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南都周刊因韩寒专题采访左小祖咒,没有登出的稿子

4分
普通私交 : 差点毁了私交 RT : 左小走调 RT : 南都周刊因韩寒专题采访左小祖咒,没有登出的稿子

左小只见过有一定社会名望的艾未未不怕国家,但没见过更勇敢的高智晟律师。不要叫别人闭嘴,否则艾未未面对高智晟也只能闭嘴了呀。


http://blog.163.com/zuoxiao_vip/blog/static/13895212120120114227920/
南都周刊因韩寒专题采访左小祖咒,没有登出的稿子 
2012-01-11 16:02:56

1.我看到您在韩寒写出第一篇博客《谈革命》后没多久就在微博上转发了。您对他写这篇文章是否感到突然?因为以他一年前那种一事一议型的博客来对 照,他好像是"保守"了。在你和他的接触中有没有体察到他的这一变化?在一群人中,韩寒是怎么样的。他是爱谈论,会说俏皮话的那个,还是深思熟虑 的那个。他比他的文章表现得更机智?还是并非如此。作为朋友,你最欣赏韩寒的什么特质。

左小祖咒:虽然我对韩寒写的三篇《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有不同的见解,并且我认为民主是跟素质没有关系的,相反,越是没有素质越是需 要民主,有了民主才有好的制度,有了好的制度才可能会有好的教育,有了好的教育才可能有好的素质,这不就捣腾出来了吗,人为何不能表达自己?哪怕 是狗屁的思想!不要怕人说你是啥,只要局被搞乱了才是好,我对灾难的态度向来如此。在更多人的眼中左小祖咒是一个肆意妄为的混子,搞乱七八糟的艺 术……但人们对韩寒恰恰不是这样,首先他在人群中影响力是极大的,也是青年理想的化身,英俊,斯文……可韩寒不完全是这样,我估计他这次烦了,有 点烦人们期望他是这样的那样的,今年他也30岁了,去年当了爸爸,当爸爸是很教育人的呢。我们俩都属狗,我大他一圈儿,在12年前,我也是像他这 么大,写出了震惊人们内心的杰作《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到2005年发行,在此之前我还出版了《左小祖咒在地安门》《庙会之旅》《走失的主 人》三个专辑,出版过小说《狂犬吠墓》,历史可以查得到前三张专辑,包括小说,主要说的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不得要领和我们周遭的生活像烂狗一般,食 物安全啊,人民麻烦地上访和自己对艺术的观念,同时我又认为艺术是狗屁等等……但不管咋样,也不妨碍12年后,去年,我又出版了《庙会之旅 II》,我想人们对政治和正义是有一些曲解的。在《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这个作品里我写的是诸如此类的事情:这些天的一天,我什么事也没干 成,还多了一个仇人……一位中年知识分子告诉你,相关的判断下得有些过时……掌权的人不哭泣怎么赢得人民……我跟你说吧,韩寒的这三篇文章好像处 于我那个时候,年龄跟我当时也差不多(实际上现在的环境跟以前也差不多的),我当时看透了中国所谓的知识分子和什么文化人的嘴脸,我对什么底层也 怀疑过,才写出了"阿丝玛背着长子抱着幼子含着情人的血,走着塔克拉玛干……"中国的知识分子跟西方的知识分子不同,西方的一辈子就在干一件事 儿,就是跟体制啊政府过不去,中国的是什么呀,操!我想韩寒写这三篇文章的时候心里肯定是绝望透了,我没有跟他谈过对他这三篇文章的看法,他也没 有问我什么看法,相反我很喜欢他刚写的《我的2011》,就是在这三篇文章之后的那篇文章,而且那三篇文章我也没像《我的2011》看得那么细。 我不喜欢空谈这些东西,我喜欢直接干,尤其是文化人谈自由啊民主啊革命的,我都犯困,任何人跟我谈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可笑的,当然能让我笑起来我 还是喜欢听的,可是都苦哈哈的,都是胆小鬼,每个人心里都长着一个宋江,你那么多理论是没有用的,是的,哈维尔实际上是个摇滚歌手,把民主搞好 了,但人民没有钱还是不行的。人民的欲望和一个国家掌权人的欲望都是一样无止境的,人们对饮食男女的兴趣和信徒对宗教的兴趣都是一样自私自利的, 没法子满足。别扯了,中国人最缺的是宗教信仰,你要相信我作为一个非宗教徒说出的话是沾边的。

2.您如何看待他这种保守的由来,是"每个人在他20岁时都是左派,40岁时候却纷纷变成了右派"的佐证吗。还是说以为韩寒的政治观点并不清晰, 只是现阶段才开始明晰起来?或者其他原因?

左小祖咒:在这个国家连兔子都想革命的时候,韩寒恰恰不是一个革命家,人们对韩寒的期望,也是对他的误解所产生的争议。韩寒不想被任何人利用,这 是他真正的叛逆。如果你见过韩寒,甚至会认为这些文章都不是他写的,这也是今天人们猜测的原因,但恰恰不是,他是个天才,但不是革命家,革命家是 六亲不认的,跟我所看到的韩寒真的不符。即便他不是革命家喜欢也行的,他不喜欢,他比很多知识分子都明白,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他文艺,在某种程 度上是个乖孩子,这个国家怎么会把这么大的一个事情寄托在这么一个年轻偶像身上呢,看来真是病得不轻!人家就是写点小说,写点自己的看法,玩玩赛 车,泡泡妞儿,碍着谁了?你跟我说实话,谁不怕这个国家?首先我怕!我只见过艾未未算是不怕的,其他人闭上你的臭嘴。

在上个世纪出版的《庙会之旅》中我写了一首歌叫《冤枉》供大家参考:

你试图通过长时间的沉默来贮备力量
       以便疏通思想来宣扬他们高尚的灵魂
      你已经行动,为了自在 自在是自由 自由是人权
      可人权是政治!
      同志,你糊里糊涂地走上了政治的舞台
      你企图通过短时间的狂啸来创立经验丰碑
      以便打开隧道通告他们:
    "旅客同志们,十二节车厢已经失火,
     十一节车厢的 马上就要烧到你们啦!"
     诸位,我们在地下,不是地下精英,是过道
     你不是诗人,你不爱政治,我也不是朋克
     我们只是第十三节车厢里的流浪汉
     流浪汉,流浪汉
     你糊里湖涂地走上了政治的舞台

3.你们平时是否会也会聊到这一话题?

左小祖咒:我跟他在一起从来不谈这些愚蠢的话题,只是关系到朋友的话题顺带骂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