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月13日星期五

破破的桥:再谈韩寒与国人的素质 南都周刊韩寒专题未刊稿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21211
破破的桥:再谈韩寒与国人的素质
南都周刊就韩寒专题(未刊被毙稿)
作者:
来源:王霄荐稿
来源日期:2012-1-12
本站发布时间:2012-1-13 0:56:44
阅读量:9次

  我现在觉得《南都周刊》确实没什么理由刊发这篇文章,现在修改一下网上发。

  最后做个广告,嫌我上一篇长,又没空看的朋友,可看这篇。凡是标注"浪费时间"的部分就不要看了。我力争只谈要点。

  第一个问题大家基本就不要看了,纯属浪费时间。

  1,首先,您提出了"民主是权力参与和运作模式,与其无关的素质并不重要",并举了韩寒说的人们开车习惯打远光灯的例子。但这个例子是否能够 做这样的解读:对于"在同一条路上开车"这一共同行动而言,打远光灯不仅仅是侵犯他人利益,而是不遵守游戏规则。韩寒所担忧的是,习惯性的不遵守 游戏规则的人群,如果进入了民主这个新游戏,同样会漠视其规则,破坏其秩序。这种担忧有它的道理吗?如果素质这个词刺耳,托克维尔曾用民情来代 替。

  破破的桥:托克维尔谈民情,但并未论述民情是实现民主制度的前提与基石,他的用意恰恰是相反。作为法国贵族,目睹大变革中平等化的趋势,他认 为等级制度的毁灭,民主的到来无可避免。虽然无可避免,但他本人对人民主权原则怀抱警惕,对民主多有批评,例如他认为民主造成了平庸化、相互隔绝 等。之所以引入美国的"民情",托克维尔想说明的是,美国的这些民情,例如宗教,对于民主的这些坏处有抑制作用。而对"民情"这词本身,托克维尔 指的是对个人自由的坚持,政治上的平等参与,乡镇自治,与宗教文化等。

  而韩寒对"素质"的描述,集中于民众以私利对抗规则,无视他人利益等,而这一点对应的应是托克维尔所专门讲述的"正确的利益原则"。托克维尔 认为,旧时代里,贵族社会宣扬的是对义务的崇高思想。而民主的趋势到来以后,这种思想将无人理睬。人们会日益发现,将个人福祉与他人福祉结合起 来,是实现个人福祉的最好途径。一种将两者相结合的学说将会流行。而联邦党人则一再讲,民主制度并不排斥个人的私利,而是从制度上实现把个人利益 导向服务公众利益的目的。也就是说,如果出现韩寒或你提问中所说的那种现象,比如每个人只关心自己的私利,却丝毫不顾忌公共规则和他人利益,那 么,从逻辑上来讲,托克维尔对此的回答是非常明确的:其原因正是将个人利益导向公众利益的那套公共制度、公共生活本身出了问题。既然这些现象本身 很大程度就是当前的制度所造成,那回避制度去谈素质还是道德就是舍本逐末,至于将其作为制度不能实施的原因,则是颠倒了因果关系。

  至于有人破坏规则,这无需过度担忧。即便成熟民主制度下,破坏规则之事依然屡见不鲜,如水门事件等,连总统也在破坏规则。这需要有权威、可执 行的制度来纠正,并非寄望于社会文化或人的素质。

  美国开国时期生活状况的细节可以参考布尔斯廷的《美国历程》三部曲。托克维尔对美国的描述多是概念性的,理想化的。

  ——以上是浪费时间,以下供大家参考,在原文上修改补充。

  我并不想多谈素质论,就这么个简单问题,谈了三十年越谈越糊涂,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统统面壁。

  "素质"是个很宽泛的词。为什么越谈越糊涂,因为民主本来就只用到了"素质"的很小一部分,你硬要把人的全部"素质"和民主扯上关系,自然就 把大家绕糊涂了。所以,谈素质之前,要先把人的素质分类,大部分素质是生活素质,跟什么民主、改良、革命,压根一点关系也没有。剩下的那些素质, 是与公共利益和规则相关的,它们确实与民主有关,但大多只对民主质量有些影响,缺了也不打紧,比如韩寒所列举的那些。只有极少数"底线素质",是 必须保证的。但这些底线素质,中国并不弱于多数民主国家初建时。

  最基本的民主程序,如定时投票,制定公共政策等,公民仅需少许技能就能完成,这是所谓底线素质。民主这套程序是为大众平等有效地参与政治而制 定的,对技能要求很低。古希腊把不能交流,不能参与公共生活,不能投票的人,叫做idiotes,这个词后来演变成英文词idiot,就是白痴的 意思。这些技能从低到高包括:(1).知道自己的利益,会数钱,比如清楚10元和100元哪个大。(2).识字,能填选票,能把名字和候选人那张 脸对上。(3).受家庭或学校一点社会教育,能了解局部社会政策(如所在的小村、小镇、小城的地方政策)对自己利益的影响。

  以上三条基本要求,做到第一条,就入门了,做到第二条,就相当合格,做到第三条,那你得注意自己的精英化倾向,不要太脱离人民大众。如果除这 三条以外,你居然还能对个人自由权利特别敏感,对投票程序非常尊重,能对具体的公共经济政治政策提出有效意见,愿意为公共事务付出时间和金钱代 价,那你的素质足以在成熟的民主国家里竞选议员和总统了。

  有人说,韩寒说的是革命,不是民主。但革命只是社会崩溃时的一个现象,发生大规模残杀,往往和战争与极端意识形态有关,与人的素质无关。即便 在社会有秩序时,通过极端意识形态鼓动,垄断权力和信息工具依然可以造就悲剧。就像纳粹时代,派出个把工作人员,每天规规矩矩上班,看着尼采的 书,听着肖邦的曲,顺手拧一下毒气室的开关,严格遵守规则,不出错,不徇私,一丝不苟地就把几万人杀了。

  2,应该说韩寒并没有表达"反革命""反民主"的意思,他想说的似乎更多是——与其寄希望于新制度的从天而降,不如每个人在自己可能的范畴内 先作出小小的改良,在采访中他表示,写前两篇文章都是为最后一篇要自由做铺垫(在新的一年里,作为一个文化人,他要继续争取创作上的自由)。您觉 得这种态度如何,算一种犬儒吗?在《要自由》中韩寒有一句话,他说相比关心"应该如何",他还是关心"该怎么办"更多。所以他说自己要争取创作自 由(不断夭折的杂志还在搞),也呼吁更多人争取自己领域内的自由。这应该就是他所认为的"改良"。而您指出,如果一个人还不是一个正厅级干部,改 良根本无从谈起,仅有求知上的意义。那么回到前面的问题上,抛去"应该如何"的问题,您认为他所提出的"怎么办"是否有意义,还是还不够积极?

  3,可否一两句话总结一下您认为韩寒这系列文章最大的问题(或漏洞)?

  破破的桥:韩寒首先是作家,不要用民主领袖的标准去要求,这对他太沉重。他能指出问题,表达忧虑,就够了,是积极还是犬儒,没必要揣测。"要 自由"的路径我非常赞同,但韩寒说前两篇文章是在为第三篇做铺垫,我完全不能同意。很容易看出前两篇文章和第三篇文章逻辑上是不一致的。

  你想,前两篇是在描述现象,主要谈论的是中国人的素质问题:大家公共意识不足,不遵守规则,只要钱不要公义,不关心他人,别人死绝了不吭声, 只有自己吃亏才嗷嗷叫。如果你认为群众素质与民主进程极其相关,因为素质低,所以革命会造成灾难,民主会降低质量。那么,革命需要素质,民主也需 要素质,改良就不要啦?民众没有素质,官员就有啦?这不可能对不对?民掌权了就是官,官没权了就是民。所以毫无疑问,改良也需要素质。既然如此, 符合逻辑的结论就应该是:无论沿什么路径追求民主,我们都需要提高中国人的素质。对不对?

  也就是说,在前两篇文章里,韩寒完成现象的罗列和逻辑分析,顺利的得出了中国人素质与民主进程密切相关的结论。接下来的第三篇自然应该是我们 应该如何行动,提高中国人的素质,怎样让大家遵守规则,参与公共生活,关心他人。这样,我们就可以顺利地解决之前提出的素质影响民主进程的问题。 如果这么写,那么这三篇文章,逻辑上就是完备的。结果,韩寒第三篇写的居然是"要自由",不管你要不要得到,是不是有更多人去要,你前两篇说的那 些问题并没有解决啊?该在的还在。既然大家素质那么低,影响了民主进程,革命会暴戾,改良和民主质量也很低劣,那你要自由,有啥用呢?没用。这个 "要自由"的路径,成了无源之水,变成了一个毫无理由、不讲原因的行为。

  那么"要自由"这个行为的正常逻辑应该是什么呢?为什么民主制度在目前的中国无法实现?大众为何无法有效地参与到公共权力的运作中?显然不是 因为中国人的素质低,所以我们"要自由",这无法构成一个因果关系;而是因为,有人剥夺了大家的政治自由,侵害了大家的经济自由,阻碍了大家实现 民主制度和公共参与。所以,我们必须首先"要自由",搬开这块绊脚石。这样,整个逻辑就通顺了嘛。

  你看,韩寒在这里出现了非常奇怪的,完全不该在他身上发生的逻辑问题。他这三篇文章给我的感觉是,韩寒自身的知识和直觉出现了矛盾。他的知识 告诉他,革命会暴戾,阻碍民主质量的问题,是群众的素质太低了。但是他的直觉又告诉他,民主的实现路径居然是和他那些知识,什么群众素质,八杆子 打不着的"要自由"。这不是很滑稽么?

  那么,到底是韩寒的知识正确,还是他的直觉正确?我们可以假设,如果有一天,大家遵守规则了,会关远光灯了,开始参与公共事务了,关心他人利 益了,于是民主就如同韩寒所说的"国民素质到了那个份上,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真是这样么?不是的。这是一个谎言,是一件皇帝的新衣。即便大 家的素质都很高,我们还是无法实现民主。为什么?因为我们的政治和经济自由被剥夺了、被侵害了啊!候选人都是上头指定的,代表我们利益的都被组织 "酝酿"掉了,投票只能在安排好的,我们既不认识也不了解更不知道对方的政治立场的几个人里面画圈,代表选出后连电话号码、邮箱都不公开给选民, 甚至名字都很快忘掉,他们怎么反映我们的诉求?请问,我们就算素质再高,不把这些被剥夺的自由和权利要回来,怎么实现民主啊?根本实现不了。所以 还是得"要自由"。对不对?

  所以问题很清晰,韩寒基于个人智力的直觉,是非常正确的,事情的关键在于"要自由",其原因是我们的各项自由被剥夺了,被侵害了,阻碍了我们 实现民主权利和公共参与。而所谓的"素质不好",这是个借口,是个伪问题。在这个伪问题上,跟一个聪明人的借口进行辩论,是毫无意义的。为什么会 出现这个伪问题?和当前中国知识界有关。因为"我们的各项自由被剥夺、侵害了"这套话语模式,是无法出现在媒体上,和公共讨论上的。因为我们居住 在一个非常和谐的国家,这句话是无法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说出口的,也就无法进行相应的讨论,澄清问题。

  既然中国的知识界,舆论界,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失语"症状。原因是不能直说的,那怎么办呢?他们只好去强调别的原因,比如,国民素质对民主 会造成影响,对不对?政治学理论上毫无疑问这是对的,那国民素质低不低,韩寒说的这些现象存不存在?毫无疑问存在。即便这个借口被驳倒了。理由还 多得很——物质条件、教育程度、传统文化、宗教矛盾、民族矛盾、国家安全……等等等等,都对民主有影响啊。你能说没影响吗?当然不能。但问题是, 这些影响都解决了,你还是没法民主。为什么?因为你的政治自由,政治权利被剥夺了啊。这是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我们知识界,整天在那里讨论伪问题, 产生了一堆伪知识。有用么?唯一的用处就是把人搞糊涂。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韩寒受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不良影响。他的直觉是非常正确的,然而他在 这个环境里接受到的错误信息,伪知识,影响了他的思维。

  有人说,这种辨析纯粹是"键盘上的革命",我们不关心应该如何,而应该关心"该怎么办"。并非如此。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 成。你一定要先把做事的原因搞清楚,这叫"名正",然后才能用逻辑去说服别人,让大家一起参与进来,这叫"言顺",这样做事,才有可能"事成"。 如果你的思维是混淆的,做事的原因都说不清楚,那事情成败就只能托付给老天爷了,这样不行。

  如何行动?作为民主的追求者。你要面对的问题就是:(1).如何要自由?筹码是什么?被打压怎办?(2).如何让更多的人来要自由?其它种 种,什么国民素质高不高,上层改不改良,会不会发生革命,你压根影响不了,都是社会环境决定的,瞎操心这些干嘛?具体"该怎么办",我认为无需言 语评判,现实会给出答案,谁喜获自由,谁头破血流,大家一清二楚。不同的具体环境会有不同的解决办法,只有做了才知道。我个人还是愿意多做些逻辑 分析,帮大家把问题搞清楚。

  提前祝大家春节愉快。


• 破破的桥:再谈韩寒与国人的素质
• 胆小草民:韩寒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意义
• 高人:我看韩寒
• 李运启:三谈革命
• 韩寒:我觉得我现在更激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