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月24日星期二

旁观者昏 :余杰被毒打和可能被忽视的“活埋”计划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86287
作者:
旁观者昏   余杰被毒打和可能被忽视的"活埋"计划。 2012-01-23 20:20:22  [点 击:166]
余杰被毒打一事,我确信无疑。

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文革之后,挨共产党打的人很多。我们知道受害人控诉的岂止是余杰一人,也根本就不 是第一次。他们连一个盲人都敢毒打,打余杰,有那么难以让人相信吗?对余杰做过的一些错事,应该批评,但说到他被人毒打这件事,最多能让人理 解的心情是: "你现在也挨打了,该怎么说?"但这丝毫不影响对此事的基本判断:余杰被毒打是事实。

和余杰近距离接触(在美国)过的人曾经得到如下的印 象。当年他受到布什接见之后(就是他们排斥了郭飞雄那次),马上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文章。有人问他是否担心回去受到共党的特殊对待,对此他是 颇为乐观的。 他认为这可能会导致中美高层次之间的争执,而共产党不敢,他对此毫不担心,言谈中很镇静和大度。我们知道没有多久,郭就被共党抓起来,并立刻 受到了酷刑待 遇。

余杰甚至有些自豪地讲起了他和监视他的共党特务们之间的"良性互动"。比如说他谈到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出去会一个朋友。那时 候,他的监视者根本就不是在跟踪,他们就坐在余杰说话的桌子旁边的另一张桌子边上,看上去相安无事。但那次监视者就直接和他交涉:能不能找一 家有电视可看 的咖啡馆,因为他们不愿意在做这件公务的时候误了看足球(我记不得是不是世界杯了)。这个故事由余杰信口说来,也许表明了余杰对于自己在共产 党名单上地位 的确认。但要让我看来,也是造成了余杰以后对其他人控诉被毒打后他的判断完全失误的原因之一,他就不相信别人会挨打!是不是觉得我这么重要, 对共产党的批 判如此深入而成为共党的心腹大患,都没有挨打,怎么会打你,我也只能猜想了,我希望我是彻底错了。但是如今那些也在猜测余杰被毒打为吹牛的老 战士们,是不 是也有这样的想法呢?任何为共产党的善意拍胸脯的人我都希望他要三思而行,无论你曾经是多么英勇。即便在文革最黑暗的时间,最为共党恐惧的人 也不总是遭到 来自上头命令下的毒打,例如遇罗克,我不记得他被毒打过。但是我们知道最后他是让周恩来下令杀掉的。就在同时,张志新,林昭却被有计划地迫害 致死。没有一 个人的经验能够涵盖共产党的奸诈和残忍,一个也没有!

说来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恰恰是一些和共产党在前台经常发生冲突的一部分人自己对于共产党的本质并没有看清,对共产党的残酷估计严重不足, 甚至以为共产党在进步。你只要看看余杰叙说在被毒打之前他自己心理上完全没有准备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在 几年前自由中国的一位能言善辩之士"XX白兔"到了独评,为老张一干人等,协助打压法轮功,打压高律师的时候,曾经说其实他感觉国安是很好相 处的,相互之 间甚至能成为朋友,反倒是独评的"朋友"他感觉有些受不了。看到他侃侃而谈国共历史,我连哑然失笑的兴致都没有,也就明白他为何会对这些国安 人员产生了好 感。我后来在一篇文章里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在刘晓波被逮捕判刑之后,那些相互之间相处很好的国安们在哪里?还会和你称兄道弟吗?"

当一 方以为这是个GAME,另外一方认为是生死,会吃亏的是谁,就不用追问了。自己说的是TRUTH,别人说的也是TRUTH,但是断没有拿自己 的TRUTH 压别人的TRUTH的道理。当余杰真正面临别人曾经遇到的TRUTH的时候,他自己才知道这个TRUTH他很难HANDLE了。这种事中一些 好人的失误之 处在于,被制造出来的局部、暂时、无常、怪异的和谐局面说明了共党的游刃有余,好整以暇而不是剑拔弩张,你在共党眼睛里没有那么危险,他们把 注意力放到其 他人身上了。结果这些人自己先上当了,反而上当上得颇为骄傲。去问一个普通百姓,钱云会的乡亲,薛锦波的乡亲,我想他们可能会有比这些名人更 真切的感觉。 不幸的是余杰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共党当然不会蠢到立即直接毒打布什总统接见过的人,但是布什最后会离开白宫,不是吗?算账既可以不用等到秋 后,也可以等它 几年。知道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对于一个打主意做正事的人,翻一些标准的历史书是必要的,但远远不充分。很多事情都要你来体会一遍才明白的 话,你就会九死 再加一死。你如果不相信别人的苦难经验,并从中学到什么的话,自己就要在日后面临这个过程时没有准备,除非你马上改弦更张。

再来说关于活埋名单这件事。

有网友觉得是恫吓,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但绝对不是道理的全部。它的另一面是:它也并不全是恫吓。恫吓不成,他们下手杀人绝对会是斩钉截铁 的。活埋是个极端说法但并不新颖,滕彪就听到过类似的说法,而滕先生的信誉为众人公认。当然我们或许还应该记起王实味是怎么死的。

我 认为,活埋是底下一群恶狗多次得到上级危机处理精神后的一种通俗说法。这些恶狗们早就吃透了镇压精神和尺度,早就明白所谓"人民"的政府, "人民"的军队 在政府、军队主事人那里不仅是扯淡,而且根本相反。活埋的说法是对恶狗放手残害人的鼓励下造成的嚣张:这才真是勿谓言之不预也呢,我要让你生 不如死或者让 你不得好死。实际上每次重要事件来临时各地的异议分子被有计划地同时地格外关照,已经是这种计划的先期预演,不能把它仅仅当作恫吓,因为生死 出入太大了, 他能杀你,你却躲不了。高律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国际社会放了几个P?关于王维林,我们到现在知道什么?全是据信,都是猜测!我们有什么办 法?共党希望 整个世界麻木,因此它要预演几次让世界习惯而渐渐地无动于衷,至少看上去有理由无动于衷。它要给西方政府借口来回答国内人民的质询,它知道 "合作"。

很 希望余杰的朋友们能够鼓励和支持余杰在西方国家现身说法,重视这个对反对派系统地迫害的计划。只要有一个异议分子的名字,就把他放到名单上 去。不要听什么 左中右的废话,不要管他对自己个人是肯定还是否定,不要管他是基督徒、佛教徒,法轮功, 还是信真主,不要听那些对同仁的关于特务叛徒的无聊猜测,让每一个受迫害者的名字在独裁世界之外的整个文明世界备案跟随。就像历史上的 Schindler's List一样成为中国反抗暴政历史上的重要文献。它会像天安门殉难者名单一样,有那么一天被写进中国中小学的教科书,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在阳光下从容、严 肃地审视曾经令人发指的黑暗,进而更加珍视热爱自由民主下的阳光,让平等,自由和人性成为我们的核心价值。

我还注意到老张在为余杰说话时 重重地煽自己的耳光,不过老张皮厚不觉得罢了。他说余杰回答不了挑剔他的人提出的问题。不过几年前,老张对高律师受酷刑的问题要多得多,问得 也狠得多,详 细得多,我就是想当共产党的辩护士都想不了这么详细,但老张都想到了,导致有些人把高律师的睾丸都拿出来调侃了(真他妈的下作!)。我知道老 张早该彻底检 讨,也知道老张绝对不会检讨。写在这里是做个记号,尽管老张的耻辱不在乎在其斑斑劣迹上再加上一笔,我还是要记,他装看不见我也要记,我记的 就是他老张的 可耻,不在乎他不知道羞耻。说句实话,余杰已经到了国外,有疑问还真可以问,老高至今没有出来,老张当初倒是疑问谁呢,有哪个问题是老高能回 答的?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1-23 22:32:03


全部跟贴

作者: 古迷   写 得好。不过有一点应该是彻底错了。 2012-01-24 02:30:58  [点击:40]
//但要让我看来,也是造成了余杰以后对其他人控诉被毒打后他的判断完全失误的原因之一,他就不相信别人会挨打!是不是觉得我这么重要, 对共产党的批判如此深入而成为共党的心腹大患,都没有挨打,怎么会打你,我也只能猜想了,我希望我是彻底错了。

阁 下这点彻底错了,不但猜想错,而且前提事实正相反。从来没有见过小余在哪里表示"不相信别人会挨打",而是相反,他相信的是名气越大反而 越有人身安全。他 还不至于那么愚昧和妄断,尤其他是自称"天安门之子"的人,在涉及当局涉嫌施暴的问题上如果判断失误,往往更倾向渲染的一面。他早就有一 定的心理准备,只 是判断当局一时还不至于那么失去理性,还不至于轻易动他这种名人,即使动手也不至于到对付名声小或无名者如孙志刚那一步,就如很多人都相 信当局对政治犯不 至于像对待一般刑事犯那么凶残。他多次解释过如此判断的理由,那就是老江早就在内部强调不要制造中国的曼德拉、瓦文萨、昂山素季,因此他 暂时是安全的。他 之所以极端反对暴力,如指责杨佳,其实也是基于这样的判断,认为在"以暴制暴"的心态下,社会很可能走向完全失控,只会招致当局更疯狂的 报复,从而使更多 人包括无辜者和温和派如他自己遭池鱼之殃。他对杨佳等暴力反抗事件的过分谴责,其实正是与他这种恐惧心理有关的。

作者: 张三一言   �得很好。特�是最後部分。 2012-01-23 23:52:01  [点击:33]
�得很好。特�是最後部分。
�三一言  2012014 沙巴

作者: 莲子   经典!顶! 2012-01-23 21:49:39  [点击:54]
"说来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恰恰是一些和共产党在前台经常发生冲突的一部分人自己对于共产党的本质并没有看清,对共产党 的残酷估计严重不足,甚至以为共产党在进步。"

也不奇怪,后者是前者的原因――恰恰是"对于共产党的本质并没有看清,对共产党的残酷估计严重不足,甚至以为共产党在进步",所 以才敢于去"和共产党在前台经常发生冲突"。

真正看清了共产党本质的人,在目前形势下不会主动"和共产党在前台发生冲突",而是在"台下"。当今中国就少这个,都惦记着上台 投机出风头,却忘了台上与台下哪一处地方大,嘿嘿。

作者: 贝苏尼   看到时候就想顶这段: 2012-01-24 01:04:26  [点击:33]
"说来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恰恰是一些和共产党在前台经常发生冲突的一部分人自己对于共产党的本 质并没有看清,对共产党的残酷估计严重不足,甚至以为共产党在进步。"
最直观的就是八九年关于要不要撤出广场的争议。总体而言,主张撤的是认为会开枪的,反对的是认定不会开枪的。

作者: 古迷   但这点与小余不对症 2012-01-24 02:49:18  [点击:18]
他一向是估计过重,才惧怕暴力对抗,才谴责民间暴力,才据说早就考虑过出走。他估计不足的是,这个报复到他这类名人的暴 力来得如此之快之烈,因此只有提前出走了。

八九年"主张撤的是认为会开枪的",恰恰基本是温和派,也就是余杰这类非暴力至上论者,甚至比他更温和的一些人。"反对 的是认定不会开枪的"基本全是激进派。

这两派的相反倾向,古今中外,少有例外。

作者: 贝苏尼   没有分歧呀 2012-01-24 04:31:32  [点击:6]
温和,不彻底的行动乃是基于对对方残暴的充分认识,激进则有可能来自估计不足。让我看,余杰写《中国影帝温家宝》就 "激进"得可以,何必去直接挑战对方容忍的底线呢?

作者: 旁 观者昏   这是 一个令人无奈的的类似悖论一样的事情。 2012-01-23 22:10:22  [点击:46]
认识共党彻底到绝望的地步,就乘桴浮于海了。很简单:犹太人见到希特勒,最好
的选择就是跑,让希特勒的"胜利"在时间中消灭希特勒,没有一个人拼得起。

但他们和那些敢于和暴政直接对抗的人在另一方面是无法比的。我对后者的尊敬要
远远远远超过我对精明的欣赏。我希望这些勇者少犯错误,不犯错误。但最彻底的
不犯错误,就是跑掉。

如果都跑了,看着法西斯的中共的危害会越来越大,是不是另一个错误呢?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1-23 22:11:58

作者: 古 迷   那倒 不一定,有些专制政权垮台就起于百姓逃跑 2012-01-24 02:55:49  [点击:15]
东德和阿尔巴尼亚大致如此。因此,逃亡一向也是"非暴力不合作"的抗争手段,虽然是最消极的手段,但也是最 彻底的手段,尽管未必最安全。

作者: 旁观者昏   中国人怎么逃? 2012-01-24 04:48:29  [点击:1]
我赞成逃出一个是一个。余杰能逃,没有多少人可以有他的条件。

作者: 任雯颐   听到对张志新禽兽不如迫害的细节,我几近崩溃 2012-01-23 21:15:33  [点 击:74]
1989年,我亲耳聆听刘宾雁讲述更多的细节,监狱里所有人都可以随时强暴她,任何犯
人只要想出不曾有过的残忍的性残暴,就可以得到一些好处... (刘说他当年去抚顺采
访后,得知这些细节不许写,就去了黑龙江,后来写了那篇"人妖之间")

那天晚上,我杀人的心都有。我想问共匪:你有姐妹吗,你有女儿吗,你有妻子吗,你
他娘的有妈吗!

很多年后,知道了很多受共党残暴对付的人,我冷静地想:世上没有超乎所有想象力的
残暴共产党不会做。打于杰不过是在如山如海的残暴中,加了一点比其他更残忍的暴行
差得很远的小小的细节。

直接受过共产党迫害人,即便是没受过酷刑,如果今天还存在一丝一毫的幻想,说共党
这不会那不会做,这迫害是白受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1-24 00:57:55

作者: 旁观者昏   有一个简单的做法:由己推人。 2012-01-23 21:38:54  [点 击:55]
挨打而没法反抗--因为自己的亲人和责任,无论怎么说,是件让人觉得极端屈辱的事情,不是个有 面子的事,无论谁打我。
如果我没有受到毒打,然后编造毒打的细节,我自己会觉得自己可耻,没有挨打还要说自己挨打,让 共产党笑话,比屈辱更让人不堪。
我觉得别人的觉悟和我差不多,完全可能比我高。

作者: 任雯颐   克林顿国务卿谈到中国人权总说到的高、艾、陈光诚,都被毒 打 2012-01-23 22:07:39  [点 击:45]
这三位都是比于杰影响大得多的人,他们能被暴打,为啥不能同样对待于杰!

曾为布什总统座上宾?刘少奇还是中共祖师爷斯大林的座上宾呢,看看刘被收拾成啥样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1-23 22:21:42

作者: 老灯   不相信共匪残暴的,真让俺无话可说 2012-01-23 21:31:34  [点 击:57]
王实味被镰刀砍头
张志新被强暴割喉
高律师被电击摧残
余杰被折手毒打
都是共匪欠下的血债

作者: 春秋冬月2   旁爷说的在理,我倒是愿意相信这次余杰真被毒打了。 2012-01-23 20:56:21  [点 击:54]
"你现在也挨打了,该怎么说?"正是我的第一反应。

余杰来美国,我见过他,虽然结巴,但是思维不乱。对共产党不敢把他怎样一副成竹在胸的样 子。

他和鹤慈对共产党毒打高智晟很不相信的态度,也是我对"他们"颇有看法的原因之一。

鹤慈老谋深算,他什么没有见过在共产党的监狱中?

所以我有时候转念一想,别是共产党故意放出来搅局的吧。

证据倒是没有,疑点有些:

1:共产党几个打手打你余杰三个小时,您都抽搐了,可还清清楚楚记得共打了100个嘴巴?

2:共产党刚打完你余杰100个嘴巴还不把脸抽的像面包?

,然后余杰到处说毒打技术高超,别人看不出来?

3:真打了你余杰,然后再把你放到美国来控诉共产党?

共产党的卑鄙恶毒是所有善良百姓难以想象的。但再卑鄙恶毒是用来对付老百姓的,

不是对付他们自己的呀。

旁爷说说。。。

作者: 旁观者昏   我不能为余杰回答问题,但我相信他所说(关于遭受毒打)的一 切。 2012-01-23 21:15:06  [点 击:58]
我没见过余杰,也不认识他。见到他,我也不会问出你的问题来。因为我不愿意犯他曾经犯过的错 误,无论我是否会被人毒打。

我会问他是否已经适应了美国的生活,再熟悉后, 我会问他能不能有时间开始编辑"余杰名单"。如果他有其他打算,我觉得十分自然,我真心地祝福他,如同我真心祝愿每一个受到共党伤害的人在这片自由的土地 上能够开始自己免除恐惧的生活。

作者: 春秋冬月2   做人的三原则之一,就是要有同情心。在这点上我和旁爷观点 2012-01-23 21:37:25  [点 击:55]
一帜。但当您看到刚接过您善意捐款的人,转身就到共产党的大使馆里去报告的时候,

您会怎么想??

那些打着法轮功招牌拿到美国绿卡的人,转眼就变成共产党大使馆的街头打手,您的血要不涌上脑门

才怪。

我常常告诉自己,好人应该是多数,但是骗子数量也不少。。。。

善良的人啊,你们要警惕,。。。

作者: 旁观者昏   有证据到大使馆做奸细的就举报他,做共党打手的就依法起诉他。 2012-01-23 21:46:45  [点 击:48]
有证据到大使馆做奸细的就举报他,做共党打手的就依法起诉他。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

我一不认为余杰会是奸细,二不认为余杰会是打手。如果他坚持以前错误的看法,我就批评他,除此 之外,还能做什么?

作者: 刘路   好文章,�三年我不信我会被抓,�六年我不信我会被打 2012-01-23 20:45:24  [点 击:71]
到了�八年,我什么都信了。共产党是没有底线的,而我们常常低估了它们的凶残。

记得大概是�八年春天,晓波在网上跟我说,你一定要避免被打,一个当律师的,第一次挨打是 个新闻,打多了就成了丑闻了。(大意)

因为连艾晓明那样的知名教授都害怕自己被打,余杰算什么?我又算什么呢?

以自己的经验否定高智晟、郭飞雄、余杰等人被打的人,不是智商低劣,就是别有用心。

作者: 小乔   08年晓波让我赶紧走,就是担心出现让我后半辈子都不 堪忍受的事 2012-01-24 02:47:30  [点击:19]
他说你是个女人,千万不要落到他们手里(大意)。

作者: 女儿红   先 生这句话说得真好: 2012-01-23 20:40:17  [点击:58]
活埋的说法是对恶狗放手残害人的鼓励下造成的嚣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