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0月16日星期二

091012 立里:不争论 - 法道互补的霸术和诈术

From: lihlii
Date: 2009/10/12

我认为秦晖先生说的很对,争论很有必要[1],要鼓励争论。事情必须要能争论,才有正误之分。
如果没有搞清楚正误就去做,那等于闭着眼睛瞎干。黑帮的犬儒主义手法,就是禁止争论,不争论,实干论,都是五毛走狗 常用的鬼话。中共国所谓"不争论,要实 干"的意思其实就是"谁有权谁说了算"的另一个版本。

有人认为咬文嚼字是浪费时间,我认为不是。这些是真问题。现在不浪费时间,以后可能浪费鲜血和生命。即便不是当局者,如 果现在在文字上不争论,以后就会发 生如64时期天安门广场上绑架的丑剧。

支持争论者:

[1] 秦晖: 中国更需要民主辩论与重新启蒙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b882b7645abe47b6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759966d8040d20b3

[2] 中国传统政治的三类价值观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54f4ff42948e9015
杨鹏的法道结合的政治模式,并没有给出一个例证。邓小平的政治,用杨鹏的法 道结合说来解释倒是有符合之 处。比如,他严酷镇压民主墙,89学运,但是镇压完 了提出"不争论""白猫黑猫论""摸石头过河论",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人民胡扯无可无不可(道家),但实际 上他心里有一本清楚的账(法家)。虽然造成 腐败横行,社会堕落,但是这种政治在经济恢复上是成功的,甚至被称为"奇迹"。

[3] 秦晖:儒家的命运 (岭南大学讲演版)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7d52ce03508b9e6e
[4] 秦晖:儒家的命运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a88b448c27eac279
[5] 秦晖先生对于道家思想配合专制的作用的分析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d9d73cda8879d8d9
  于是儒家讲的那一套权责对应,说你对我好我就忠于你,你对我不好我就可 以造反,这一套理论就行不通 了。我们知道到了汉景帝时代,儒家所谓的革命理论出 现了最后一次阐扬,当时有一个儒生,有一次在汉景帝面前说暴君不仁,大家揭竿而起推翻暴君,这是顺应人心的一种 革命行动。当时代表道家的黄生就马上说,这 不对,这个简直是犯上作乱,这怎么能行呢?哪怕暴君他再无道,他也是君啊,你再能干,你也是臣啊,汤武这样做是 绝对不能允许的。那儒生就说了,如果说革命 就是犯上作乱,那刘邦岂不是成了乱臣贼子了,汉景帝就觉得很狼狈,如果说革命是很不应该的,汉朝怎么说合法呢? 如果说革命是应该的,那现在老百姓革我的命 怎么办?那汉景帝说了,最好的方法就是不争论,"食肉不食马肝,不为不知味;言学者无言汤武受命,不为愚。"。

  古儒设想的是一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在小共同体内可以靠亲情达到,在陌生人社会中他认为应该向小共同 体那样,但是他也知道这只是应该,如果不这 样怎么办?他们给出的答案就是如果不这样,那么我可以革命。也就是说你这个君主如果不像父亲一样待我,我当然不 像儿子一样孝敬你,我就可以造反。大家知 道,革命这个词最早就出自于儒家中,就是所谓的汤武革命顺天应人。我可以把儒家处理这种问题的观点,用我的话 说,就是在家靠亲情、在国靠革命,维持权责对 应就是靠这个。
 
  可是到了秦汉以后,这就不能讲了,尤其是汉景帝时代,汉景帝已经说了这个话不争论,你们不能说,于是大家就不能讲。那 么不能讲以后,很多儒家就逐渐变 成了法儒,权责对应的思想为无条件忠君的思想所取代,其中出现了几个阶段。这几个阶段老实说可以写一本书,我在 这里不能多说。第一,汉书中出现了叔孙通制 礼,当时这个现象受到了很多儒者的抨击。叔孙通曾经劝说一帮儒者,为刘邦制作威力,这些儒者断然拒绝,说你这样 的趋炎附势之徒违背教礼,你赶快走不要玷污 我们。但是,叔孙通制了这个礼,得到了刘邦的重用。董仲舒今文经学,接受了三纲而欲以"天人感应"吓唬君主,但 是董仲舒还是继承了原始儒家的这样一种不放 心君权的传统,那不能讲革命怎么办?我就以天人感应来吓唬君主,说如果君主不好,上天就要示警,而上天示警谁懂呢?我们懂 得,我们可以解释上天示警。很多 人这是迷信,它当然是迷信,这个迷信是用来干什么的呢?有人说这是用来吓唬老百姓的,是不是吓唬老百姓?当然是,但 是应该说在董仲舒时代,这一套东西主要 是用来吓唬君主的,也就是说在革命不能讲了以后,我们讲天人感应,用那种神神怪怪的东西来吓唬君主,你如果为君 不道上天要示警。到了魏晋之后,谶纬之学就 被禁止了。

[6] 秦晖南都讲座:晚清以来启蒙运动再思考(视频整理版)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1a07f2ac9f675313
汉景帝还有一个说法很有意思,叫做不争论。(当时)儒家说只要皇帝不好,我 们就可以搞革命,而当时的法 家道家说是不行,搞革命就是犯 上作乱。汉景帝当时有一个说法,对这个问题我们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大家以后不许讨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讨论了都 是对我不利,你说革命是好的,那有人革我的 命怎么办?如果你说说革命不好,有人(袁故生?)就说了我们的刘邦同志当年就是革命起家的,如果说革命不好,那 刘邦同志本身就是一个犯上作乱的一个乱臣贼 子,这样汉朝就没有合法性了。于是汉景帝就说这种问题不能讨论,你不管说是也好不是也好,都不行。所以就不准说。那不准说 了,以后这种争论就被压下去了, 但是事实上,这种争论一直存在。

[7] 秦晖:"中国奇迹"的形成与未来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fcd6b11e25371da7
十五年来,中国借助铁腕体制降低"制度变迁的交易
成本",避免了一些民主转轨国家疲于应付的各阶层频繁博弈的"拖累",实现了空
前快速的原始积累。然而社会公正问题也越来越突出。我国如今不仅收入分配的基
尼系数不断升高,而且更重要的是因垄断和特权造成的升高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
使得大众的不公平感比同等基尼系数下的国家更高。我国如今不仅存在着公共品供
给的不足,而且还叠加了"公共品缺少公共性"的体制弊病:早在改革前的旧体制
下,收入高者享受更高的公共福利,而收入低者公共福利就享受得更少, "二次分
配"不是缓解了,而是加剧了初始分配的不平等。这个弊病在如今单向度的市场化
改革中不仅没有被克服,反有加剧的趋势。体制缺陷形成的"扩权容易问责难,卸
责容易限权难",使得"放权让利"的改革变成了"弃责争利",公共服务部门放弃服
务责任,利用公共资源大肆"创收",同时却凭借垄断权力排除来自民间的竞争……
这一切终于冲破了"不争论"的樊篱,导致了近年来相当尖锐的"改革论争",这成为
新阶段的第三个特点:先是在对"掌勺者私占大饭锅"的批评持续多年之后,以"郎
咸平旋风"为契机发生了激烈的国企改革争论,接着"医改报告"又引发了以医疗、
教育问题为中心的公共品供应改革争论,以及以物权法和农民问题为中心的经济社
会改革争论,等等。这些争论把1997年那场"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的"主义"之争深化
为一系列的"问题"辩论,它们的种种现实利益背景已经穿透意识形态的表象而凸显
出来,从而使争论变得相当激烈,以至于有人惊呼"改革共识已经破裂"。显然,这
些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并没有像有些人设想的那样 "把饼做大"就能缓解"分
饼不公"的矛盾,而是出现了经济发展与内部外部矛盾同步持续深化的现象。"上访
潮"持续攀升,"群体性事件"大幅度增加。 1992年这轮改革初起时,人们曾试图把
体制合法性建立在经济增长上,当时常说东欧垮了而我们没垮,就是因为我们经济
搞得好。但是现在,经济高增长和社会不稳定同时发展的现象使人对此说日益怀
疑。如果说在意识形态上"不争论"不失为邓小平的智慧之举,那么在利益矛盾方面
不允许博弈,就有极大的风险。

[8] 程晓农:中国发展的困境 社会不公的逻辑结果
前后两个30年的政绩悖论本属一目了然:如果"改革"是辉煌的,则"革命" 何功之有?若"革命"不容贬 低,"改革"又何来正当 性?邓小平强调"不争论",从根子上讲,其实是因为无法自圆其说,他并不知道该如何摆脱这样的悖论。就经济制度 的建设而言,过去60年里历代执政者的政绩 合在一起,至多是功过相抵。对邓小平个人而言,大体上也可以说是功过相抵,因为他本人正是"大跃进"的"副帅"[1]。 当然,换一个角度,改革与"革命" 其实也呈现出"统一"的一面,那就是"革命"建立了新型专制制度,改革则用经济体制变换来巩固这个制度,至于这 个制度的主要受益者则往往把自己藏在"人 民"的背后。

[9] 于浩成:党化改革必然带来宪法危机
邓小平退了半步,搞法律实用主义。法律虚无主义与法律实用主义是一个硬币的 两个面,这个硬币就是党治和 人治。正如他倡导的猫论,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 就是好猫。意思是说,只要共产党继续掌权,经济怎么改都行,爱他姓社姓资,也就是资本主义只能做,不能说,也就 是邓小平的不争论奥秘所在。邓小平在 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沾沾自喜的说,我们讲四个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可以少讲一些,但是不可以没有,现在不是用上了嘛?邓 小平的实用主义态度昭然若揭。

当他推行改革,而这项改革与宪法法律相反的时候,他就主张"闯红灯" 或者"绕着走"。意思是造成既成事实,至 于合宪性和合法性以后再说。

[10] 爱伺机摸人: 我的政治观点——在摸摸党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政治就是要力争。没有观念的话,又如何知道自己为何而争?一场反政府示威,
如果是毛左组织的,我就不会参与,因为他们的主张是我反对的。我也不可能参加轮
子功的行动,他们是我的敌人的敌人,却不是我的朋友。要政治有所行动,就要有政
治观念,有政治观念,又怎么可能不分左右呢?我批评秦晖,很多人误以为我批评他
不肯签署宪章。非也非也,我批评的是他吹嘘"共同底线",这种荒唐的主张连他自
己都不愿作秀,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当成政治信条。在这面浑水摸鱼的旗帜下,一群虚
伪且无脑的人聚集在了一起,以不争论之名,表演起自己的中庸、平和和客观来了。
他们专门负责纠察:你偏激了,你破坏阵营了,你让亲者痛仇者快了。当然,和稀泥
也是一种政治技巧,但这已经落伍啦。这种手段的失败集中体现在那些围绕土共的民
主党派身上,他们一会儿被打,一会儿被摸,被整治的服服帖帖。这样的中间道路还
不够吗?在官方已经有了一个,难道民间还要复制一个吗?

[11] 李文采 等: 强烈要求有关方面公示葛丽英、李妍、宋英"扰乱社会秩序"的细节
但由于我国思想理论建设的种种漏洞,由于不争论使得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不 完备,社会各种思想没得到很 好的梳理,包括我们的思想都进不了特色社会主义的改 革新时代。特别是中央没有对毛泽东做出客观公正权威的历史评价,特别是在宪法和党章里对毛泽东的评述和文革中几乎没有两样

[12] 谢韬: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理论上的失误,是没有分清楚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修 正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正统究 竟在哪里?"反修防修"的极左理论时时回潮,干扰改 革开放,逼得执政者只能采取"打左灯,向右拐"的策略,改革开放是在政治上受保护、意识形态上受非议的状态下推行的。中 央主要领导人,从邓小平、江泽民到 胡锦涛,只有执政权没有话语权。"不争论"的政策只是取消了自己的答辩权,"左派"对改革开放的攻击和非难一天 没有停止过。

[13] 高梁: 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几点意见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789920c835566e35
一、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必须讨论清楚
    我 们搞市场取向的改革已经20多年了。在80年代,改革的推动者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冲破传统计划经济理论和现实体制的阻 力。为了避免无谓的意识形态争论、减少 改革阻力,中央提倡"不争论"。理论界也长期推崇"摸着石头过河"的思维定式,有意回避改革目标的讨论,人们只 是从"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社会主义市场 经济"等种种提法的递进中,感受到鼓励私人经济和市场化的取向。
   90 年代中期以来,遍及全国的"产权改革",引起了急剧的社会分化,这在去年秋天短暂的争论得到了强烈的表现。于是最近出现了 "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呼声。但 是,什么是改革的"底"?对这个问题,不同的人心目中有着截然不同的答案。在一些人看来,俄罗斯和东欧的"一夜 进入资本主义"才是值得效法的,似乎全面私 有化就是"底"。但是,改革是关系全国人民利益的大事,改革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改革的目标必须获得多数人的理 解和赞同。
   另一 方面,今天改革所面临的问题和80年代完全不同。当今社会,市场化已经有了足够的推动力,但是在市场化推进过程中,社 会正出现种种复杂矛盾,因此16届3 中全才提出"五统筹"。既然如此,我们最需要改变的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混沌政策,必须公开地把改革的目标模式 和方法讨论清楚。

[14] 刘济齐: 再读《共产党宣言》
折腾是一种行为。行为上的折腾,恐怕往往源于思想上的禁锢。给思想一个宽松 一点的环境,也许可以化解行 为上的争斗。思想的闭锁与禁锢,恐怕会引起行为上的 怪异与反常。没有思想的民主、自由(但不是放任),恐怕难免会产生行为上的大折腾,瞎折腾、穷折腾。中国为什么 要折腾?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 由了。沉默啊,沉默啊!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思想上的争论,是不是一件好事。邓小平说:"不争论,是为了争取时间干。一争论就复杂了,把时间都争掉了,什么 也干不成"。而争论如果能使问题解决地更快 一些,能使改革开放发展的更快一些,是不是一件好事呢。比如"物权法"的催生恐怕就是争论的结果。

也因此还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三十年前对"社会主义"的"动摇",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没有对"公 有制"的"动摇",便不可能有今 天的"以人为本"。

[15] 郭罗基: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九)——纪念真理标准讨论三十周年 三十年后论长短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5967a60f7b53bdc1
真理的实践标准,用来检验林彪、"四人帮",检验毛泽东,检验华国锋,均无 往而不胜,在邓小平面前就失 灵了,真理撞上了权力的南墙。林彪、"四人帮",毛 泽东,已经不是权力的象征,而华国锋又不像邓小平那样善于运用权力。五十多万右派分子都改正了,还要坚持"反右 派是必要的",只因为反右派是邓小平操办 的。"文化大革命"前的冤案都平反了,只有高饶案件不许翻,只因为这是邓小平参与定案的。过去的邓小平不受实践的检验,是 由于现实的邓小平无法用实践来检 验。真理标准讨论是用讨论来解决政治上、思想上的分歧。权在别人手里,邓小平看真理标准讨论"越看越重要";权 在自己手里,邓小平却来一个"不争论",而 他自己要争论随时可以进行。

[16] 郭罗基: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十)——纪念真理标准讨论三十周年 结语:中国需要新启蒙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5967a60f7b53bdc1
所谓第二次思想解放运动,早就是思想动员运动,不是思想解放运动。一切由邓 小平说了算,按照邓小平所说 的去解放思想。邓小平的南方谈话不是没有合理的成 分,问题是这种解放思想的模式,不是与统一思想的模式如出一辙吗?以邓小平之是非为是非,不是解放思想,而是制 造新的思想禁锢。如有不同意见,围绕新的思 想禁锢说三道四,则实行"不争论!"实际是"不许说"。对新的思想禁锢再加上一道思想禁锢,双保险。现在推行的 所谓第三次思想解放运动,就是打破第二次思 想解放运动留下的思想禁锢。如果按照同样的模式再演练一遍,不是又为后人预设思想禁锢吗?

[17] 查建英:国家公敌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9554f26351bf957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457d7347ee3a1fcb
新的共识是由许多潮流合力促成。在海外,严重的派系纷争侵扰了流亡民运组 织,使之濒于瓦解。而在中国, 公众生活的基调是邓小平的"不争论"――就是说,先 忘掉意识形态论争、集中精力发展经济。一方面,技术官僚进入政治局掌权,推进市场改革,同时,意识形态宣传家们 留守中宣部,压制着批评之声。

[18] 陈子明:中国又到历史转折关头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ece493b2fff67a92
毛的错误路线,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他死后,才以宫廷政变的方式,得到部份 的纠正。目前,民间的不满情 绪正在蔓延和积 蓄,执政者不能再像毛泽东那样,标榜「基本路线」一百年乃至几百年不变,以高压或者「不争论」、「不理睬」的态 度来对待民意;必须抓紧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建立对於民意的良性回馈机制,以和平方式实现宪政民主转型。

[19] 陈子明:共同底线与大宪章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cab53c800ba7f704
就中国的发展主义而
言,对于民主化意味着混乱、权威主义意味着稳定的论证是非常不充分的。这种观
点之所以看起来像是一种主流观点,完全是"不争论"政策(或者说争论不争论由权
力决定的体制)所赐。不关注社会平等只在意经济总量增长的发展主义,还受到经
济发展内在逻辑的制约。

[20] 袁剑: 中国:奇迹的黄昏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c2b113fee032c78a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fb586194646bef9b
权力经济的超速发展,是以官僚政治权力对经济和社会体系的单向输出为
手段的。中国改革模式一方面无限制的放开政治权力对经济和社会的输出,企图
用政府的有形之手推动快速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却绝对封闭社会对政治体系的
输入。按照邓小平自己的说就是"不争论",即用"压制"的手段消灭在改革问
题上的观念竞争,以确保其经济增长目标不受到损害。邓提出这一观点的主要背
景是为了"防左",这从邓小平的个人历史经验来看显然具有充分的合理性。然
而,在屏蔽了"左"的损害的同时,中国改革也失去了所有的修正可能。于是,
中国人便只好无条件的被动接受官僚政治体系以神圣经济增长名义所进行的任
何改革。而经常的情况则是,那些以改革或者经济增长名义所进行的政治性输出
往往私下携带着官僚体系对本集团利益的强烈冲动。而这种冲动表现在下层政权
中,经常就是野蛮的掠夺。这样,中国的改革中便呈现出一种十分紧张的状态:
不受监督和约束的政治权力体系不断加大对社会的输出,并引发各种严重问题;
同时,封闭的政治体系的开始承受着越来越大的输入压力,这个压力在进入
90 年代之后逐渐聚集起来。

[21] 中央党校社会学教研室教授吴忠民: 我国在基本民生方面的投入占GDP的比例在全世界排名倒数第一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3d075ccb83716ccb
中国何以要进行经济改革?按照官方的解释,是因 "文革"把经济推到了崩溃的边
缘,而何以崩溃的具体原因,则语焉不详。于是便稀里糊涂地"白猫黑猫抓住老鼠
就是好猫"地干了起来。为了更好地抓"老鼠 ",实行不争论主义,象推磨的驴,眼
前蒙块黑布,拖着石滚一个劲地往前走,似乎在前行,实质上还是以原处为基准换
了个大同小异的轨道打转转而已,转到最后的必然趋势仍将是原来的位置。但时间
是无情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隔了三十年再回首,已是物是人非了。

[22] 汪兆钧:告全国人民书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2b074ceb2a9c32a5
改革开放以后,广大中国老百姓不仅讨厌这些"斗争",而且对这种种意识形态
的纷争也没有了兴趣,所以赞成邓小平"不争论"的倡导。但事实上这些争论直到今
天也没有停止过!尽管这些"争论"只局限在社会的上层,但它却影响着中国政治的
整体走势!

[23] 徐贲: 中国的"新极权主义"及其末世景象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c2766ae59099807b
从"新极权主义"的形成过程中可以观察到它的两个原则。其一是保持高度的末
世防患意识,此意识支配下的冷酷决定了它对被统治者不再"手软"。从 1989年以
来,当局对其统治前景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末世恐惧,由此刺激起强烈的防患意
识,稍有冲击就担心要"亡党亡国",因此它对"正面"引导常常缺乏信心,施政上再
度重视和强化极权统治的传统镇压手段,如加强便衣警察部门的力量并依靠它对国
内社会实施广泛渗透和全面监控,进一步强化极权主义的组织和宣传体制,更严厉
地控制媒体、公共舆论和民间言论等。毫无疑问,这些措施都是从后极权主义向极
权主义原型的倒退。其二是用灵活策略化解难题,为统治集团创造机会。这样的灵
活性体现在意识形态方针(如邓小平针对"姓社姓资"这个意识形态重大问题提出的
"不争论"方针)和经济制度选择等许多方面。之所以称这样的实用主义策略是"新
极权主义"的一部分,是因为这些策略的根本目的是巩固和加强极权主义统治,而
不是削弱或瓦解极权主义统治。

在意识形态管理方面,"新极权主义"既坚持极权主义政治统治的基本原则,坚
决压制民间对民主化的要求,又允许大众文化及娱乐的活跃繁荣以及日常生活的非
意识形态化,从而把民众的注意力引向对当局无害的方向。但官方意识形态从这些
领域中淡出并不等于它放弃了对这些活动的控制,极权主义政治统治的现实保证了
官方意识形态随时可以干预宰制民间的文娱活动。

[24] 徐贲:当今中国大众社会的犬儒主义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89ee5c172e1bed30
中国大众对政治冷漠,则是长期体验虚假政治的现实教育结果,国内论者对此已 多有
论述。王蒙在谈到王朔作品中的玩世主义时指出,"首先是生活亵渎了神圣,……我们的
政治运动一次又一次地与多么神圣的东西--主义、忠诚、 party籍、称号直至生命--开
了玩笑,……是他们先残酷地'玩'了起来,其次才有了王朔。"〔注15〕王力雄则指出
,"Dengxp时代的意识形态空壳化",将"'公有经济加极权政治'(马克思加秦始皇)"
改换为"资本主义加极权政治",使得极权政治因失去了社会主义的道义目标而成为赤裸
裸的极权。王力雄写道:"邓把'实践'奉为唯一标准所导致的挂羊头卖狗肉,对于回避
行为与意识形态的分裂固然聪明一时,却由此腐蚀了意识形态之所以可以立身的基础--
真诚。'不争论'进一步导致了说一套做一套的言行不一,形成近年中国官场一大特色-
-集体心照不宣地'打左灯向右转'。犬儒主义成了主流价值观。"〔注 16〕

  "说一套做一套"形成了当今中国犬儒文化的基本特点。它不仅弥漫于政治领域中
的公开话语,而且成为社会普遍的欺诈、虚伪和腐败行为不成文的规范。按此规范言论行
事已成为人们日常活动的自我保护手段和生存技能。人人都说谎、都作假的状态常被解
释为是大众的个人道德意识出了问题。其实,如此犬儒化的社会所面临的与其说是个人道
德危机,还不如说是公众生活规范危机。公众生活的道德规范和个人道德良知不同,它并
不依赖"良心"的维持,它的维持机制是法制(以民主程序所产生和执行)、舆论(以自由
言论为基础)和传统(以长期形成的民间正义为核心)。充斥着腐败和谎言的公众生活,不
是没有规范,它有它自己的规范,它的规范就是虚假。

  从社会批评的角度来看,虚假只是假面化公众生活的症兆,而其症结则在于理性社会
规范机能的坏死。理性社会机能就是民主的机能。在民主法制和独立舆论比较完善的社
会中尽管也存在虚假和腐败现象,但民主法制和独立舆论能将这些现象的危害降至最低的
程度,使之不能恶化为全社会公众生活规范的制度性危机。当今中国社会中,法制由专断
权力所操纵,舆论为权力充当喉舌,传统的民间正义无法作为独立舆论介入公众体制。普
通人在虚假和腐败问题上抱犬儒主义态度,不仅仅是因为虚假和腐败充斥于现实秩序之中
,而更是因为现有秩序已不再能提供解决这些问题的体制性条件。

[25] 乌有之乡: 西山会议派的新动向——评《零八宪章》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512c7b3b75fd29f5
单就"言论自由"而言。从精英对"文革语言"的极端仇恨上,对"不争论"的 怀念
上,对"顶住网络舆论的压力"的叫嚣上,我们看得到人民言论自由的影子吗?他们
要的言论自由无非是精英话语霸权的自由,不受批判的胡说八道的自由!

[26] 丘岳首:后极权中国社会与李慎之现象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52167858f77f9b6
我以为,概括起来,中国后极权社会的主要特征是:①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因其乌 托
邦属性的显现而失却对社会全面强控制的能力,以致于掌权者不得不将之虚置和淡
化,如"不争论"敏感理论问题,不问姓资姓社等。②失去意识形态支撑合法性的极
权权力的边界开始出现可以伸缩的不确定模糊地带,从而使原本极为狭窄的个人和
社会团体活动空间有所拓宽。③极权权力逐步退出经济领域,以发展经济作为维护
自身合法性的主要资源(辅之以民族主义和国情论),同时以刺激消费欲望消弥对
其权力合法性的怀疑和追问。④不再以大规模社会动员方式强制人的思想言论,但
仍以行政、警察、技术等软性手段控制大众舆论,如勒令停刊、封杀网站、逮捕网
络作者等。⑤逐步完善一些法制但仍然拒绝任何政党在宪法范围内竞争活动的法
治。⑥机会主义和务实的新官僚作风以寻求权力稳定的新秩序,如亲民、访贫、允
许资本家入党等。

[27] 杨帆: 中国发生经济危机的可能与对策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d5354877d94e123a
中国危机的历史线索:"分光吃净"

    渐进改革的基本矛盾在改革初期被巧妙地回避,这就是"不争论"方针的意义。回避基本矛盾的社会条件是经济的繁荣,繁 荣的条件是体制转轨,这是中国经济增长 的特殊潜力,并造成了连续20年的高速增长,为我国的社会主义体制提供了新的合法性,掩盖了权力资本扩张的不合 法性。经济增长速度从而在中国成为政权合法 性所在。

[28] 易富贤: 周老虎倒下了,"1.8的生育率"还能挺多久?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61f13a92da28a45d
由于"不争论"的政治气氛,中国虽然是上十亿人口的大国,但是由于思想被束 缚,
参入思想创新的人员不如一个数百万人口的小国,以至于经常出现决策失误(有限
的智力来源当然难以管理13亿人口大国,决策者当然感觉到"人多"而认为需要减少
人口)。在这种政治和学术格局中,学者的失误不能得到及时纠正,学者的腐败
(尤其是学术群体的腐败)的后果严重性远远超过官员的腐败,很多学者成了公
害。

[29] 郭宇宽: 国家庄家化 给中国经济"奇迹"提供一个通俗解释框架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fde99972899c3164
面对有组织的阻力,今天的中国包括胡哥,温哥在内已经没有人
有小平式的权威继续用"不争论"的方式来推动社会转型。只有把中国的问题也拿到
台面上来,才能在争论中形成全社会健康的共识,只有勇于承认自己经济政策的失
误和代价,才有希望走上一条新路。一个政府的合法性在于它对人民的诚实和和对
错误勇于担当,始终少不了被指责,甚至被苛求的政府才是一个健康的政府,而不
是它维持一个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假象,不断用一个更大的错误来掩盖前一个错误。

[30] 陈永苗: "先经济后政治"是一颗糖衣定时炸弹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513acf9756dacd1a
当主流经济学家用下半身思考,根本没有想到一个政策的出台,首要的是政治问
题。任何一个政策的出台,没想到首先会被官僚阶层扭曲变形,这一层是必须考虑
的。而他们一直想用市场规律的剪刀裁剪一切。首先市场规律成为一统江湖的暴
君,然后不管死伤多大,蛮而横行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
们在提出政策的时候,把政治问题完全虚无,似乎政策不叫政策,而叫经策。
在邓小平的改革方案中,先经济后政治。政治问题暂时搁置不争论,暂时搁置是致
力于暂时搁置,这是一种努力和追求,而不是已经在手的结果。也就是说,先经济
后政治,在政治还没成为首要问题的改革阶段里面,处理经济必须造成暂时搁置政
治的效果,去政治化是一种过程,并不是结果。可是主流经济学家脑筋不够用,买
椟还珠,还以为自己就是真理。主流经济学家在考虑政策时,用市场经济规律完全
虚无政治,把去政治化,当作"无政治性"这个结果,在这个虚幻的假设之上行事。
而且一招半式,就想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到了政治成为首要问题的时候,还用市场
经济规律搞扰乱。

实际上,如果按照邓小平的改革方案,也可以看到,正是因为主流经济学家是一些
庸俗而歪嘴的邓小平主义者,而造成先经济的改革阶段里面,政治问题没有真正地
去政治化,而浪费了时间,进一步恶化。可以这么说,就政治结构而言,从文革到
改革,是进一步趋于恶化,这种恶化在隐盖起来内在层面,例如国家内部的敌我之
分,外表看起来很光鲜。政治决定经济,先经济后政治,是一颗糖衣的定时炸弹。
庸俗而歪嘴,造成经济学家以一种美好意愿,而不是实际作为,来克服政治结构对
改革的妨碍与干扰。
[31] 郭宇宽:识破朗咸平 爱护朗咸平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dafd065841fc1a4b
郎咸平的走红和他所引发的争议,说明了我们社会的一个可喜的进步:中国这么 大一个国
家,再不能让少数人"摸着石头过河",决定我们何去何从。有困惑的地方,应该让争论
打开我们这个民族的思考之门,用全社会的智慧来解决我们遇到的问题,不争论的时代彻
底结束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还需要很多朗咸平。

[32] 李志宁:中国特色里,能找到多少好东西?
      在毛泽东时期,一开大会就是"举手表决",所以总是"一致通过"。没有别的表决结果。在表决"打倒刘少奇"的决议时,只 有陈少敏大姐假装趴在桌上睡觉 而没有举手。但是,当时的全体与会者,全都同意打倒刘少奇吗?显然心里不是,起码周恩来、陈毅这些人心里,是不会同意的。但 是中国那时没有"秘密投票"的 程序。在政治的"超重压"之下,连冰清玉洁的胡耀邦当时也被迫举了手,这使他一生都感到抱愧。但当时他又能怎么 样呢?这是"专制制度"造成的。人们被迫说 假话,不然就家破人亡!
       而伟大领袖,也满足于人们都说假话。他只是喜欢人们朝他欢呼,只要欢呼,而不管人们心里想的什么。反正人的 心里如何,也看不见。
       邓时代,在某种意义上说,实际上"形式主义开会"有时表现更深刻了,因为理论上就明确了"不争论"三个字。会 上不争论,而是装模作样;会下也不争论, 而是勾心斗角。这样,在会上,什么问题都不能摆到桌面上,而且谁也不要说自己心里的话,都听领袖一个人说,就行了。
       现在中国每年都会召开若干形式主义的大会。中国的问题那么多,没见在会议上有多少讨论,因为"争论"是不允许的,只 见代表们大都在努力地"表态",说 些没有用的豪言壮语,使会议达到一阵阵海浪般的高潮的气氛。
       中国人对此很满意,很高兴。

[33] 萧依: 物权法开启中国的后共产主义时代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b2715f8d99c56e97
在中国既有的政治体制下,官方只需要一纸公文,就足以封杀它不喜欢看到的言 论。这一次,"不争论"又取 得了新的成就。然而,尽管可以用"不争论"的手法平 息关于"原罪"和物权法的争论,但参与争论的中左政治势力却痛心地意识到中国政府对 "原罪"阶层的尊崇态度,感受到感情上的被伤害,遂有意无意地疏离了他们原本坚决支持的中国共产党。

[34] 不争论, 我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对民主的了解有多肤浅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pongba/browse_frm/thread/b5500d14b0b0ef0f/2f5cffeed32a05d6?lnk=gst&q=%E6%84%9F%E8%A7%89%E5%89%8D%E9%80%94%E6%B8%BA%E8%8C%AB%E5%95%8A+%E4%B8%8D%E4%BA%89%E8%AE%BA#2f5cffeed32a05d6
from    Goddanme
to    TopLanguage <pongba@googlegroups.com>
date    Tue, Jul 28, 2009 at 4:30 PM
subject    [TL] Re: {非技术} 感觉前途渺茫啊

言简意赅的回复一下居然被人说成"这些人从骨子里就是自己看不起自己"?

还自以为自己在埋头做事,为国家之崛起添砖加瓦?
而持不同政见者一发言就是"抱怨","LOSER"?
这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

通过争论本来就可以让自己的思维得到更开阔的视野.从而让自己生活在一个更理性更完善的心态里.
让偏见得到调解,矛盾得到缓和.
当国家陷入混乱,这些人能理性的选择自己的生活--肯定包括政治生活,而不致使国家遭受分裂和动荡,这难道不也 是为国家崛起,社会之稳定添砖加瓦?

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一方面自己也知道爱国和爱ZF是俩回事,另一方面又将自己的意识形态,思维惯性与当前社会的既得利益者牢牢绑定 (偏偏还知道自己不处在既得利益者的位
置),这奇怪的逻辑真是罕见.

不知道那些叫嚣要"低头做实事"的人是不是觉得这世上唯黄牛乃正道? 如果黄牛眼睛是被蒙住的呢?你可以选择你的态度,但 别急着否定别人的态度可否?
至少我们可以先讨论一下这黄牛现在是不是瞎了眼吧? 至少可以看看这20年的经济发展是否符合国家主体人群(他们至今仍是 穷人)的利益吧?
古希腊那些吃饱了撑着没事研究天文算术几何哲学政治的先贤真是郁闷难当....他们不是低头做实事的人啊...

不争论,我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对民主的了解有多肤浅:
民主幼稚病?从孙中山到毛泽东,从辛亥革命到北伐战争再到国共内战.
1912年来,那么多人为之付出智力,鲜血,生命的民主共和,你想用一句民主幼稚病就噎死谁?!

即使从马克思的经典理论来看:生产力将决定生产关系.这20年来的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生产力的发展将直指政治改革.
经济是生产,政治是分配.您能列出比民主社会更合理的社会财富/政治权利的分配机制吗?有这样的现代社会实践吗?
您认为中国特色的XX主义做到了这一点或目前有做到这一点的趋势吗?

以预言家的口气下结论民主最后必沦为对农民的贿选?
在您眼里民主就是野心家裹挟盲流对抗显赫的精英来实现其野心的过程吗?
讨论这些就真的毫无意义吗?以这样的眼光,
20世纪初那些在报纸上大声疾呼传播启蒙思想的这个民族最优秀的人们在您眼里就这么不堪了?
还是您眼里的"意义"就是钱,人脉?您自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如您一般"务实"?您无法接受一个包容的,多元的,带 些许理想主义色彩的社会氛围?
甚至我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您我这样普通人的讨论,我们可以更多的避免民族命运被少数野心家所绑架.难道不是吗?

民主决是不唯美式民主是从.
至少我们知道毛泽东那一代很多优秀的人曾经大声疾呼过民主并为此做出过深入的研究---毛泽东"绝不止"是一个马克思主义 者.
难道就因为CCTV的引导,我们今天就要由于否定"美国干预下的民主"而否定民主本身吗?否定前人为了国家的社 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所作出的努力吗?

中国的社会必须必然要建立起法制和民主的信仰.建立起公平的社会分配机制.
否则,发射100次神州飞船/嫦娥飞船/带三块表的嫦娥飞船,开100次奥运会(会上再用举国体制多培养出100个金牌得 主-_-!)也只是给虚弱的民
族自豪感注射吗啡!
这正取决于我们无数次的讨论及其衍生出得影响力.
甚至您用脚投票,您也贡献了您的影响力.

反对争论者:

[35] 刘吉: 社会差距是好事 中国根本不存在两极分化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c899b62faac65ba6
记者:实际上,他还有一个思想是"不争论",他说,一争论,尤其是"左"的 东西一来,好端端的东西,就 给毁掉了。

刘吉:党的决策层对此非常清醒,十四、十五、十六大报告中,党章里,都体现了"警惕右,主要是防左"的思想,小平逝世后,我 们党对"左"的态度很明确,第 一,宽容,这是从小平那继承的,不能用过去的斗争方法来办事。第二,就是不能任其自由发展。

[36] 欧阳自远:瑕不掩瑜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1acf78f9dba78ae1
[37] 中国的照片是真是假,这是原则问题,这是丝毫不容许乱说的,这是对我们国家的侮辱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1de952cc551ecc36
南都:问题是,在网络上,那个多了的陨石坑大家议论很多……

欧阳:我告诉你一个问题,阿波罗还是假的呢,你知道现在还在争论这个问题。美国航空航天局对这个问题什么态度?

南都:回避,不争论。

欧阳自远:不是回避,是不值得一驳。现在这个问题,我也觉得,不值得一谈,置之不理,为什么?这种小儿科的问题,不要谈。另 一个问题就是争论,你让网友去 争论吧,媒体不必去掺和了,好不好?

我们就谈真假,不去谈细节了。细节,坦白讲你们搞不懂的,你知道有多少繁琐的细节啊,你去扯这个扯不清楚啊。


2009/10/12 王钢

还有毛派和非毛派之争。纯粹是标签之争,教条主义!无聊透顶。
可叹我身边有两位好友,都有很好的平民精神和正义情怀,可惜陷入毛与非毛之争不能自拔。
以下是其中一位的奇文:关于"小政府、大社会"、关于"公民社会"——致国内非政府组织及亲西方民主人士的的一封公开信

----------
From: 王钢
Date: 2009/10/12

呵呵。把我列为反对争论者了。误解了。
我不是收回原话了吗?怕的就是误解。结果还是误解了。
我当然是支持、赞成争论的。我也一直在酝酿正式回应牧川奇文的文字。
我认为辩论也好,争论也好,论辩双方都应放弃教条思维,开阔心胸,认真倾听。我认为这样才可能真理越辩越明。

我反对的是那种贴标签的做法。在牧川的文章:关于"小政府、大社会"、关于"公民社会"——致国内非政府组织及亲西方民 主人士的的一封公开信
和老田的文章:简评七三年后的邓小平 中难道不是明显以毛派思想划线站队吗?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对自己的回应文章能起多大作用是悲观的。因此我说可惜,可叹。
但或许牧川的思维不会变化,但或许看到我文字的其他人的思维会有变化,为了这个可能性也值得去写。所以我一定会写。
其实,我在这里这么说,也希望各位口口声声黑帮的人士,能认真思考毛泽东思想当中合理的因素,不可以沾毛必反。

引用:
----------------------------------------------
上面的话收回。不完全是这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30年的实践当然表明邓的黑白猫理论不怎样。但是,如果把思维局限在左右之争,社资之争上,只会禁锢思想。
如果要在理论层面进行探讨和争论,必须完全自由和放开。我认为有必要从共产主义理论、私有制、公有制等等这些更具根本性 的问题开始探讨。
我坚决反对的是把人简单地贴上左右、社资这样的标签。这么无聊的贴花游戏有何意义?有功夫不如干点实事。

在 09-10-12,王钢 写道:
> 好什么好?左右之争,姓社姓资之争有什么意义?
> 不如解决具体问题。

NGO公信力观察:    http://www.NGOa.cn
NGO博客:    http://www.ngocn.org/?4065
所思所想:    http://www.google.com/reader/shared/08684915104412685150
自言自语:    https://twitter.com/kingst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 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