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111227-徐水良:驳韩寒素质论

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2011/1229/%E6%B0%91%E8%BF%90%E8%80%81%E6%88%98%E5%A3%AB%E5%BE%90%E6%B0%B4%E8%89%AF%E6%83%8A%E4%BA%BA%E8%AF%AD%EF%BC%9A%E9%9F%A9%E5%AF%92%E7%9A%84%E5%A4%A7%E6%99%BA%E6%85%A7%E5%8E%86%E5%8F%B2%E7%BD%95%E8%A7%81-21608.html

徐水良:驳韩寒素质论

         2011-12-27日

韩寒说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搞革命或民主。

但是,难道中国人的素质,比伊拉克,阿富汗,突尼斯,利比亚,菲
律宾,印尼,还有实现初步民主的蒙古,等等等等还要低?人家民主
了,我们却没有。

难道我们的素质比满清末年还要低?满清末年开放党禁,报禁,有了
新闻结社自由,而我们却没有。

难道我们的素质比辛亥革命后的素质还要低?辛亥革命后最初几年,
全国实现了民主自由,有了数以千计的政党,有完全的新闻自由和其
他自由。我们现在却没有。

难道我们的素质不如战乱频繁的军阀混战和国民政府时期?那时的基
本自由,包括言论,新闻、结社等等自由,仍然没有取消。

难道我们的素质不如47、48年?那时,有了选举,开了国大,制定
了一部基本民主的宪法,而现在却没有。

人的素质,需要在民主社会中成长和发展,只有在尊重人的民主社
会,尤其是在未来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社
会,每个人和他们的素质,才能得到自由和充分的发展。没有民主,
专制腐败,人的素质只会越来越低,越来越堕落。

所以,需要通过革命实现民主,从而为人的素质自由发展铺平道路;
而不是相反,以素质低为借口,去反对革命,反对民主。

世界上的民主,往往是素质低的人通过革命建立起来的。然后在民主
制度中学习、完善和发展民主制度,同时提高自己的素质。例如英
国、美国革命,当时英国人、美国人基本上是农民,文盲比例很高,
人的素质并不高,但通过民主,后来的素质,得到很大提高。

不要相信中国告别革命派,不要相信他们用素质落后论、经济落后
论,文化落后论,文字落后论,黄色文明蓝色文明论,还有劣等基因
论,中产阶级论,缺乏一神教信仰论,国情论、特色论、动乱论、代
价论、分裂论、人性论、专制民主差不多论、专制派民主派一般黑
论,本质上都是忽悠论,等等等等奇谈怪论,来反对革命反对民主的
胡说。

难道当代中国,还不如英国革命,美国革命实现民主时候的状况?当
时的英国和美国,没有工业革命,没有现代工业。没有电,没有火
车,汽车,飞机,电灯,电话,无线电。文盲比例很高,人的其他素
质也不很高。往往比当代中国不知道落后多少倍。

说革命只能产生专制,只能以暴易暴等等,完全是告别革命派捏造出
来的陈词滥调,早已经被我们批驳得体无完肤。历史事实完全不是这
么回事。而韩寒,要么他完全不懂历史,那么,这样说就是出于无
知;要么他懂得历史,那么,他这样说就是为了帮助独裁专制。

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大国的民主制度,是由革命或者战争建
立的。英国的民主,是清教革命和光荣革命两次革命建立起来的,美
国革命(独立战争),建立了全世界自由民主人权的样板。葡萄牙革
命,东欧的天鹅绒革命,菲律宾革命,印尼革命,阿拉伯革命等等,
哪一次革命符合告别革命者捏造历史的造谣?

当然,极左派的反动"革命",造成历史大倒退。但那是假革命,真
反动。

革命和改良,都不过是走向目的地的道路或手段,它们的目的是自由
和民主。

当专制独裁者顽固拒绝改良、拒绝用改良道路去实行自由民主,死死
挡住自由民主的道路时,你除了用革命搬走这些自由民主的拦路石,
别让拦路石挡住道路以外,你还有什么其他办法走向民主?

你必须搬走他,而搬走,就是革命。

因此,革命,不过是扫除阻力的手段,通过革命,扫除统治者这块拦
路石的阻力,搬开它,以便走向自由和民主。

告别革命、反对民主等等五毛们的谬论,归根结底,其目的,一是为
造成问题的真正的责任人推卸责任,把它推到中国文化、文字、经
济,和全体中国人头上,转移大方向;二是制造怪论,反对革命,反
对民主,保护专制。这些谬论既违背历史,又不合逻辑,不能成立。

符合历史前进需要的革命,是历史的必须。

自从美国独立宣言等等文献肯定革命是人民的权利和义务,革命越来
越成为全世界公认的道义上、自然法上和国际法上的一种人民权利。
因此,国际上,普遍肯定革命,一个国家发生革命并取得成功,国际
文明社会往往立即加以承认。美国每年到国庆节,电视上一般都会播
出美国革命的电视,赞扬美国革命。

只有中国的告别革命派才顽固地捏造历史,污蔑和攻击革命,这种情
况,在全世界是没有的。这背后是什么原因,读者不难想象。

一般革命,如科学革命、技术革命、信息革命、工业革命,农业革命
交通通讯革命,电子、电脑、网络革命,文学艺术革命,等等等等,
都是社会的需要。无需解释,这些革命当然是历史的必须。

政治革命,一般的正常情况下的政治革命,也是社会的必须。

只有极左主义极左派等反动的革命,或者不顾客观情况和社会成本的
盲目的革命,才不是必须的,甚至错误的、反动的。

至于改良,从上而下的政治改良权,属于统治者。只要统治者拒绝政
治改良,被统治者和社会,就没有办法搞政治改良。因为你要搞政治
改良,就必须推开拒绝改良的统治者及其阻力,也就是先搞革命。然
后才能搞政治改良。

真正的政治革命,从来不排除改良。不仅不反对改良,而且需要依靠
革命以后新政府领导的改革或改良,来完成政治制度的变革,从而实
现革命的目标。革命只是为政治变革和改良扫除阻力。

改良可以单独完成政治制度的变革;但革命,一般必须依靠革命以后
的改良或改革,来完成自己的目标。

政治革命的任务,主要是为革命后的政治变革及改良扫除阻力。

当然,错误的改革,如大抢劫大掠夺的"改革",必须坚决反对。

因此,只有伪改良派,尤其是中国当代的伪改良主义者,才坚持要反
对革命。

也只有伪革命派。尤其是极左的坚持反动"革命"的伪革命派,才坚
持要反对改良。

再说一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尤其是大国的民主制度,是通过革
命或战争建立起来的。日本,德国,伊拉克,阿富汗的民主制度,是
通过战争建立起来的。其他绝大多数,是通过暴力的或和平的革命建
立起来。英美等老牌民主国家,都是通过暴力革命建立民主制度。

不经过革命或战争,仅仅通过改良建立民主的国家,寥寥无几。并且
不是重要的大国。

在当局顽固拒绝改良的条件下,通过革命,为政治制度的变革、改革
和改良扫除阻力,就成为历史的必须。

在当局顽固拒绝政治改良的条件下,没有改良权的反对派,却闭着眼
睛反对革命,坚持要搞改良,不承认革命是统治者拒绝改良条件下的
历史必须。这伙人,如果不是完全的白痴,就是故意混淆是非的五毛
或地下势力。

自上而下的改良,必须得到统治者的同意,是统治者的权利;而革
命,才是民众的权利(这里的革命权利,指的是道义上、自然法意义
和国际法意义上的权利,不是被革命的对象——统治者制定的法律意
义上的权利)。韩寒连这样的常识也不懂。连自己没有改良的能力和
权利这种常识也不知道,自大狂地把自己当作最高统治者,以为自己
有改良能力和权利,宣称他们要搞改良,大概是昏了头。

韩寒说:"所以我们只能一点一点追求,否则在书房里空想民主和自
由憋爆了自己也没有意思,改良是现在最好的出路。"真是胡说八
道。改良,是统治者的事情,只要统治者不同意改良,就把改良出路
堵住了,你的改良就根本不是出路,而只是欺骗。

中国的精英们被阉割,变成了太监奴才,没有一点血性,没有一点反
抗精神,竟然搞出告别革命论,还有素质论等等,把极左派的反动说
成革命,然后恶毒污蔑全世界都一致赞扬的革命。说中国人素质低,
不配搞革命和民主,试图欺骗全国老百姓,与他们一样当太监,不要
反抗。这正是中国特有的中国特色,全世界唯一。

韩寒,就是又一个太监。

这些天,除了人民日报的环球时报以外,全国知名的五毛水军御用文
人们纷纷出动,到处吹韩寒,说韩寒是大智慧。确实,对于韩寒这
样,能够创造出"党即人民"、"人民就是体制"等惊人的浆糊理
论。他说:"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
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所以共产党的
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我认为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
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
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为共产党辩护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这样
的大智慧,历史罕见,智慧已经大到神经正常的人无法理解和接受的
地步。对于这样的大智慧,夫复何言?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徐水良.582.

   徐水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