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7月26日星期四

090604 RNW 到荷兰打工的中国人被迫从事色情服务业受剥削

http://www.rnw.nl/chinese/article/4290
"荷兰不是偷渡者的天堂!"(音频)
发表于 : 4 June 2009 - 3:11pm | By Sigrid Deters
参阅同类文章:     偷渡 移民 风车下的龙之传人

https://www.wuala.com /renyun.net/Topic/荷兰/2009/0604/

"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中国人我在荷兰的真实生活。"年逾三十的玲(化名),在耗费了大量钱财来到欧洲后,却成了一名受到剥削的女性。

由于目前遭遇同样命运的中国人日趋增多,荷兰的一家名为"荷兰受剥削劳动者组织"(NGO BLinN)特别设立了一个新的项目来向这些人指明他们的权利。因为,在荷兰这个国家,即使非法居留的"黑户"也会受到法律的保护。

在与荷兰丈夫共同拥有的小房子里,玲坐在沙发上,双眼含泪地说:"我父母双亲都疾病缠身,我们当时需要钱来为他们治病。…通过别人介绍我认识了蛇 头,并付给他们三千欧元,让他们把我送到欧洲,并帮忙找一份工作。"就这样,八年前,玲离开了家乡。

靠中国人帮忙

来到巴黎后就出了差错。玲下了飞机,却没有人像事先说好的那样来接她,而她随身携带的电话号码也都打不通。"那时我只好靠自己了。我用身上仅有的 一点钱买了一张去荷兰的火车票,因为我想那里会有很多中国人,他们也许能帮助我。"
 
的确,玲得到了中国人的帮助。通过一个女孩子,她认识了一个中国南方人,并经他介绍到一家按摩院工作。"我并不是一个容易轻信的人,我也立刻感觉 到这事儿有点不太对头,但是我没有其它选择,因为我已身无分文, 在荷兰没有居留,又不懂荷兰语。"

在接待第三个客人时,玲就明白了她也必须给客人提供性服务。她想辞职不干,却受到阻拦。"我被关在一个房间里,无论白天黑夜都要随时为客人服 务。" 说到这里,玲失声痛哭:"我曾数次想办法逃走,但我们一直被三个中国男人看守着。" 她用手指了指嘴里的一颗白牙:"这颗牙就是被他们打掉的。"
 
就这样,玲被关了八个月,也被剥削了八个月, 直到患病。做老板的中国人把她带到火车站,并给了她三百欧元。"我第二次孤独地站在那儿。"这以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玲也记不清了。"我只知道后来我被关 进了外侨看守所。"

暂时居留

在外侨关押期间,"荷兰受剥削劳动者组织"(NGO BLinN)接触了玲。 除对她提供心理帮助外,他们还向她指出了作为受剥削者应有的权利。根据荷兰一条特殊法律的规定,如果这类受害人决定报案,就可以得到荷兰的暂时居留。目 前,玲已利用了这条所谓"B9"规定。尽管当事人还没有被捉拿归案,但她已被允许暂时留在荷兰。
 
冰山一角

玲是极少数愿意谈及受剥削经历的旅荷中国人之一。据NGO BlinN组织的Eline Willemsen称,如今,有数千名中国人在荷兰非法居留,而其中,越来越多的人成为被人剥削利用的受害者。"去年,我们接触了八十名被进行外侨关押的 中国偷渡受害者。根据我们的经验,这只是冰山一角。"

但是,对于这个组织来说,想接触到这些人非常不易。大多数中国"黑户"都像玲一样,在自己的圈子里混饭吃。中国人社团在荷兰非常封闭,人们接触密 切。许多受剥削者都因惧怕报复而不愿控告他们的雇主。另外,有些受害者甚至不认为自己得到了错误的待遇。尤其对于在中国餐饮旅游业和赌场工作的人 来说,能拥有一份工作和一个遮风避雨的住所已使他们感到高兴。Willemsen说:"他们的工资以荷兰法律来衡量属于偏低,且工作时间超长,但 这却被大批人所接受。"

而且,他们远渡重洋却未得到期望的结果,也使他们感到丢脸。许多人,包括玲,都不愿把他们的亲身经历告诉家人。"他们以为我会在这里发财。所有的 人都希望我过得好,我无法向他们透露事情的真相。"

荷兰法律

BlinN 组织希望最终能接触到这批人。所以,他们最近招收了一名会讲中文的工作人员,还在荷兰中文报纸上刊登了广告。"每个人都有权选择怎样对待自己所处的境遇, 但他们应该了解我们荷兰所谓的剥削是怎么回事,也应该知道在荷兰存在保护受剥削者 — 不管是合法还是非法居留者— 的法律条文。"

尽管玲不愿意将她出国后的处境告知家人,但她却愿意将她的故事透露给新闻媒体。"在中国的人们应该知道,去欧洲的梦幻之旅并非都会有一个美好的结 局。"


偷渡到荷兰打工的中国人 http://lihlii.posterous.com/4615422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