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3年3月24日星期日

魏强:李旺阳,薛锦波,钱云会与生者

佐拉Ⓥ @zuola 2013-03-22 05:20:42 UTC
@liumiao @watchmen725 这篇文章 http://dionysus725.blogspot.com/2013/03/blog-post.html 应该抄送给 @hsin747 ,她盛赞温云超积极在香港动员人们呼吁关注李旺阳过程中的表现

lihlii @lihlii 2013-03-23 18:56:20 UTC
左拉 @zuola 如获至宝 :) >@Watchmen725 《李旺阳,薛锦波,钱云会与生者》 http://dionysus725.blogspot.com/ ——看看领袖温云超在李旺阳去世后表现出来的丑陋人性。 @wenyunchao @mozhixu @liumiao @wangjinbo

lihlii @lihlii 2013-03-23 19:04:20 UTC
http://dionysus725.blogspot.com/2013/03/blog-post.html 读这篇 @Watchmen725 的文章,内容不错,但所指责 @wenyunchao 的"丑陋人性"根本不成立。而左拉 @zuola 乘机跟风咒骂温北风更是小人相,你认真读了这文章吗? @liumiao @hsin747

lihlii @lihlii 2013-03-23 19:05:32 UTC
@lihlii 如果 @Watchmen725 对 @wenyunchao 的指责"丑陋人性"成立,那么左拉 @zuola 的所作所为,比如积极排斥访民等,避重就轻的公民报道行动,不是更加可以被魏强指责为"丑陋"了吗? @liumiao @hsin747

lihlii @lihlii 2013-03-23 19:07:28 UTC
@lihlii 温北风 @wenyunchao 难道答应 @Watchmen725 的要求发起要求网友去邵阳的呼吁很难吗?当然不难,其顾虑是必要的,因为一群奴性极深的人,包括 @zuola @liumiao 在内,无时不以所谓"在海外安全地带忽悠人送死"说帮凶 @hsin747

lihlii @lihlii 2013-03-23 19:09:22 UTC
@lihlii 所以,我认为如果 @wenyunchao 答应 @Watchmen725 的要求号召网友去邵阳而被抓了,效果只会更糟。魏强你自己难道就不能直接发起呼吁吗?何必要求温北风来代理呢?你认为温北风的号召力大于你? @zuola @liumiao @hsin747

lihlii @lihlii 2013-03-23 19:12:28 UTC
@lihlii 从 @zuola 对 @Watchmen725 指责 @wenyunchao 的文章根本没有细读更无反省就如获至宝地推荐给 @hsin747 作为报复温北风的工具,可以看出左拉的小人心态,其器量何其小也,和温北风不相上下。:) 怪不得两人闹腾。 @liumiao


http://dionysus725.blogspot.com/2013/03/blog-post.html
魏强:李旺阳,薛锦波,钱云会与生者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本文列举了这三位英杰逝去之后中国社 会在局部产生的反应,以及中国社会整体在这些方面所暴漏出的不足。生命权对我们意味着什么,生命的价值意义又需要通过坚持哪些原则来 体现,民运事业和个人之间的价值联系有哪些基本特征,这些都需要我们广泛的探讨和思考。

李旺阳

201266日,李旺阳僵硬的瘦小身躯任由一条白布歪歪斜斜的挂在病房窗前,窗外灰霾弥漫的 天空一如病房内以经无法明察的死亡真相。中共二十余载的暴政折磨缠绕着这具衰弱枯萎的身躯,似乎仍在无情的嘲弄着这位革命者永不低头 的灵魂。

无数沉重而向上的灵魂从悲痛和孤独中苏醒,嗡嗡作响的耳语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生命并没有因此而终结!也许,对于那一部分尸居余气、碌碌无为的人来说,迟钝麻木的平凡消极依然是他们对生命对 自由的表达方式,然而我们必需将要用行动去证明自己还活着,生命还被人们追怀着!这件事情的显要性非同以往,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已然遭受到了最严重的欺侮和冒犯, 而这本是人权底线中不容亵渎的原则问题。面对中共这种对自身底线的试探以及对反对派智力和勇气的诘难,我们绝不可以退让分毫,这件事 在表面上是自杀与被杀之争,而实际上却给了中共一个试探我们的一个机会,是对峙时刺探我们的一刀,如果我们反应迟钝,那么后果就是灾 难性的被动。

由于情势危急,我立刻赶赴邵阳,与唐荆陵等少数几位维权人士会合。人数之少让我担忧,甚至网络签名声援者也大大少于预期, 期间我呼吁温云超负起自己作为领袖的责任呼吁其他网友加入,然而却得到了"我在境外,有道德正当性的问题,不便倡议这个行动"的回 答。这令我非常气愤和失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海外命运有了这种不呼吁、不组织的"道德正当性",人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建立起了如 此荒诞的"政治正确"?这种所谓的"道德正当性"难道是受到了五毛言论的影响吗?!国民革命只是过去了一百年,当代人已然摒弃了"海 外捐钱,国内捐命"的革命形式吗?或者,还是因为中国人变得不纯粹了呢?所谓的领袖如此注重政治效应,是因为他们要面对的是阴暗复杂 的民众?当然,我随即公开谴责了温云超的这种顾虑,但可能也因此也得罪了一些和他同在香港的朋友,原本邀请我做特别记者的苹果日报在 转发我拍摄的独家照片时,连我的名字都不提——他们登出来的文章上赫然写着:"某民众所拍照片" ——此次旺阳之死邵阳之行,对我的打击很大,陷入了深深的苦海,然而,我并不是因为接受不了英杰的牺牲,更不是因为我自己贪生怕死, 而是我们前进的意志和精神的超越未能赶上我们痛苦和追悼的脚步。至此我将其中暴漏出来的问题一吐为快放到公共平台加以讨论。希望温云 超能改进自己以后的做法,增进自己真正的政治智慧。

薛锦波

和李旺阳相同,薛锦泊的死是由中共一手造成,死时没有自 由。不同之处是薛锦波死后成为了生者往后维权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环,不过结局同样充满了遗憾,这可以从乌坎村的近况中发现端倪。林祖銮 在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已经如同换了一个人,他直接通过镜头向外界倾诉自己内心的困苦,坦言自己安装了安防设备以避免自己和家人遭遇村 民的打击和报复,他的哀愁仿佛都快要从身上流淌下来一样,整个人充满了懊悔和无力。

事件回到一年前,薛锦波于20111211日死后,乌坎的抗争 达到了顶峰。此时既是乌坎精神领袖又是村民代表的林祖銮威望高涨几乎受到了所有村民和网友的支持和爱戴,挺身而出的他代表村民与政府 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谈判,之后又组织建立了新的村民委员会……也正是在这时,在他意气风发建立丰功伟绩的时候,他犯下的一个致命错误使他注定 要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当时,摆在他面前的最重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薛锦波被害死的问题,而当局也是狡猾的,力图将薛静波之死拖入对自 己有利的假调查上,意图通过进一步的尸检说明真相。于是,林祖銮提出了三点要求:放回被抓的村民;要最高检来尸检在有外媒和家属在场 的情况下进行尸检;承认村临时理事会的合法性。由于薛锦波事件被拖入了无意义的尸检环节,当局当然就不肯轻易的退让一步,先是骗说答 应林祖銮的三点要求,后来又采取拖延战术,以致于后来在处理薛锦波遇害的问题上政府和林祖銮单方面协商,并控制了主动权。

这时进退两难的林祖銮就并没有警醒过来,不可动摇的坚持原 则,而是在少数村民知道的情况下和政府一道主持了薛锦波的下葬和"掩埋"工作。从那天烈士被殁于土下时起,林祖銮就已然倾覆了自己的 立场和道德原则。对于林祖銮来说,这样做也许是被逼无奈,也许是为了对村民长远利益最有利,但是他确实错了,政府在占了便宜逃脱了责 任之后就一再的失信——事件过去一年多,村民的土地和利益依然没有补偿,建立在薛锦波骸骨上和戏台上的 新村委会已然成为被人耻笑的空物,成为了村民憎恨的摆设。村民难免会感到失望和懊恼,感到屈辱和愤恨。

而对于一直作为旁观者的民运群体而言,我们不但没有在林祖 銮铸成大错之时提醒相援,却还大谈"双赢"和"自治",大谈"人民的胜利"。各界民运领袖却也保持着一种空洞的欣慰之沉默,而笔者人 微权轻,几经高呼却瞬间被麻木不仁的民运群体所掩埋。在此,我必须重申,我必需再次提出这些这些被价值引导的原则,呼唤人们的倾听 ——"集体最起码的职责就是维护其个体最起码的尊严和公正,当一个政治家用"掩 埋尸体"作为政治砝码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了替生命说话的权力。若村委会将薛锦波的 死淡化为政治意外,那么新村委会的建立也就只是意外!毫无民主胜利可言"……"如果说选举是民主自由的工具,那么捍卫人权则是民 主自由的基本价值。"……"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突尼斯一个小贩的暴死会引发全 国革命,而我们却完全不在乎死多少人。比如乌坎,薛锦波的死亡理应是 最急迫和重大的问题是关乎所有矛盾的根本问题,然而当地的集体主义倾向却将此淡化了,不光是乌坎,全国上下都没有形成政治抗争的 人权意识,这是我们长期哑巴吃黄连的本质原因"——
《乌坎正在经历一场从奴役走向 自由的斗争》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26243
《从乌坎的"自治"谈"儒宪" 的失败》

钱云会

钱云会事件受到了网友以及民运 人士的广泛关注,这和"独立调查团"许智勇狭隘自恋的道义观和功利心密不可分,他的弥天大错自然成为了一些民运领袖口诛笔伐的对象, 可悲的程度溢于言表。在这个事件发展发酵的过程中,民众对程序正义的概念了然于心,网友在这方面其后的讨论颇多,意义深远。莫之许在 接受艾未未采访时,也以透彻清晰的表达说明了问题的关键,建构起了成熟的维权意识,所以笔者也不再赘述。——《莫之许视频访谈》http://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42C2D1C6E0205E00

如果我对前两件事的批判同样得到了大家的认可,那么我们不 经要问这些都是巧合吗?都是发生在重大事件时的不幸么?显然这意味着我们还有更多更值得改进的地方,我们的错误和不足只是在此类事件 中放大后更加醒目罢了。精进民主不光需要有人敢冲敢为,更需要广泛的良好的反对派政治环境。我们要有信仰,但不能光只是转世之信仰, 更需要有一种现世精神,来阐述我们的原则和期望。我们缺少建立在价值理性上的政治成熟,对人权对自由的理解还略显马虎和粗陋,对于期 望变革的目的也略显单纯,我们不能将变革之需求停留在我们的期望之中,这更加需要我们逐一逐事的进行反思和学习。

社会事件往往是极端善变、难以捉摸的社会意识经过发展演化 后的矛盾显现。昨天当薛锦波的冤魂被一群兴奋的握着选票的村民冲淡的时候,这种对人权、生命权的轻视就通过社会意识传递转移。今天, 李旺阳的死同样应该是极其严肃的,而这种严肃,绝不应该只是在心中默默的记下一笔,而是应该去建立和传递意识,以建立更美好的未来。


世界人权宣言抄写 将留言和手抄纸张的图片用电邮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blogger.com 即可张贴到 http://udhrhw.blogspot.com ,发送到 udhrhw@posterous.com 即可张贴到 http://udhrhw.posterous.com ;或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gmail.com 由管理员转发至两个博客。建议在邮件标题中写明你想公布的网络身份(如推特、微博帐号,电邮地址等)、昵称或姓名、以便于避免重复搜集发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