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2月1日星期三

韩寒:方舟子这2年做很多事是公报私仇 私欲膨胀

http://tl.gd/flr00q

韩寒:方舟子这2年做很多事是公报私仇 私欲膨胀

核心提示:2月1日凤凰视频分别访谈处于论战中的韩寒和方舟子二人,以下为韩寒在此次访谈中的谈话片段。对于诉讼胜算把握,韩寒称虽知中国法制不 健全,但 已无可奈何。他坚称方舟子对他的质疑其实诬陷。韩寒指方舟子"公报私仇、私欲膨胀",有教主心态,很享受搞臭别人的权力。韩寒表示,自己不在神坛 上,而方 舟子却在神坛上。

访谈要点

·我是一个受害者,而受害者却需要不停地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加害者却需要想象力煽动大家就可以了。

·我希望这场官司的法院能给我所有的证明,或者司法鉴定。因为虽然我经常写文章说中国的法制不健全,中国的司法有很多的腐败,但这个时候我也不知 道怎么办。

·方舟子的目的就是要搞臭你。

·包括一开始网友问他,你为什么这次要搞韩寒,他说谁让他抱罗永浩的大腿,因为罗永浩之前说韩寒有点轴,工作上还是正面的评价

·尤其这两年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公报私仇,是自己私欲的膨胀,他希望自己到那儿,每个人就会倒掉。

·之前你的问题当中一直问我的是质疑,我认为方舟子做的事情不是质疑,他做的事情其实是诬陷。

·我在微博上会留意你的很多东西,会留意你的转发,会留意你的评论,留意你的社会交集圈子,比如这个人有没有跟我打招呼,明天是不是在上面写什么 东西。

·我一直是有冲动的一面,因为我一直展现给大家的都是比较真的性情,我没有包装的团队,没有写作,给我做推广的团队,我只是怎么说,怎么做。

主持人:各位凤凰视频的网友大家好!自从在年前方舟子在网络上对韩寒的文章提出代笔的质疑,之后,双方在网络上互相有回应,在跨年以后,这场骂战 一直持续,并且引起很多公共知识分子的关注。今天记者在上海专访韩寒,就此事进行回应。韩寒你好!

韩寒:主持人你好!各位看到这个视频的朋友大家新年好!

"诉讼不是一个很酷的选择,但不得不做"

主持人:韩寒,是这样的,年前方舟子对您的文章是否有代笔提出了质疑,这个事情持续的时间比较的长了,现在的关注度也非常得广,现在选择的是一个 诉讼的手段,路金波曾经说过你们这方面的考虑,但我想很多网友还是想听一下你本人的解释。

韩寒:因为对这个事情诉讼并不是一个很酷的选择,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也不得不这么做,因为第一,这件事情已经没有办法说清楚,我希望我所递交的证据 ——我的 手稿,我的书信,我的手稿有1000多页,还有很多朋友的证明——可以还我一个清白。因为无论我拿什么东西出来,我拿出手稿1000多页,方舟子 会说这 1000多页的手稿是以前就有,就是抄了别人的,有人会说这是你过年的时候现抄出来的手稿,那我一天要抄100多页;我拿出书信,方舟子会说这是 假的,因 为你第一封信是叫"我的父亲",第二封信叫"爸爸";我说有卷子,他说这是假的,卷子不可能带回家。所以我希望所有的东西有司法鉴定,因为我不可 能把所有 的东西交给想看的人手里。这是第一。

第二,我觉得我不能开一个特别不好的先河,相信绝大部分文字工作者是没有这些(证据)的,只有默默无闻地工作,如果看到作家或文字工作者,有很快 的途径, 不需要文字争论和文字途径,只要一口咬定文章不是自己写的,是别人代写的,如果是这样,我想以后很多文字工作者会遭到这样的待遇。

"我不知道为什么说'我正在成为我以前反对的'"

主持人:其实对于多年前的文学创作来说,它是一个很难证伪也是一个很难证实的过程,除了目前公布的证据之外,你还有什么其它你自己感觉比较有把握 的证据吗?

韩寒:其实案例来说我不需要提供任何的证据,只要方舟子先生拿出证据证明我的东西不是我写的。可是他没有任何的证据也没有任何的证人,他所有的证 据就是 "我觉得不像","我看着不可能",写了大量的东西来证明他的话。比如1999年我去挂号的时候,医院挂号处是个小的洞,我把钱塞进去,医生把钱 从洞里塞 出来,这是文学里一些夸张的写法,挂号处肯定不是一个小洞。还有我的文章里写我在上铺,有一次采访说我明明睡在下铺,我只是想在文章里写我踩着下 铺上去。 如果这样我真的很难写文章,我早期大部分是真实的描写。有人说你没有上过大学,怎么写大学生活。我想很多人真的不了解文字工作者是怎么工作的。

主持人:其实方舟子在网上坚持的一点,他始终认为这是一个文学批评,不认为是一个上升到法律层面的事情,所以可能很多网友也认为你们的矛盾焦点是 在这里,你为什么要把这个事情引到诉讼这个阶段呢?也有人说用诉讼此事,是"你正在成为你以前反对的"。

韩寒:我以前打过两场官司,有著作权侵权官司,也包括名誉侵权官司,我不知道为什么说"我正在成为我以前反对的",因为这件事情我没有任何的错, 我是一个受害者,而受害者却需要不停地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加害者却需要想象力煽动大家就可以了。

"方舟子如何证明他的书和论文是自己写的?"

主持人:你说你以前也因为写作的事情引起纠纷和官司,这次你自己认为你有反应激烈的地方吗?

我当然有,因为一开始我没有办法证明自己,而我是一个特别特别爱惜自己文字的人,把小说给出版社的时候,包括现在出版社改一个标点符号都要经过我 的同意。 我在出版《独唱团》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因为约了很多自由主义者的稿子,所以稿子稍微激进一点,过审会很困难,我平时不坐飞机,也不喝酒,我飞到各 个城市给 那些看号方的终审权的拥有者,陪他们应酬、喝酒,只是把某些稿子当中,不是我的稿子,是他人的稿子可以保留一两句话,我是对文稿有异常可能洁癖要 求的人, 忽然之间说我的文章是代笔的,早期的那些文章,那我肯定接受不了,而且我没有办法证明我自己,我当然很着急。

主持人:你对打赢这场官司有多少的把握呢?

韩寒:我不知道,我希望这场官司的法院能给我所有的证明,或者司法鉴定。因为虽然我经常写文章说中国的法制不健全,中国的司法有很多的腐败,但这 个时候我 也不知道怎么办。给方舟子看,方舟子他觉得虽然司法有很多不健全的地方,方舟子认为他也不会道歉,方舟子会认为是假的,就扔掉了,方舟子的目的就 是要搞臭 你。我真的很无奈,我只是想请教方舟子先生,我作为文字写作者我已经拿出这么多的证据,请方舟子来教我,或者请方舟子先生来证明一下他怎么证明他 那些书和 论文是自己写的,他如何证明?

"方舟子暴露教主心态,他很享受搞臭别人的权力"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一句话,方舟子的目的是要搞臭你,而不是这个事件本身的公正或可观真相?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一句话,方舟子的目的就是搞臭你,而不是证明这个事件本身的公正或客观真相?

韩寒:对,那当然。因为看到现在的话,我觉得从一开始就关注这个事情的朋友应该可以感受得到,包括他对我的支持者,尤其是在新浪上可能有一些带V 的人,他 会说你们就等着给韩寒陪葬吧,你们就等着我一个个来收拾你们吧,这其实是一种"教主"的心态,因为方舟子也是有权力的人,不一定公权力才能是权 力,有的时 候把一个人整倒整臭也是一种权力,我觉得他很享受这种权力,包括对于王菲,对于李开复,对于李承鹏,对于建嵘,我觉得他特别享受这种想让谁臭,搞 一些黑材 料谁就臭掉的这种权力。
"方舟子因我提到罗永浩,就想给我点颜色看"

主持人:方舟子之前在科普方面的打假,最后也有很多是比较成功的,就是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你觉得你刚才对他的评价是比较客观的吗?

韩寒:正是因为他之前的很多打假比较成功,所以他说很多东西是假的,就认为是假的,这个过程中不需要很多的科学论证,以前科普打假他是对的,但他 用这些来 衡量作品,就是文学作品里不可能出现这个事情。1999年的时候可能一个高中生怎么可能听很老的歌,你在书店里怎么会看一本《养猪指南》,这真的 是欲加之 罪,何患无辞。而且我觉得从他的行为,包括一开始网友问他,你为什么这次要搞韩寒,他说"谁让他抱罗永浩的大腿",因为罗永浩之前说韩寒有点轴, 工作上还 是正面的评价,因为我提到罗永浩,说了他一句,所以就要给我点颜色看看,仅仅是这样,而且他提供的很多东西当中,引用了一些别人的文字,所有的东 西都是对 他有利的,很多东西其实都是错的。他引用了网友说的,我的太太是新浪的编辑,还有说不允许质疑韩寒,不允许批评韩寒,很简单大家就是利用对宣传禁 令的反 感;他还说,哎呀,政府又下令了…类似这样的说法,在这个事情要打压方舟子,把自己放在迫害的地方,这和科学的方面没有关系,纯粹就是要搞臭一个 人的手 段。

"方舟子这两年做的很多事是公报私仇,私欲膨胀"

主持人:能坦率地告诉我们,在这次骂战之前,你对方舟子应该是有所认知的,你之前认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韩寒:之前我认为他是一个很轴的人,但也做了不少有意义的事情,但这次我更加了解到,尤其这两年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公报私仇,是自己私欲的膨胀, 他希望自 己到那儿,每个人就会倒掉。好在我有那么多的证据和比较厚的基础,所以我觉得这次我才能扛得过来,如果碰到别的作者或作家看不顺眼的话,对那个作 家是一场 灾难,因为很多人不理解文学中虚构、夸张的成份,如果按科学的角度研究他们,很多作品都是假的,他现在就是揪住了文学作品是假的。

主持人:假如这次方舟子没有质疑你,如果我们退回去一点,他再质疑一点别的事情,他成功过的一些案例,比如"学历门"的事件,你会支持他吗?

韩寒:也许,要看情况。因为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不光彩的一面或者自己被人揪住小辫子的一面,方舟子很多时候是利用了这一点,比如说你看一个人的采 访,有谁 曾经不说过一些大话,比如2004年和2009年的采访会有一些前后矛盾的地方,方舟子会拿出这些材料来证明你这个人是不诚信的,你这个人是不人 格的,对 这些进行批判,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怀疑他的动机,而且经过这一次我相信我的文章依然会有人读,我的书依然很成功,但方舟子以后打假的时候有人是 不是会觉 得他是在胡闹。

"文字工作者该换位思考下,别咬着不放"

主持人:你个人认为质疑的权利和质疑本身两者之间是可以分割的吗?

韩寒:之前你的问题当中一直问我的是质疑,我认为方舟子做的事情不是质疑,他做的事情其实是诬陷。因为方舟子说了,韩寒的文章百分之一百不是自己 写的,而 且断定韩寒有阅读障碍症候,所有的文章不是韩寒写的,是他父亲写的,我认为已经不是质疑,是超过了质疑的界限,而且对于他打假的人来说,进入到文 学作品领 域里,比如你今天背着包或拿着手机出门,我可以说你的手机很难看,也可以说你的品位很差,你不能说我的手机是假的,仅仅只能说我看着有点奇怪。

主持人:我们来说一下这个事情最近发生的影响,其实微博上有一些公知,他们以前的意见是比较统一的,以前一个事情大家会不同程度的赞同或反对,这 次大家明显分裂为两派,分裂得非常厉害,有挺你的,有挺方舟子的,你觉得这次原因是什么?

韩寒:我相信我得罪过不少人。

主持人:是吗?

韩寒:而且我相信方舟子他以前说的,或者在某些事情上做得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认为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有的时候其实可以换位思考一下,我都已经这样 了,但还 一直咬着不放,拿出特别可笑或欲加之罪的理由,那我真的希望另外的文字工作者想一想,有一天这样的事情像对你一样,你是否能够扛得下来。

"我知道网上发起了给方舟子投票活动 我不需要刷票"

主持人:我不知道你对网络的调查有没有一些了解?凤凰网在这两天就你和方舟子之间的这场骂战做了一次网络民意调查,这其中有两个数据,支持你或者 支持方舟 子,支持你的数字是39.1%,支持方舟子的数字是46%。另外一个数据是,在如何看待你们俩之间这一场网络骂战的时候,有58.7%的人认为质 疑是比较 可贵的一种精神,应该保护质疑名人的权利,37%的人认为这纯粹是一种捕风捉影,并且是对你的一次构陷,那么你对这两个数据是怎么看的呢?

韩寒:也有一些朋友告诉我各个地方投票的数据,都不一样,比如在新浪、新浪微博和别的视频网站,可能都不一样,也有我百分之八十多,方舟子百分之 十几,在 凤凰视频我知道有一个事情,因为之前方舟子的数据落后得很多,然后在天涯杂坛那里发起了一个给方舟子投票的活动,因为我相信天涯杂坛里面很多的朋 友不喜欢 我,可能我写了很多文章,他们不是特别喜欢。但是我依然要向电视机前的朋友推荐这个网站,因为天涯杂坛,包括"猫眼看人"都是很不错的,特别偏右 的网站, 可以这么说,在我搞清了"左"、"右"以后。虽然现在都是骂我的帖子,但是依然可以从中看到很多进步的力量,我也无所谓说很多人去刷票,因为我没 有任何水 军的,虽然我有很多支持者,但是我也不会请网络公关公司或者去发起一些人给我刷票如何,质疑我完全没有问题,你可以批评我,也可以辱骂我,你可以 说我的文 章观点是错的,也可以说我的文笔非常得差,你甚至可以说我的人品是差的,但是你不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说我的文章不是我写的。

"我不是神坛里的人物 方舟子才有神坛"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说你有很多的支持者,在这次持续时间比较长的骂战以来,你的粉丝们有没有跟你有一些互动,表达对你的支持,比如有的人之前是支 持的,之后有的人反过来对你改变了态度,对你的生活造成影响的?

韩寒:没有,从来没有,因为我个周围的人都很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包括喜欢我,支持我的读者都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并且知道这究竟是怎么样一回事 情。

方舟子老说他要把我拉下神坛,其实我不是神坛里的人物,我在文章里经常写到我是数字成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物,不存在 神坛之说,但相反,我认为对方舟子来说,他是有神坛的概念的。

主持人:你的底线在哪里呢?

韩寒:你简单,方舟子用捕风捉影的东西让更多的人相信,因为这个事情多几个人相信,对于我来说是损失,而且很多谣言是没有办法停止的,要严格总是 比较轰 动,大家总是乐于看到一个名人出一些丑闻,但我想丑闻一定是基于他干过的事情,如果我干过不光彩的事情,我愿意承担任何的代价,而在少年时写了一 些文章, 只是这些文章比较老练,说是一个中年人写的,这完全是无稽之谈,我不接受这个事情。

"我不反智 停止上学不是停止学习"

主持人:你以前一直是以反智的形象出现的,比如你没有上过大学,很多人都认为你是一个不读书的代表,有这样一种观点,在这一次的骂战中,逐渐暴露 出一些事情的真相,韩寒是一个刻苦读书的人,读很多的书,你对这个事情看待?

韩寒:当然,我其实在很多采访中说过我读过很多的书,我喜欢阅读,我每天到现在的阅读量都要在五万字以上,而且不阅读的话我会觉得每天少了什么东 西。但后 来阅读的方向发生了变化,我在高中的时候读了很多生僻的书,那是因为我喜欢民国的作家,我喜欢梁实秋,我喜欢钱钟书,我希望能把文章写得像他们一 样,引经 据典,特别的学者气。但是后来从学校出来之后,我发现生活很精彩,那我可能喜欢看另外的书,我喜欢看科学的,资讯的,直到现在我一直在读书,而且 我觉得我 在很多地方都说过一定要阅读,只有阅读才能写出好的东西,才能获得更多,我并不是以反智的形象出来,可能我高一退学,很多人认为我身上会有这样的 烙印。其 实很简单,我在很多的场合说过,我只是退学而已,只是停止上学,并不是停止学习,相反我在刻苦的、不停地、努力地学习,这是我在很多很多采访里说 的话,我 也希望大家都是我这样,不是接受特别教条的,自己未必喜欢的,但是去读自己喜欢的书。

"发表没经过核实的东西特别为难 所以没开微博"

主持人:你最初成名其实靠的是新概念作文大赛和最初的一本书《三重门》,从哪里一炮走红,真正获得知识界的认可是你持续不断写的杂文,其中犀利的 观点和其中一些比较精彩的言论,你自己怎么评价你的小说和散文呢?

韩寒:其实我的小说写的还可以的,我个人很喜欢看,很多人说我的杂文影响力比较大一些,杂文好读,比较短。我个人喜欢我的小说多一些。

主持人:你的阵地一直是在博客的,但你的习惯写杂文,而方舟子的阵地是在微博上,你为什么不太上微博?

韩寒:因为(如果)我要上微博就想把它写到最好,我希望自己大量经典的话、段子奉献给大家,如果我这么做,其实很困难,因为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已经 写掉了, 但我又不愿意重复这些东西,加上我在微博上会留意你的很多东西,会留意你的转发,会留意你的评论,留意你的社会交际圈子,比如这个人有没有跟我打 招呼,明 天是不是在上面写什么东西。我本身不是消极的人,很多人在微博上说受到政府的迫害,我在微博上转载过这样的事情,我经过粗略的核实,但我没有经过 具体的核 实,我认为他们说的事情八成都是没有问题的,我毕竟不能在比较多粉丝的平台发表这些东西,没有经过核实的东西,所以这些事情让我特别痛苦,特别为 难,所以 我没有选择开微博。

"我没有包装团队 只是怎么说怎么做"

主持人:这件事情其实应该说发展到了一个节点上,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它肯定还没有结束,那么不管这个事情最后结果是怎么样的,大家有一种意见,都认 为你在这 件事情中表现出以前大家都认为韩寒是天才少年,你一直是为大家所喜爱的,几乎没有太多对你有质疑的声音,但在这次事情之后,大家认为原来你也有比 较稚嫩的 一面,大家觉得你身上的光环会减去了,你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韩寒:我一直是有冲动的一面,因为我一直展现给大家的都是比较真的性情,我没有包装的团队,没有写作、给我做推广的团队,我只是怎么说,怎么做。 我这次真 的很无奈,因为被很多的欲加之罪在我身上,之前并不是没有人质疑我,但你要相信,一个人有多少人喜欢就有多少人讨厌,但在喜欢的声音比较大的时 候,那些讨 厌的人找不到一个点可以发泄他们的讨厌,只是这次找到了一个点,而这个点恰恰对一个写作者来说无法证明那个点,虽然我有很多东西,但谁也没有亲眼 看见我 写,所以有了这个事情以后,很多人会形成一种合力,但是对于我来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挺失望的,因为对于一个写作者,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写作者,我 觉得真 的,你来说我的文章写的有多差真的都没有关系,但你真的不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靠猜测和想象来说这些事情。

"国家需要更多知识分子,意见领袖越少越好"

主持人:应该说你现在是"青年意见领袖"的形象,这个标签对你做一些事情上面会不会有一些影响呢?

韩寒:我觉得我不是意见领袖,我在很多地方都推掉这个名头,因为在一个国家你想要更好地发展,需要更多的是知识分子,虽然知识分子这个名词在现在 很臭,但真的需要大量的知识分子,意见领袖越少越好。

"如果再有一个选择的机会,我可能不想当作家"

主持人:我们来谈一下另外一个在这场骂战中的人物,就是您的父亲,你的父亲在网络上发表了一些看见,这个事情有没有对你父亲有没有一些影响?

韩寒:当然对他有一定的影响,我和父亲的写作风格是完全不同的,我的父亲是写一些农村题材的故事的,我是喜欢看民国的作品。我父亲不会任何的外 语,他们说 我父亲不像,有质疑者说我们操纵新概念作文大赛,其实这是对这个比赛非常大的侮辱,因为当时我和我的父亲住在50多平的房子里,我们都是打黑车去 市里参加 补考,如果我有能力操纵,有这么多教授,有这么多的作家一起做评委的比赛,那我们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可以说所有有后门的地方都不会轮到我和我的 父亲,因 为你想要走后门,这些作家、评委走后门的人太多了,轮不到我们。我父亲是在文化站当站长,但这个文化站就他一个人,质疑的人后来看到我父亲拿出的 这些证据 之后就不是我父亲写的,就说肯定还有另外一个人来写,然后就说我17岁的文章是一个神秘的中年男人写的,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么你就这么认为吧, 就由一个 中年人写的,那就这样吧,我已经没有办法说服他们。比如有人说我的文章里有一个词是"肚皮",一个17岁的孩子是不会写出"肚皮"这个词的,只会 是"肚 子"……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们了,而且上海话里没有"肚子"这个词,只有"肚皮",而且用"肚子"或"肚皮"这是一个写作者的权利。

甚至有人说你看你在《三重门》的小说里有用过这段话"走过爱的禁区"。他们说"爱的禁区"四个字就是文革的语言,因为文革之前对爱会有一个禁区的 概念,国 外有一本书叫"爱的禁果",所以认为我这本书是一个中年人写的,这个观点也得到很多人的支持,但爱的禁区是张国荣和莫文蔚唱的一首歌,只有80后 知道这首 歌,所以我真的觉得挺无奈的。我为我的父亲感到骄傲,我的父亲一直在《故事会》上发表故事,所以我从小觉得作家特别厉害,可以发表文章。但是从今 天起,如 果再有一个选择的机会,我可能不会再想当一个作家。

主持人: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吗?

韩寒:对。

主持人:那么在这次骂战以来,你和方舟子有没有直接面对过吗?

韩寒:我没有啊,我觉得可以有任何的场合,如果他愿意的话,我觉得没有问题,所有人都可以见证,他可以对我提出所有的疑问。

longchumo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4:19:42
支持韩寒~~
shanemshane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4:16:23
完全支持whoknows,就不多说了。
孤胆独斗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4:05:02
说方舟子公报私仇,那你韩寒被方舟子质疑(or辱骂),就在网上网下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搞臭方舟子,又算不算公报私仇、私欲膨胀呢?
本来韩寒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用"七步成诗"式的实力正面迎敌,却用如此下三滥的乌贼招数,从一开始就输了。
uknogood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3:49:09
方舟子人品好也罢坏也罢,公报私仇也罢,变态也罢,至少方舟子到目前为止的质疑是符合逻辑的,中国的伪君子太多,骗子太多,造假者太多,不管什么 人用什么手段,只要能私下这些伪君子骗子造假者的伪装我们一律欢迎。
75XM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3:47:05
方舟子打韩寒的招数和"让子弹飞"里的胡万硬咬老六吃了二碗粉的桥段就没有区别,
就是赖上了,
要么开膛,要么就是二碗, 真开膛了,人死了也与他无关,是人家老六自已划拉的。

恶到不行了。
whoknows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3:37:45
一个小偷,揭发另外一个人是小偷,只要被证实那个人确实是小偷,难道不可以吗?至于他本人是小偷的事,该怎么查就怎么查,该怎么抓就怎么抓,但和 他揭发别 人是小偷完全是两码事。现在被揭发的小偷说了:"你就是小偷,凭什么说我"。一群看客们也说:" 你是小偷,你有什么资格揭发人家是小偷?你怎么不去揭发杀人犯?"。在我看来,这些看客比真正的小偷还可耻。打假,即便是哑巴瞎子乞丐都可以干的事。只要 最后被证明不是诽谤就好。
whoknows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3:24:40
方舟子的人品问题,事业问题,敢不敢打权贵问题,统统是另外的问题,另外的话题,另外的专题。现在是,方舟子从打肖传国博士后,到野鸡博士唐骏, 到李开 复,到李一,他有一次落空没有?他打假,你说他人品,这哪里是民主和平等?难道只有道德上无瑕疵的人才能有资格去指责别人的错误吗?韩寒和路金波 从开始到 至今的表现,明眼人现在谁不清楚呢。他们这些年靠话语权,靠包装赚了大量的金钱,现在基本结束了。
whoknows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3:18:00
"韩寒指方舟子"公报私仇、私欲膨胀",有教主心态,很享受搞臭别人的权力。" ----韩寒这次彻底不行了。舟子的人品是另一回事,你无法有效反击别人的质疑是另外一回事。中国不断造神的根本原因是民众的奴性。奴性改不了,民主就是 痴心妄想。
jingjin9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3:17:30
韓寒說方舟子公報私仇,講得很準確,由此也可看出韓寒的觀察能力和語言表達能力。嚴格來說,方舟子是不能稱為公共知識分子的,因為他打假,很大程 度是出於 自己的名利心和嫉妒心,與公眾利益無關。他選擇的打假對象,都是有名卻無勢的沒牙老虎,挑這樣的人下手,既能迅速成就自己,又不會遇到真正的危 險。相比韓 寒的陽光和大膽敢言,方舟子的陰暗心理和勢利嘴臉,就更加明顯了。
三地飞人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3:10:46
HH彻底暴露了低素质的本来面目, 居然开始人身攻击了.
該說就說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3:10:26
方舟子了解多少當代最尖端最前沿的科學發展情況﹖他又對科學本身的歷史進程和目前的局限性以及遇到的挑戰了解多少﹖日本的江本勝所作的水實驗是非 常有名的 實驗,方舟子前不久提出質疑,但他沒有針對江本勝所作實驗本身的科學性去認認真真研究點什麼,而是說他沒有學歷,這和他現在質疑韓寒的思路頗為相 似。沒有 學歷就不能作出嚴謹的實驗、作出重大發現嗎?愛迪生沒有受過正規教育,卻能成為偉大的發明家,所謂英雄莫問出處。由這一個事例,也能看出方舟子的 水平。
茅斌骚客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2:55:13
哈哈,要玩公关了,想甩?或者转移视线?
你到底爱不爱我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2:52:55
感觉老方隔古代就是一个酷吏。工作很努力,也很有成效,但是有变态的倾向。
piniu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2:47:11
方舟子是什么人,借由这个事件大家都看清楚了。
xiangnei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2:39:10
一個人如果把自己局限在科學已知的範圍裡﹐把科學已知曉的當成衡量一切的最高標準﹐他不僅不會普及科學﹐反會阻礙科學的發展。當年的哥白尼﹑加利 略都是沖破科學固有的局限﹐才給科學帶來飛躍的。

方舟子不僅沒有一個科學工作者真正的智慧﹐更沒有一個科學工作者應有的胸懷﹐他對自己不了解但很多國家的科學家已在積極探索的諸多領域例如瀕死研 究﹑考古 學﹑古生物學﹑人體科學﹑生命科學﹑腦科學等等﹐不是知之甚少就是有意充耳不聞﹐採取一種傲慢的蔑視和否定態度﹐並動輒以「美國和國際學界最知情 者」的形 像自居﹐而從他講出來的話看﹐他對國外的情況也多是現學現賣﹑一知半解﹐讓那些專業領域的專家學者覺得可笑。而他對一些現像或話題的取捨和取態﹐ 往往又和 中國官方的意識形態緊密呼應﹐這就不僅讓人質疑他的學術水平﹐更質疑他的道德操守。
zfbc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2:37:04
中共一些高級官員現在不動不動就是曾留學國外,擁有碩士、MBA、博士學歷,人人都知道這裡面有貓膩,但從沒見過方舟子出來打假。欺軟怕硬、見風 使舵,有選擇地打假,那是假打。
clean101 发表评论于 2012-02-01 02:29:34
方舟子這幾年熱衷學歷打假﹑文憑打假﹐撕下一些人的假面﹐這當然是好事。但既然你眼睛裡那麼揉不得沙子﹐當前中國更大﹑更明顯﹑危害更大的那些造 假工程﹐ 如國家GDP數據造假﹑CPI數據造假﹑空氣污染指數造假﹑高鐵技術指標造假﹑動車安全性能造假等等﹐奧運選手年齡集體造假,為什麼不見你出來講 幾句呢﹖ 這種欺軟怕硬﹑見風使舵的作為﹐不要說一個真正的科學工作者會不齒﹐就是一個正直的普通人也不能認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