英雄不一定受到欢迎

Date: 2009/1/20
Subject: 这个世界上,英雄不一定受到欢迎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自我出卖的贱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多数,专制奴才也是多数。
美国被"世界"鄙视讨厌,不是最近的事情,从它独立之时,就被英国看不惯,然后
被西班牙看不惯,和西班牙打,和西班牙所属的墨西哥打(被说成是侵略墨西
哥),一战二战都被痛恨。尤其二战前更明显了。你看看电影《Titanic》,里面就
反映了欧洲人对美国人的鄙视,视其为没文化而傲慢的暴发户。结果呢?欧洲落入
纳粹,法西斯,共产主义的魔掌,而最终还是靠欧洲人最痛恨鄙视的美英拯救。

一贯是如此。这个世界上,英雄不一定受到欢迎,恰恰相反,反而是吐唾沫和吃人
血馒头的对象。你要在秋瑾那时候发起一个民意调查,你看全支那多少人讨厌秋瑾。:)

我尤其对西欧人的反美情绪难以认同。他们几乎形成了鄙视美国的文化和习惯。:)
凡是去美国开会的同事,回来带一些美国的小食品款待大家,咖啡闲聊时必说几段
美国人如何愚蠢的笑话助兴。其他会议期间闲聊时提到美国也必少不了揶揄讽刺。
反而是原先共产主义的东欧,更认同美国价值。意大利的记者 Oriana Fallaci 法
拉奇写长篇文章《Anger and Pride 愤怒和自豪》痛斥这种变态,但是我看无济于
事,尤其在专制传统浓厚的意大利。

早上听 economist 的 podcast 里面评论 G. W. Bush,说他不应该那么傲慢,应
该学会更温和地处理国际关系,等等。布什除了伊拉克战争,还有什么不温和的?
整个都够绥靖的了,就差对中俄这些邪恶势力下跪了。可见欧洲这些学者多么的混
帐。我每次看 economist 都觉得废话连篇,完全不辨东西南北。我认为 Bush 有
错,但不是他们连篇累牍所渲染的那些,那些我认为恰恰是 Bush 的可贵的优点。:)

作为经济学新闻杂志,Economist 却有很大比重都是政治新闻和评论。中国的经济
学报刊也是如此。这也说明了经济和政治密切不可分。绝不可能不管政治而依然能
做好生意,也不可能只进行所谓"经济改革",而政治上保持老一套甚至倒退而继续
万年稳定。这说明日本人把 economy 用古代汉语中本来表示"政治"的词汇"经济"
来翻译,并非那么不可思议。但是 Economist 上的评论分析都太肤浅,只有现
象,而不能解释原因,更不能把历史和现实关联起来揭示问题。从它关于西藏问题
的报道足可见一斑。其关于最近石油价格飙升的原因分析也是莫衷一是不知所云。
所以,它的价值是提供一些现象的信息,而它的分析几乎可以忽略。

荷兰人的鄙视美国,有自身的道德优越感,对自己的文化有信心的因素,但是大部
分依然是左派媒体对公众舆论长年累月的轰炸导致的认识错乱。荷兰人的这种道德
优越感和自我信心,到比利时,德国人那里,又被认为是 arrogant。不过有趣的
是,德国人的傲慢往往表现为态度的生硬,而荷兰人的 arrogant 往往表现为温
和:行了行了,你能做到这样就够好了,意思是,你当然不能和我们荷兰比了。:)
我和一些荷兰朋友交谈的时候就感到这种非常温和友善的傲慢。:) 他们自己也发
现了,也这么评价荷兰人。但是他们嘲讽美国,则是咄咄逼人的,可能因为荷兰人
有挑强者的刺,宽容弱者的传统。

所以,大部分自由国家的国民,对美国的厌恶,我看多半是高标准严要求的挑刺,
而事实上对美国英国又羡慕崇拜得要命。比如荷兰政府就非常想使得荷兰的大学达
到英国美国的顶尖科研水平,尤其是羡慕其科研项目转化为新经济产业动力的比例
之高。所以在我们的科研项目中,政府积极地要求为产业界提供技术顾问。但是他
们又非常鄙视美国英国的商业文化和经济制度,所以这在我看来是两难,又要马儿
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关于 abnamro 并购案,在讨论卖还是不卖的时候,经理人建议股东卖,因为卖了
更合算。董事会也赞同卖,但是公众不同意。我的荷兰房东,一个电子学的客座教
授,他闲谈的时候问我,有一些人拿那么高的工资,你怎么看?我说,没问题啊,
只要他们给社会贡献多。他说,可是你看 abnamro,他们把一个(历史悠久的)银
行弄到只能卖掉的地步了,那个经理人还拿到一大笔的奖金!太不公平了。他的观
点估计代表了大多数公众的观感。

可是如今看来,这次高价卖掉 abnamro [1]然后低价买回来[2][3],实在是一笔赚
到的大买卖。一出一进,把一个大包袱扔给外国了,自己省掉一大笔损失。所以这
时候 abnamro 的股东们,估计都在大大感谢那个力主卖银行的经理人。

最近和一个荷兰朋友聊天,谈到在公司参与美国新奥尔良重建项目的投标的经历。
他对荷兰公司之间抢项目时的世态炎凉感慨不已,说,只认钱。他说,新奥尔良那
里就是 maffia 黑帮,无论市政当局,还是公司之间竞争,都是 maffia 手段。他
在中国工作了2年左右,应该也是熟悉黑帮国家的,还发出如此感叹,可见美国也
是个多样的社会。

最近美国先发生的经济危机,使得荷兰人又开始自夸:还是我们的谨慎的商业文化
更安全啊。荷兰人做生意很狡猾的,参看 ABNAMRO 收购案[1]-[3]。一般而言,他
们为此还挺自得的,自称是"欧洲的中国人",看来中国人做生意的狡猾是举世公
认。比利时的报纸则齐声声讨荷兰政府官员的发言缺德[4]。所以你和荷兰人做生
意是要小心的,看比利时人(尽管一半人说的语言和荷兰语几乎一样的)都吃亏。别
看他们温文尔雅,做生意论到钱的问题一点没 mercy。:) 所以荷兰人的节俭被认
为吝啬,精于商业被认为刁钻,恪守分寸被认为是傲慢。可能和支那的上海人的形
象有些类似,就看你从哪个角度看问题了。这个角度是什么呢?就是对你有利还是
有弊。

比如荷兰目前担任财政大臣(财务部长)的劳工党(PvdA, Partij van de Arbeid,
Party of the Labor)党首(lijsttrekker, person heading the list of
candidates, party leader) Wouter Bos,一表人才,参政以前职业是商业经理
人,这在左派政党里是个异数。以前对他都挺有好感,但是这次 icesave 银行破
产危及到我们可怜的存款,听到 Wouter Bos 发言说储户要对自己负责的时候,那
个气啊。他的优雅干练的形象立刻毁了。这倒是标准的右派的立场,因为法律也是
这么规定的,icesave 的母公司冰岛的 landsbanki 应该由冰岛政府担保。可是冰
岛整个国家都破产了,政府根本无力担保。这时候亏好有左派议员大力抨击
Wouter Bos 的主张,乃使其改变立场,承诺荷兰中央银行先垫付,然后由政府之
间去协商解决,避免弱势的个别公民去和一个政府纠缠。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一个
健康的社会,需要右派,也需要有左派,两者都要有政治代表。当你幸运属于那个
志得意满的一群,你容易认同右派的主张,比如减税,削减福利开支等等。但是你
再得意也不要忘形,也要知道人生总有起起落落,要兼顾不那么得意顺利的群体的
利益。这样,当你不幸倒霉的时候,才有人为你说话,而不至于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了。就算强大富有如 Fortis, Barclay, Royal Bank Scotland 这些银行的经理人
和董事们,他们在大笔购买 ABN AMRO 的时候,可曾预计到自己不久的悲惨下场
呢?国有化拯救措施,是标准的左派政策。如果彻底排斥左派,这些大富翁下场将
是怎样?跳楼也抹不平亏欠的账户和债权人的愤怒吧。

所以我回想和一个从事金融业的朋友的对话,她鄙视美国政府拯救金融业和汽车
业,认为坏的就该彻底破产,救了只不过拖延,问题更坏。如果你不幸是面临危机
的行业中的一员,你还会轻松地说,坏的就该破产吗?我觉得并非这样简单。社会
福利是经济政治决策必须考虑的另一面,而不仅仅是经济效益。

[1] 荷兰监管放行巴克莱 荷兰心意巴克莱?时间:2008-3-14 14:55:39 来源:21世
纪经济报道 http://banks.financeun.com/helan/news/2008314/1501414231.shtml
[2] http://en.wikipedia.org/wiki/ABN_AMRO
[3] http://www.economist.com/finance/displaystory.cfm?story_id=11751202
[4] 皇家苏格兰银行创英国企业史上最大亏损纪录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salon-friends/browse_thread/thread/3396795ebeee2092; 090120 立里和朋友讨论金融危机 荷兰银行 ABN AMRO 出卖和回购趣闻 http://lihlii.blogspot.com/2013/06/090120-abn-amro.html
[5] http://en.wikipedia.org/wiki/Wouter_Bo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