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19日星期一

111219-乌坎村自治120天 期盼推广全国公平选举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2/19/n3461187.htm%E4%B9%8C%E5%9D%8E%E6%9D%91%E8%87%AA%E6%B2%BB120%E5%A4%A9-%E6%9C%9F%E7%9B%BC%E6%8E%A8%E5%B9%BF%E5%85%A8%E5%9B%BD%E5%85%AC%E5%B9%B3%E9%80%89%E4%B8%BE?p=all
乌坎村自治120天 期盼推广全国公平选举

【大纪元2011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文华综合报导)12月18日,广东陆丰乌坎村进入赶走所有中共村委干部、彻底实现自治的第7天, 也是村民 自发民主选举出的"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独立管理的第120天。在全村大会上有民选代表讲话,称乌坎的民选村代表模式已经成为范例,希望全国乡、 镇、市、 省甚至中央要员,未来都能在公平公开的民主选举中诞生。外界评论这是中共统治史上史无前例的。

民主选出理事会 乌坎自治120天

12月18日,乌坎村外依旧是中共警察的重重包围和封锁,村里的粮食只够再坚持一周,不过村内秩序井然,村理事会已按村民要求,给没有饭吃 的家庭发放救济,并计划在12月21日再次举行大游行。

12 月17日,村民举行了村民大会,在村民大会上多位村民发言,他们表示,事态发展到今天的局势,都是被政府逼的,是中共自找的。在过去40年 里,乌坎村的村 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一直没有更换过,每次村委会换届选举,党干部就用假票舞弊伪造选举结果。40多年来中共村干部一再私买村民的土地,令当地 80%的集体 土地被违规卖出,卖地款项全遭村干部侵吞。

自2009年6月起,村民已就土地、贪污和选举问题十多次上访。2011年9月21日,乌坎村 400多名村民再次上访,被陆丰市政府以"非正常上访"挡回,愤怒的村民回村后自发聚集冲击和围困村委会和公安边防派出所,村官员和党书记迅 速逃离。从那 以后,原中共的村委会停止运作,取而代之的是村民自己选出的理事会。

村民代表林祖恋回忆说,9月21日暴力冲突后,官方要求村民选出代表与 官方沟通,于是村民进行了民主选举。乌坎村全村47个姓、1.3万人,各宗族按人口多寡各自推出1至5名候选人,在这百多名候选人的基础上, 再进行投票选 举,最后选出13名村代表,成立了乌坎村临时代表理事会,由村代表杨色茂担任临时理事长。同时选出的还有"村妇女代表联合会"。

若从9月 21日理事会成立算起,到12月18日,乌坎人实行民主自治已经120天。据英国《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记者摩尔报导,12月12日,乌坎村几千名村民抵挡催泪弹和高压水龙攻击,与武装警察对峙,阻挡他们进村之后,最后一批十几名共产党 干部全部被赶出村子。若从12月12日算起,乌坎彻底自治已经7天。

邻村积极响应 乌坎成为民主选举的范例

从事粮油和服装生意致富的林祖恋,在乌坎拥有极高声望,他也当选为村代表。林祖恋对香港记者表示,政府曾向各村代表发放两个月、共2000 元的工资,变相承认该次民主选举合法。但后来官方反口,称理事会是非法组织,还拘捕了村民理事会的副理事长薛锦波,并将他活活打死。

林 祖恋说,官员倒卖村地,官方人员多次打伤村民,已经激起强烈民愤,如果不是有民意声望的代表呼吁冷静理性解决,村民早准备拚死一搏了。被中共 陆丰市公安局 列为犯罪嫌疑人、并在电视发出通告的林祖恋说,"我不怕,已经这么大岁数了,我这么做,是向国家、党和死去的人负责"。

在村民大会后,林祖恋在接受媒体提问时说,乌坎的民选村代表模式已经成为全国范例,"不止其他临近的村,我知道更多村准备响应,也希望全国 有公平的公民选举"。


(摄影: / 大纪元)

村民互相救济帮助 绕村游行

17 日村民大会上村民们还进行了募捐,有钱的人捐钱出来买米,救济经济有困难的家庭。因为目前乌坎村被警方围困,运粮车辆无法进出,只能带少量食 物进村,村内 很多未成年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缺少必备的食物,令外界担忧。也有养鱼种菜的村民,主动降低价格出售,帮助大家共度难关。

村民大会后,从 下午1时到4时,村民们再次进行了游行,队伍延绵数百米。虽然无法到市政府上访,但这次人们走出了村子,绕村进行游行。人们手持11•21游 行中引起关注 的牌子和条幅以及旗子,并且高喊"打倒贪官、打倒腐败、还我耕地""农民需要土地,农民需要生存""乌坎无罪,换我清白" "贪官腐败、毁我良田"等等口号表达诉求,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中小学生和老人,还举着硕大的血红色的"冤"字。

由于政府当局严厉的封锁,村民 在墙内微博、贴吧的上发布消息遭到删除。17日,有村民在推特上注册了帐号,并且更新了一些村内的情况。他提到:"曾经有一次村里的粮食不够 吃,这个月 14日前后,政府拉了两车面包进来,要求村民签全家人的名字同意政府的解决方案,才可以领用。我们村里比较老一点的人呼吁大家不要上当,后来 大家都没有 领。"而且还有推友表示,村内固定电话会收到政府打来的电话,要求人们自首。

外国记者众多 大陆记者不受欢迎

从9月村民发起抗击以来,不少村民表示手机被监听,通话时有很强的回音和异常噪音。村内网吧老板说,早前曾被切断互联网,恢复后速度也很 慢。尽管如此,全村唯一一间安装了无线宽频的人家,主动欢迎中外各媒体记者进入,一间简陋 的村屋顿变国际新闻中心。

目前乌坎村内驻守的外地媒体众多,包括英国广播公司(BBC)、《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每日电讯 报》和法新社、NHK电视台,犹如"联合国"。每天这些外媒记者采访完村民后,回到那个村民家,记者们齐齐坐在木椅上工作。由于空间有限,部份人要坐在庭 院上网。每逢用膳时间,村民都会准备粥饭招待他们。

不过大陆媒体记者就很难得到这样的友善对待,原来有人自称是南方报系的记者,在现场进行拍摄和寻找村民进行采访。当村民得知他是发布汕尾官 方通稿、指责村民维权行为的那家媒体记者之后,拒绝了他的采访要求。

遇到新来的大陆记者,村民们常会诘问:"你会不会写真相?不然就不要来!"早前有不少大陆传媒到来,期盼的村民在电视机前守候,发现大陆媒 体全部用官方口径报导,令村民大失所望。


(摄影: / 大纪元)

没有共产党 人民生活得更好

时 事评论员李天笑在"乌坎人的壮举如何转化为胜利"一文中指出,"中共统治下,侵占土地和违法强拆天天有,但全村居民赶走中共而自治,史无前 例,实乃壮举。 "他说,乌坎新闻让人看清了至少三个道理:"一、天下没有共产党不会大乱;二、民主不需要教,人民天生就会民主管理;三、共产党是多余的,无政府都比共产 党的政府要好"。

"乌坎人脱离中共的自治行为 触及到了中共的底线。这甚至比89年民主运动对中共的刺激更大,反映的危机更深层。尽管89年参与人数众多,但当时的基点仍是帮助中共改革,而且以学生为 主,而今日乌坎的实质是摆脱中共的统治,而且最早发起者是中共当初赖以发动革命的农民群众。乌坎自治是否会引发"农村包围城市"的连锁态势是 中共最为担忧 的。 "

他最后总结说:"乌坎人真正的力量在于团结一致不妥协和全国及国际正义力量的声援。要真正做到这一 点,对乌坎人来说,唯有看《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邪恶本质。觉醒才有力量。乌坎人的最后胜利取决于全国人民的精神觉醒。如果明年全国有成千上万的乌坎村、 乌坎市、乃至大片乌坎省出现,中共暴政就将自行解体。"

(责任编辑:童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