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反革命韩寒 谈革命

http://parcelc.blogspot.com/2012/01/mrc-no41.html
Mr.C 的邮包
中国新闻 深度翻译
2012年1月12日 星期四
Mr.C 的邮包 / no.4.1——反革命韩寒 谈革命
作者: Charrington CN - 上午12:51 标签:
=============================================
Mr.C 的邮包 / no.4.1
——反革命韩寒 谈革命

未经证实的消息亦有流动的权利 / 如有翻版 功德无量
=============================================

2011 年中国发生了一件真正的大事:广东乌坎村村民发动了一场真正的革命——他们驱逐了共产党的钦定村官,成立了真正民选的村民委员会,并且,在面临共 产党的暴 力围剿的时候,武力捍卫了这个村子及其自治权,并在其后与朝廷的谈判中,迫使朝廷承认了这个民选村委会的合法性。

虽然,

有消息称目前朝廷开始秋后算账,这场短暂的革命恐怕最终难逃失败的命运……

这 场革命与目前中国大地上正在发生的千千万万官方所谓"群体性事件",而实际上都中国人民的民权运动一样,有着类似的开头,但是恐怕却有着不一样的 结尾—— 这是第一次,中国农民,被中国主流媒体一贯污蔑为"素质最低"的一群,明确提出了"民选村委会"、"民主"……这样的政治要求——很简单的要求:

我们可以自己选择自己村子的管理者吗?

关于这场革命,详情参见:《Mr.C 的邮包 / no.3——乌坎!》<http://goo.gl/MkNZX>

------------------------------------------------------------------------------

诡谲的是,素来以政府批评者面目出现的韩寒,在乌坎事件以后,连续发表3篇文章《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http://goo.gl/1O1t5>, 奉旨写作,诋毁革命,侮辱华人——这里,我要事先声明,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政府及其宣传机器,以及其中一枚螺丝钉:新浪网,中国政府 素来以帮 网友删文章而著名,但是我认为如有必要,它也是可以帮人写文章的。我们只知道新浪网以韩寒之名发表了三篇很不符合韩寒以往风格的文章,至于说这些 文章是否 是韩寒写的,我不知道。本文所有针对韩寒的文字,准确的说,是针对那三篇文章。假如有一天证明这些文章的作者另有其人,那么我在这里向韩寒先行致 歉,想来 若果真如此,他亦必不介意。

假如有人质疑韩三篇并非奉旨写作云云,请自行前往新浪网谈革命,看看若无奉诏,屁民可有资格谈革命,更遑论顶置推荐之类。

官方文章需要以非官方,甚至是反官方形式发表,政府信用破产已是朝野共识,此为盛世一景,暂且掠过不表,下面仅就韩寒文章本身,略做分析:

------
谈革命
------

------------------------------------------------------------------------------
> 问: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

> 回答:在社会构成越复杂的国家,尤其是东方国家,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很坦率的说,革命是一个听上去非常爽快激昂并且似乎很立竿见影的词 汇,但是革命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首先,革命需要有一个诉求,诉求一般总是以反腐败为开始。但这个诉求坚持不了多远。"自由"或者"公正"又 是没有市 场的,因为除了一些文艺和新闻的从业者,你走上街去问大部分人,你自由么,他们普遍觉得自由。问他们需要公正么,他们普遍认为不公正的事情只要别 发生在我 自己身上就可以了,不是每个人都经常遭受不公待遇,所以为他人寻求公正和自由不会引发人们的认同。在中国是很难找到这样一个集体诉求的。这不是需 要不需要 的问题,是可能不可能有的问题。我的观点是不可能也不需要。但如果你问我中国需要更有力的改革么,我说一定是的。
------------------------------------------------------------------------------

1.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现政权源于"暴力革命",官方文章说"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心狠手辣,这岂不是说现政权"心狠手辣"?既然现政权"心狠手辣",却又 不需要推翻,或不可能推翻,这种自行掌嘴的逻辑,显然只有官府自己才理解得了。

事实上,历史上越是心狠手辣的政权,例如秦始皇、成吉思汗……越是"需要被推翻",也越是"可能被推翻"的。心狠手辣夺得了天下,治不了天下!

2. 民众诉求无法统一,所以革命无法发生?专制者才喜欢统一思想,共产党才喜欢统一思想,人民不喜欢统一思想,民主不需要统一思想。民主就是私人事务各行其 是,公共事务七嘴八舌。正是因为有了思想无法统一的民众,民主革命才成为可能。

3. 韩五毛说,"不是每个人都经常遭受不公待遇"——每个人都遭受房地产业的抢劫、每个人都遭受高税收的抢劫、每个人都遭受高物价的抢劫、每个人都遭受无法进 行工资协商的抢劫(不准成立真正的工会、不准罢工)……中国的确每个人都经常、持续、制度性的遭受不公正待遇——虽然的确不少人习以为常,而不自 知——但 是韩五毛那么聪明的人怎么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4. 至于说韩五毛忽悠大家期待"更有力的改革"——你们当初干嘛不期待老佛爷的预备立宪?蒋委员长的军政、训政?改革不是等来的,改革是被革命的可能性给逼出 来的!

------------------------------------------------------------------------------
> 问:你为什么不去领导一场起义呢?

> 回答:开玩笑,就算我认同革命,并在上海起义,而且还稍具规模,官方只要一掐断互联网和手机讯号,我估计不用政府维稳机器出马,那些无法用QQ聊天或者玩 不了网络游戏看不了连续剧的愤怒群众就足以将我们扑灭,你也别指望着能刷微博支援我,你三天上不了微博就该恨我了。
------------------------------------------------------------------------------

韩寒都开始挣五毛了,还自己问自己"为啥不去领导革命",这不扯蛋呢吗?

至于断网会不会导致"人民帮助政府镇压人民的革命"这种问题,且不说革命群众肯定没有断网的权限(网肯定是政府断的)这种常识性问题,单就自己会 不会镇压自己这种逻辑问题,就很让人挠头,

而且,前几个月,埃及有个傻屄就因为几个青年上街而断了全国的网,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全埃及的青年都上街问为什么不能上网了……

真不知道韩五毛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
> 问:那难道中国就不需要民主与自由了么?

> 回答:这是一个误区,文化人普遍将民主与自由联系在一起,其实对于国人,民主带来的结果往往是不自由。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 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说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点社会关系的 人,我可以 自由的违章,自由的钻各种法律法规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为,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带来社会进步,更加法制,这势必让大部分并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们觉 得有些不 自由,就像很多中国人去了欧美发达国家觉得浑身不自在一样。所以,民主和自由未必要联系在一起说,我认为中国人对自由有着自己独特的定义,而自由 在中国最 没有感染力。
------------------------------------------------------------------------------

民主社会不自由,专制社会才自由;社会进步不自由,社会落后才自由——好吧,韩五毛,你赢了,我真是没法反驳你。

至于中国"很多人去了欧美国家浑身不自在"——1.中国很少人才能去欧美国家;2.既然浑身不自在干嘛有越来越多的人去,不光去,他们之中越来越 多的那部分,还越来越倾向于把国籍都改了?3.您所说的那个"很多人",准确的说,是很多领导干部……

若中国人真的对自由"最没有感染力",那中国人真的最适合革命——不害怕不自由,干嘛怕坐牢?

------------------------------------------------------------------------------
> 问:我认为中国顽疾太深,改革已经没有用了,只有来一场革命才能让社会好转。

> 回答:我们假设革命没有遭到镇压,当然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我们幻想一下革命,假设,革命到了中段,学生,群众,社会精英,知识分子,农民,工人,肯定不 能达成共识。而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人群,那就是贫困人口,这个数目大概是两亿五千万。你平时都不能注意有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甚至从来不使用互联 网。既然 革命能够发展到中段,必然已经诞生了新的领袖。没有领袖的革命一定是失败的,白莲教起义就是很好的例子,而有了领袖的革命,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 太平天国 又是很好的例子。中国式的领袖,绝对不会是你现在坐在电脑前能想象的那些温厚仁慈者。这样的一个领袖,八成独断专横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动力,是 的,听着有 点耳熟。但中国人就吃这一套,也只有这一套才能往上爬,这个社会习惯了恶人当道,好人挨刀。文艺青年们看好的领袖一个礼拜估计就全给踢出局了。而 越是教育 水平高的人,越不容易臣服与领袖。所以这些人肯定是最早从革命中离开的。随着社会精英的离开,革命人群的构成部分一定会产生变化,无论革命的起始 口号有多 么好听,到最后一定又会变回一个字,钱。说的好听一点就是把应该属于我们的钱还给我们,说难听一点就是掠夺式的均富。你们不要以为因为我觉得自己 有点钱, 所以我怂了,害怕失去。在革命的洪流里,你拥有一个苹果手机,你是开摩托车的,甚至你会上网,你平时买报纸,吃肯德基,你都算是有钱人,甚至是有 能力在互 联网上阅读到这篇文章的人,都是充满着原罪的被革命对象。有一亿家产的人比起有一万家产的人反而安全,因为他们打开家门,门口已经放的是纽约时报 了。最后 倒霉的还是中产,准中产甚至准小康者。以前人们在各种政治运动中自相残杀,现在的人们只认钱,所以很多人民已经被训练成只认钱的自相残杀者。所以 你就想象 吧。而中国人讲究清算,这也必然导致镇压。

> 任何的革命都需要时间,中国那么大的国家,不说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权利真空。稍微乱个五年十年的,老百姓肯定会特别期盼出现一个铁腕独裁者,可以整治社 会秩序,收拾一下局面。至于从百花齐放重新看回人民日报,这个真的没所谓。况且我们的一切假设都建立在军队国家化的前提下,所以这些都是幻想,连 幻想都不 乐观,就别提操作了。
------------------------------------------------------------------------------

韩 寒给大家描述了一个好可怕的革命景象啊,搞得我都快忘了这是个官方文章了。官方文章如此诋毁革命,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个把"反革命"当犯罪的国 家…… 哦,不……我真的忘了,他们真的把"反革命罪"给取消了——不过从取消"反革命罪"到"政府开始反革命",这个改革力度太大了吧?前政府会不会把 现政府给 法办了啊?——我们好像没换政府啊?

韩五毛写到这里又开始扇政府耳光了:众所周知,现政府就是"晚清革命遭到镇压,但是一不小心没镇压 住,然后各路人马粉末登场——什么立宪派、保皇派、革命党、国民党、共产党、军阀……",然后"革命进行到中段,精英退出,赤贫阶层进入",然后 "干掉一 切有钱人",然后"血腥清算"……然后到现在"只认钱"……

韩寒,你是打算"扇着耳光,还要把钱挣了?"

因为现政府就是这么个可怕过程的产物,而且导致了一个最"心狠手辣"的家伙上台,然后,我们现在还不能反对这个"最心狠手辣的家伙"?因为一反对 就会导致"另一个最心狠手辣"的家伙上台——到底有几个"最"心狠手辣的家伙啊?

不反对心狠手辣的,难道我们该反对慈眉善目的啊!!!

因为现政权的产生过程很可怕,所以新政权的产生过程也必然很可怕,这种拿现政权的罪行,指责未来政权犯罪企图的逻辑,犹如某女正被某男强奸,某青 年路过,赶走强奸男,被奸女惊恐万状:你赶走他该不会是为了强奸我吧?

世上不可能有两片相同的叶子,水平再高的足球运动员也不大可能连续两次击中门框的相同部位,韩五毛就相信中国人民有能力、有信心完成两次一模一样 的革命……要真是一模一样,共党倒是要小心了:保皇派没能权住革命党,国民党也没能镇住共产党……好可怕啊!

事实上,正是因为共产党在革命过程中滥杀无辜,革命后又清算无度,所以未来中国人民的革命应该吸取教训,防止历史重演:在革命中不回避暴力,但是 不滥用暴力,在革命后有宽容精神,不滥用清算……

说到清算,韩五毛说这是中国人特有的文化,纯粹扯蛋;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雅各宾派、德国纽伦堡审判以后对纳粹的清算、东德垮台以后对前秘密警察的清 算……近代文明国家民主化以后几乎都清算前政权的罪恶,原因很简单:难道犯罪可以不受任何惩罚吗?

清算是对前政权罪恶的惩罚,按其罪行,量罪定刑,何错之有?错的不是清算,而是借清算之名,滥杀无辜、租连无辜、清算扩大化……这种清算,民主政 权都不怎么擅长,共产党最擅长,韩寒这里又在拿共产党的罪行,指控影儿都没有的民主革命。

至于什么革命需要时间,中国那么大云云,难道苏联+东欧比中国小吗?现代社会条件下,专制垮台都是一夜之间,原因很简单——信息传递太快了,而专 制体制落后时代太远了,早就不合时宜了。

差 点儿忘了"最没素质"的贫困人口了,有几千万乃至几亿的贫困人口,革命才会发生,若这些人都不贫困了,革命才不会发生;至于素质云云,法国巴黎平 民不会比 凡尔赛宫里的贵族素质更高;美国牛仔也不会比英国绅士更有素质……下层人不会比上层人更有素质。下层人素质低是专制制度造成的,只有推翻专制,才 有可能普 遍提高整个社会的素质。这事儿真没法反过来做,犹如你不能赶着马车追汽车,然后说追不上是因为马儿的素质比不上发动机,然后我们又不能换汽车,因 为要等马 儿的素质赶上发动机了,才能换!

------------------------------------------------------------------------------
> 问:那你看埃及,利比亚⋯⋯

> 回答:埃及,利比亚是被一个人独裁统治几十年,城市也不多,一个事件作为爆点,一个广场用来演讲,就可以革命成功。中国没有一个具体的个人能成为被革命的 对象,城市,人口众多,而且各种千奇百怪的灾难都发生过,G点已经麻木,更别提爆点了。就算社会矛盾再激烈十倍,给你十个哈维尔在十个城市一起演 讲,再假 设当局不管,最终这些演讲也是以被润喉糖企业冠名并登陆海淀剧院而告终。

> 当然,以上更是废话,最关键是就大部分中国人一副别人死绝不吭声,只有吃亏到自己头上才会嗷嗷叫的习性,一辈子都团结不起来。
------------------------------------------------------------------------------

一叶可以障目,一叶可以知秋,障目知秋,只在一念之间。国家大如苏联、小如利比亚(埃及可不算小),专制政权挨个倒下,从专制到民主是世界潮流, 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小的你说没有可比性,大的(苏联)你又不提,纯粹耍流氓。

至于中国人是不是可以团结起来,早跟你说了,民主革命不是要团结起来,共产党才喜欢团结起来;民主革命是要分散开,不要团结在共产党周围就完事儿 了;而中国人是不是可以做到关心他人死活,起来革命?60年前的中国人才做了一次,没几十年啊?这么健忘?

乌坎村人刚刚为了一个村民的死亡,集体赔上身家性命起来革了把命,你就在这里说中国人不关心他人?你别说不知道啊,不是为这事儿把朝廷吓坏了,朝 廷肯让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体制内意见领袖"暴露身份?

------------------------------------------------------------------------------
> 问:你的观点非常的五毛党,是被政府买通了么?为什么不能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

> 回答:在这样一个非此即彼,非黑就白,非对既错,非带路党既五毛党的社会里,革命两字说起来霸气,操作起来危害更大。也许很多人认为,中国的当务之急就是 一人一张选票选主席,其实这并不是中国最大的急迫。相反,一人一张选票,最终的结果还是共产党代表获胜,谁能比党更有钱?五百亿就能买五亿张选 票。不行加 到五千亿。一年税收都十万亿呢。你和人家比有钱?你觉得你周围的朋友的公正独立,那样的人加起来也就几十万张选票。你看好的有识之士,能有十万张 都不错 了。唯一能和共产党抗衡的就是马化腾,因为他可以在QQ登陆的时候弹出一个窗口:谁选我马化腾,谁就可以得500Q币。此举估计也能获得两亿张选 票。但问 题是,到时候马化腾一定会入党的。民主是一个复杂,艰难而必然的社会历程,并不是什么革命,普选,多党制,推翻XX,这些脱口而出的简单词汇可以 轻易达成 的。如果你对司法和出版都从来没有关心过,你关心普选有什么意义呢。无非就是说起来更拉风一点。这和那些一说起赛车只会提F1,一说起足球只知道 世界杯的 人有什么区别呢。
------------------------------------------------------------------------------

如果真正选举也是共产党赢?那他们干嘛不让选?

------------------------------------------------------------------------------
> 问:我觉得中国的革命和民主只是时机的问题。你认为什么时机最合适。

> 回答:革命和民主是两个名词,这两个名词是完全不等同的,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主,这个咱们不是早就已经证明过一次了嘛。历史曾经给过中国机会,如今的局 面则是我们爷辈的选择。现今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国家,同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国家。如果你硬要问我在中国,什么时候是个革命 的好时 机,我只能说,当街上的人开车交会时都能关掉远光灯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 但这样的国家,也不需要任何的革命了,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到了那个份上,一切便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也许你能活着看见这个国家的伟大变革,也许你至死都 是这个死结里缠绕的纤维,但无论如何,你要永远记得,错车时请关掉远光灯,也许我们的儿女将因此更早的获得我们的父辈所追求的一切。
------------------------------------------------------------------------------

这种"国民素质不高,不能民主论",新华社都不同意,建议拜读《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社论《民主政治问题》<http://goo.gl/CaEej>

地球上的主流国家进行民主革命的时代是18、19世纪,你硬要说21中国人的素质还不如18、19世纪的英国人、法国人……这是扯蛋,也是辱华。 至于18、19世纪欧洲人什么素质,建议去看看 BBC 的纪录片《肮脏的城市》(Filthy Cities)<http://goo.gl/2UV89>

国民素质低,是专制暴政造成的,只有推翻专制,才有可能普遍提高国民素质。地球上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做到在专制社会把民众素质提高到民主社会水平。

关不关远光灯,是私德,而私德有时候跟公德如何真是没什么直接联系;纳粹的士兵、天皇的勇士普遍都私德甚好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