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2月16日星期四

读美国史散记

Subject: 读美国史散记
------------------------
From: lihlii
Date: 2008/3/9
To: Salon Friends <salon-friends@googlegroups.com>, lihlii-g <lihlii@googlegroups.com>

发信人: whisper (鸵鸟), 信区: thinking
标 题: 读美国史散记ZZ
发信站: 一见如故 (Sun Mar 9 19:47:52 2008), 本站(yjrg.net)

2008-03-09 01:59:22   来自: 不破尘 (天津)

   读美国史散记
     一直以来都想把自己阅读美国历史的一些思考整理一番,正好乘着这个
时间略作梳理。大约可以总结为下面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美国建国的宗教天命与乌托邦理想。美国建国,这是世界历
史的一个重要转捩点。先美国独立,而后法国大革命,正式的宣告现代史的发生。
美国建国到底是基于什么?这始终是一个重大的问题,也是一个可能没有答案的问
题。阿克顿勋爵曾经指出:如果英国不在加拿大清除法国的殖民势力,美国独立就
不可能发生。虽然未必有人同意,但是他确实认识高深。美国的独立,很大程度是
英国的帝国战略辉煌旋律中的一个不悦耳的小插曲。对美国而言,在决定建国的时
候,其实并没有什么准备,美国独立是一个意外。那么支撑美国独立的东西到底是
什么呢?经济利益最大化?如果美国独立仅仅完全是因为经济原因,那么买卖人的
事务最容易解决,因为商人是最好妥协的。但是,美国不是一个妥协的产物,虽然
并非没有妥协的空间和机会。美国独立,恰恰是个不妥协的产物,而这个世界上,
最不容易妥协的问题,恐怕就是宗教之争了。如果说美国的出现和独立完全是因为
偶然的话,那么支撑它最终走向这个结果的就是一种宗教精神,一种乌托邦的热
情。对于基督教而言,有个千年问题,这个千年王国不是末日审判、天堂地狱,而
是一个介于末日天国和现实乐园之间的东西。这种千年王国的理想对于中古的欧洲
人而言,既是基督教神权政治存在的一个重要合法根据,又是一个重大的麻烦。中
古欧洲为数不多的农民起义都拿着千年王国当作起义的合法依据,维斯克里夫、胡
斯、闵采尔都是书生造反的典型,支撑他们的就是这个千年王国的梦想。新教的理
想正是传承这种极端的原教旨主义理想。但是比较有趣的在于,它的接受者都是
"布尔乔亚"阶层。新教伦理问题长期以来是西方社会政治的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
它可以分作两个方面来陈述,即为什么极端的原教旨主义理想会扎根在小店主阶层
头脑中,以及,如何让小店主阶层接受一种毫不妥协的,理想主义的原教旨思想。
这个问题,在此就不多谈了。具体到美国,就是这种轻况,小店主阶层持有了这种
原教旨主义的理想。我以为特别要注意这种美国建国的宗教乌托邦理想。事实上,
这是容易被忽视的内容。如果美国独立是一帮小店主在谈生意,那么世界上是不会
存在美国这个国家的。翻阅美国建国的几个重要文件,美国人的理想国"妄想症"是
非常严重的。独立宣言中,杰斐逊在给出独立理由的时候,是这样写的: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
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
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
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其赖以奠基的
原则,其组织权力的方式,务使人民认为唯有这样才最可能获得他们的安全和幸福。"
    这一段著名的言辞,是一个标准的革命乌托邦梦想。与独立宣言相似,著
名的弗吉尼亚权利法案劈头就是这样的内容:"所有人都是生来同样自由与独立
的,并享有某些天赋权利,当他们组成一个社会时,他们不能凭任何契约剥夺其后
裔的这些权利;也就是说,享受生活与自由的权利,包括获取与拥有财产、追求和
享有幸福与安全的手段。"如果对比《共产党宣言》中的自由人联合体,并无二致。
    美国立国是奠基于自由主义的基石之上,事实上,每一种自由主义都带着
乌托邦的梦幻的。这种类似于"共产主义——自由人联合体"式的最终梦想,是自由主
义的合法儿子。而且,倘若产不出来这样一个儿子,那么自由主义是无法在政治上
立足的。
    弗吉尼亚民主派,在美国独立战争过程中,可以说是鲜明的左翼力量。考
察他们所撰写的《独立宣言》、《弗吉尼亚权利法案》、以及《宗教自由法案》,对于认
识美国独立建国中的乌托邦思想很有好处。我以为,可以说,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
把乌托邦理想定为立国之基的国家。
    那么,为什么美国人会直接寻求这种乌托邦思想作为凝聚美利坚共同体的
纽带呢?其实一个东西长期以来被我们所忽略,那就是建立美国的,实际是些 "野
蛮人"。美国和澳大利亚一样,是大英帝国的宁古塔,充军发配之所。高贵的绅士
阶层断然不会在此安家落户的,像詹姆斯二世这样人顶多是在这里避难而已。五月
花号船上一百多人,只有三十多个清教徒,大部分都是无赖和罪犯。奠基时代的美
国没有文化根基,可以说是个野蛮人之乡。卢梭阐明了野蛮人身上的高贵气质,野
蛮人能比较容易达成公意,组成理想国,可以说美国是具备这个条件的。美国人没
有文化根基,不必要求诉于高深的文化纽带,最为简单直接的乌托邦理想就成为美
利坚民族的实际纽带。野蛮状态之下,人是最自由的。对于这些"野蛮人"而言,他
们是自由的,其关键问题就是如何建立一个理想国的问题。
    而比较起其它的文件,美国宪法是最没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东西,是严明的
权力分割安排,其主要起草者是联邦党人。现存文献中,《联邦党人文集》——联邦党
人是主要的宪法起草者(他们可以说是美国独立中的右派),随处可见帝王术的色
彩。而反联邦党人,正如斯托林的杰出研究所指出的那样,其实他们才是"革命原
教旨主义",身上体现了勃勃的自由生机。在革命未来 ——即理想国如何实现的问题
上,联邦党人和反联邦党人是有着分歧的,而将他们联系起来的纽带是什么?美国
革命的超验价值如何和宗教捏合到一起去的?宪法机制如何达成?这是美国建国史
应该考察的几个大问题。
    第二个问题,美国政治史上的几次变革问题。如果对美国的政治历程作一
个简单的梳理,有这样几个突出的时代。
    第一个时代是元老时代,美国最早几任总统都是革命元老,从华盛顿到麦
迪逊,都是革命元老,这时的美国基本是一个贵族共和国,或者叫弗吉尼亚时代。
可以看到一个比较独特的现象,无论是反联邦党人实践联邦党人的美国理想。这个
时期也被称为和睦时期,其实是杰斐逊的民主共和党的一党时代。近三十年都是反
联邦党人执政,但是这三十年,却是美国作为一个统一的民族国家出现在世界舞台
的关键时期。怀揣着民主共和理想的反联邦党人,最后提出了美国的帝国战略 ——
门罗主义。这里必须要问及这样几个核心问题,现代的民主国家到底是什么?共和
民主的理想和帝国策略之间有什么样的张力?最为重要的问题,较为纯粹的理想主
义者应该如何施政的问题?杰斐逊的民主共和党,应该是一个"左翼"政党,宪法的
反对者。而正是这个左翼政党巩固了美国,这一点尤其要注意。
    第二个时期,杰克逊民主时代,这个时期美国进入平民民主时代,杰克逊
本人一不是勋旧,二不是绅士,完全是个喝苹果酒的粗人。杰克逊民主可以视作一
次意识形态的大批判。美国的建国理想再次复活了,原先的"文明人",政治精英被
驱逐了白宫,带有活力的"野蛮人"——乡巴佬进入白宫和国会山。这个冲击带来了两
个结果,第一,美国的民主扩大化,范围更广了,层次更深入了。第二,美国的帝
国策略更深入的运用,以民主共和的名义扩张美国,"美国是显然天命的"。美国历
史发展的戏剧性和现代的自由主义理念在此有严重的冲突,一般自由主义会认为越
是自由民主化,越能消减冲突,不得不说,这是不符合事实的。美国民主的扩大
化,其实是把"野蛮人"带入城邦世界,有着蓬勃生命力的野蛮人要比保守的贵族更
有扩张心理和斗志,他们更有扩张的野心,这一点需要特别注意。
    第三个时期,废奴运动的兴起和内战时代。废奴运动根本是一种民主理想
的升华,可以视为是美国乌托邦理想的第二次复活。美国的南方实际上一直保留着
一个贵族共和国的体制,正如雷.阿隆所说:"美国没有贵族传统,如果有那就是
内战前的南方"。这一点在小说《飘》中体现的比较明显,南方的上等人是通过血缘
以及各种贵族习气,组成一个贵族共和国。相比之下,北方则是一个人民共和国。
废奴是一个导火索,但是并非是深层次的原因。深层次来看,这是势在必然的冲
突。"没有北方人,我们也会解放奴隶","我们的奴隶,他们生活的比你们的工人
要好的多",这些南方奴隶主阶层的话确为事实。某种程度上,南方是古典的希腊
罗马民主共和精神的最后蜗居之所,最后终于倒在工业技术时代之中。
    这一时期美国政党的政治的特点是左右易位,原本左翼的民主共和党分
裂,并且右转。而原本右翼的联邦党人、辉格党人,开始左转,到最后出现的共和
党,演化成为一个左翼的革命党。一个比较有趣的是关于自由的实际命题,言论自
由一直视内战中的民主党右翼赖以生存的法宝,民主党议员戈兰伐甘是个著名的主
和派,他是当时主要的反对派——铜头蛇——的一个头面人物,纽约和芝加哥的许多报
纸都是以诋毁林肯政府为业,终于闹出事端。一个民主党将军逮捕了戈兰伐甘,同
时,关闭了一系列报纸。而作为左翼革命理想的代言人的林肯政府,支持了这次行
动,颁布了美国第一个暂停人身保护法的法令。实质带来一个结果,美国总统大大
扩权。
    第四个变革时期,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进步运动时代。这场声势浩
大的运动内容非常复杂,从反对托拉斯企业主到城市革新无所不包。美国工人阶级
和城市知识分子以及中产阶级形成了战略联盟,他们第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声音。贵
族共和国被击垮了,民众民主就要进一步扩大,此势在必然。民众民主的扩大一方
面是上贵族院垮台,参议院直接选举,另外一个就是总统权力再次扩张,总统是真
正意义上的民众领袖,两相比较之下,议会的权能只能是继续薄弱下去。美国的建
国乌托邦理想的再次复活,一方面是全民民主的升华,另一方面则是美利坚帝国正
式登场。比较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党再次的左右易位,激进的共和党转而保守,原
本保守的民主党则接过大旗,威尔逊的新自由成为进步运动最后的颤音。
    第五个变革时代,1932年以来的新政自由主义到1960年代的民权
运动,社会平权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内容。可以看作美国建国乌托邦理想的第五次复
活,无论是罗斯福的新政演讲,肯尼迪的新边疆演说,约翰逊的伟大的社会畅想,
马丁.路德.金的"梦",都是对美国建国乌托邦的理想的复述句。福利与平权,成
为这个时代的口号。虽然从用词方面,我们考究的分为福利社会、社会主义社会、
共产主义社会等等。但是事实上六十年代的美国民权运动其共产共妻的实践让人咂
舌,许多开创性的做法已经和第欧根尼的理想国非常接近了。丹.贝尔评论道:
"在20世界60年代的美国,富家子弟玩弄革命,拼命反对资本主义。" 原本的
差别再次被冲击,天才民主化,高贵民主化,实践与行动取代了理性。非西方的世
界激进主义——中国、阿尔及利亚、古巴——是清教徒式的,而苏联的马克思主义文化
上则是压制手段,唯有美国则是一种疯狂,呼唤酒神成为了一个重要内容。大概美
国整体文化和文明发达,再想找到野蛮人的感觉,从"野蛮"中寻求国家生命力,已
经成了一个难题。与六十年代美国本土的左翼运动相同的是,美国已经成为了世界
帝国,而且这个帝国六十年代正好是如日中天。共和运动,究竟是对帝国扩张的限
制还是最后成为内在推动力?对于这一点,我们不能找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我
们可以看到在六十年代,民权运动总是与反对越战运动走在一起,进步运动和反对
参加一战运动是交叠的。一个问题是非常有趣的,民众民主,这个运动的起源是经
济、福利、政治平权问题,而这些要求的满足恰恰需要财富作为支撑,而财富的获
得,丰裕社会的建立又是和帝国扩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种交织的关系在美国历
史中是显而易见的。
    自六十年代之后,美国走向了保守主义复苏的浪潮,共和党保守派复兴。
这次复兴要比前四次变革之后的保守浪潮要独特。首先,这次复兴也是美国建国理
想的复兴,而非是旧有的自由竞争理念的再次诠释。美国的建国乌托邦思想被重新
解读,被解读成为了一个严格的宗教神法督导之下的乌托邦理想。这个世界近于天
主教的理想社会,而不同于自由人联合体。自由主义污名化成了保守主义运动的一
个重要内容,随之而来的是帝国理念深入人心,成为了一种国家学说。而这一段历
史到目前有没有结束,该如何结束,如何评价,都还是问题。
    第三个问题,美国政治史的特点。斯塔尔夫人曾批评伯林的两种自由主义
的划分在美国不适用,"在美国,自由就是平等,平等就是自由,从来没有区别"。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建国就确立了一个重要的乌托邦理想,平等与自由是书写在美国
奠基石之上的。以"野蛮人"状态出现在世界之中的美国人,对于自由的定义和观感
绝非是其他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民族所能轻易理解的。对美国人而言,不是"免
予什么"的自由,作为"野蛮人",他们本身受到的限制就非常之少,自由更多的是
要去"做什么"的自由,建国是一个重要的,始终如一地话题,而自由就是平等的参
与建国。政治参与始终是美国人一生的重要内容,学生会、工会、社区会议、政治
选举,美国人的生活中平权参与的机制异常之多,而这种去"做什么的"自由事实上
正好保护了"免予被如何"的自由,这是一个独特的现象。实际上美国政治史可以作
为"交叠共识"达成的历史来解读。左右两翼政党不停互换,反复吸纳对方的理念与
政策,从而不断的扩大了国民共识。而整个共同体又是以一个共同的乌托邦梦想作
为奠基石,进而在对这个奠基石的理解与贯彻中又形成了对立的两个阵营,最后通
过宪法机制一派掌权,然后在具体的政治活动中贯彻自己的主张,最终被另一派接
受,如此一再形成"交叠共识",这是美国政治的一个重要特点。对于美国而言,每
一次的政治变革,都是对原来的"交叠共识"的冲击,或者说是一次冲刷。这样的一
次realignment,含有着社会革命的意义。但是这种革命不同于一般的
政治中的撕裂革命,它是一种涵盖和包容的革命,可以姑且称之为是吸纳式革命。
    美国政治史中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施米特的决断是如何展开的问
题?美国政治三权分立,权力不集中,领导者如何进行政治决断?在建国初期,美
国国父们依靠个人威望,互相加持,形成了一个重要的决策圈,虽然人可能归养,
但是依旧保持了政治威望。这种近乎于君主制的软机制,解决了许多问题,比如总
统的推举等复杂的政治议题,为进一步民选政治铺平了道路。虽然三权分立,但是
通过三权的一次次较量,各自找到了自己的法宝,从而能划地为界,互不侵犯,在
各自的领域内实行决断权力。总统通过国民领袖的身份获得了加持,杰克逊以来的
美国总统,往往以民众领袖的身份出现,从而大胆改革。波克尔的扩张战略,老罗
斯福的海军战略和自然保护措施,肯尼迪的新边疆设想,相当多都是超前的,并且
没有形成共识的,通过总统的决断,主意实行,最后收到效果。对于三权中权力最
弱的司法,其决断权威也不可小觑。且不说马歇尔的著名判决,时间比较晚近的沃
伦判决,宣布种族隔离非法,这是最高法院拉开了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的序幕。越
南战争中,美国国会停止拨款,为最后结束越战定下调子,而在内战以后的南部重
建中,国会更是发挥了主导作用。正因为三权分离,美国国会不再是一个中立的议
事机关了,而是一个重要的权力机关,其政治决断作用,不容忽略。三权分立机制
是否能更有利于政治决断呢?这个问题只能在未来的美国史阅读中寻找答案了。

摘要:  读美国史散记   一直以来都想把自己阅读美国历史的一些思考整理一番...

2008-03-09 07:51:59 望川 (北京)  赞,尤其是那些提问!

2008-03-09 11:54:16 知闲 (北京)  好文。补充一小点:记得雅法在那本《分裂
之家危机》里说过,当初拿起枪来对付英国佬的有不少是对他们恨之入骨的爱尔兰
移民。

2008-03-09 11:59:03 铁打的饭桶  我看到过一份精确的统计,赞同独立的、保
持忠诚的和保持中立的,在新大陆人口中各占三分之一,不多也不少。

※ 来源:.一见如故 yjrg.net.[FROM: 123.115.0.0]
全文链接: http://yjrg.net/HT/con_113_M.1205063272.A.htm

----------
From: lihlii
Date: 2008/3/11

非常棒的一篇文章。另参考:

[1] 日本公明党 佛教政党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thread/thread/4e668d153caae3f5
[2] 狂热,极端,原教旨,都可能是美的,善的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thread/thread/69b6884ec6f84982
[3] 原教旨主义思想改革的社会动力学分析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thread/thread/d0fa77e40318799c

发信人: 洛之秋 (。), 信区: thinking
标 题: Re: 读美国史散记ZZ
发信站: 一见如故 (Sun Mar 9 21:54:01 2008), 本站(yjrg.net)

野蛮人?宁古塔?充军发配?理想国妄想症?五月花上大部分都是流氓无赖?

读史的功力不浅啊。我只想提醒这个作者,1636年就有哈佛大学的前身了,
清教徒历来是重视教育的。殖民地时期美国殖民者的知识结构、宗教信仰
和澳大利亚的情形有着本质的区别。

对于清教思想中的providence, errand in the wilderness, a city upon
hill,是不能简单用宗教原教旨这种词来打发的。
标 题: Re: 读美国史散记ZZ
发信站: 一见如故 (Sun Mar 9 22:25:17 2008), 本站(yjrg.net)

要说读史功力,不破尘是南开历史系世界史专业,你可以试着了解一下他的知识结
构。就这一篇来说,比钱满素那本《美国自由主义的历史变迁》要见功力得多,后者
基本没有涉及思想史的能力。

这里的"野蛮人"是作为城邦公民的对应概念提出的,拿哈佛建校来反对,你应该检
讨一下是否看懂了原文。放在帝国-民族国家交替的西方历史脉络中看,清教理念
的影响只是一个晚近的因素,适合比较浅层次的概述。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 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