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19日星期一

111218-bridgeduan: 哈维尔与后极权社会中的潜台词


哈维尔与后极权社会中的潜台词 #纪念哈维尔# 08年底的旧作修改。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fc0caa0100yxfr.html http://twitter.com/bridgeduan/status/148580056225165312/photo/1

lihlii: 没有谈及行动者的策略和他们的实践比言论表达更大的作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fc0caa0100yxfr.html
伊璐卡卡
http://blog.sina.com.cn/yilukaka

哈维尔与后极权社会中的潜台词
(2011-12-19 09:28:16)

本文是@破破的桥 08年底的旧作,修改后用于纪念哈维尔。12/18/2011

    哈维尔原先是捷克著名的剧作家,也是社会批评家。自从捷克的"布拉格之春"被苏军坦克镇压之后,他的名字就上了黑名单,作品被禁,演出被禁。有次一个胆大 的剧团排演了他的剧目,结果主事人很快就被抓走坐了牢。在此之后呢,很明显,没人敢再碰这根"高压线"了。他也被大家很快"遗忘"了。你看,这下 完了,他就只能给国外写点作品简单混点吃的喝的,以前的地位啊、人气啊、资产啊,全部都没了。

    他受了这些挫折,按理应该洗心革面,尽快和历史划清界限,比如政府有难处的时候,含泪劝告受害家长不要冲动,命苦不能怨政府。或者开奥运的时候淫一首坟前 有屏幕,死人共欢呼的好湿。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地和另两个人搞了一个《七七宪章》。断断续续有两百四十一人在这个《宪章》上签了 字。

    这下砸了锅了,三个发起者中,有一个是原外交部长,另外两个除了教授、学者头衔以外一无所有,前者倒了小霉,后者则倒了大霉。七十岁的哲学教授巴多卡,在 发起宪章后,死于警察们的长时间盘问之下。哈维尔比较年轻,挺过去了,陆陆续续坐了两年牢。

    出狱以后,他的朋友们,同事们都不和他来往了,原来的读者们也看不起他了。虽然这些人都和他一样,对《宪章》上写的东西都赞同。

    出去聚会,朋友们避开他,不和他说话,因为他是个愚蠢的,会带来麻烦的人。出去买菜,周围的大妈大叔笑话他,因为他是个有好生活不过,总喜欢搬石头砸自己 脚的人。

    以前有很多理性青年纷纷表示,捷克的问题,关键在于没人肯为民主流血。那些民主领头人都是胆小鬼,看见苏军的坦克就作鸟兽散,出卖了学生市民,出卖了运 动,真是太没有勇气了,难怪无人尊重,无人跟随。但是在他真的流血坐牢以后,这些理性青年并不是去"尊重"他,"跟随"他,而是突然翻脸,用各种 脏词辱骂他,用各种谣言来打击他。

    当局表示,宪章这批人是"颓废"的,被资产阶级思想污染的堕落者。

    人们则纷纷表示,对宪章不感兴趣,压根是个幻想,它起到改良作用了么?一点成绩也没有。

    很多聪明人认为,宪章的签署者是一批盲目自大的人,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一步步改良,捷克人素质那么低,一夜民主了怎么办?

    还有民间和官方的五卢布,放出各种各样的谣言称,他和斯洛伐克分离运动有牵连,他坐个牢是为了拿法国绿卡,接英美的援助,诸如此类。

    后来,哈维尔成为了捷克总统。他就把那段时间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叫《无权者的权力》,他解释大家为什么有这种反应,说"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惧中,因为恐 惧,因为会引起他们生活的不方便、麻烦,所以他们疏远了我。而且,他们不愿意承认这是内心的恐惧。"

    这个时候,俄罗斯一个天才青年诗人,叫做布罗茨基,大家知道俄罗斯是出天才的地方。这个家伙很敏锐,他看了哈维尔这本书,哈哈大笑。他指着哈维尔说:"你 这家伙,以前是个很实诚的人,做了总统以后,要拉选民,就不老实了。那些人哪里是你说的恐惧啊。"

    他认为,恐惧只是一部分。其实,人们的心态在这个社会下变化了,他们有了新的生存策略,对于社会和谎言,他们早就麻木了。他们在这个社会下,弯着腰活着, 欺骗着,钻营着。就像捷克牛奶市场一样,大家都掺水,卖得便宜,有点特胆大的还能掺三聚氰胺,而且还能搞掂管理人员,本领大的很,人人羡慕。不掺 水的老实人很快就破产了,大家还要向他吐口口水,傻瓜,笨蛋,失败者……你就是这个社会的失败者,明明可以混得挺好,结果全玩完了。所以大家避开 你,唾弃你,嘲笑你。这才是真实的人性。

    这就是一个后极权社会,人人都很精明,都是成功者,但是最后整个社会全是失败者。

----------------------------------------------------------------------------------------

    那么,后极权社会的特点和弱点在哪里呢?

    哈维尔对后极权型态的洞察,是从一条标语开始的。捷克的水果店,在洋葱、胡萝卜陈列橱窗上贴出标语:"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是表达什么?是经理对 无产者联合起来特别热衷?还是想过无产者联合起来怎么实现?都不是,标语是上头和洋葱胡萝卜一起发下来的。贴出这条标语,水果店经理只是要表达一 个潜台词:"我是个本分的人,我对党很忠诚。绝不惹麻烦。"

    大家都知道华人是个很奇怪的群体,他们聪慧吃苦耐劳,在世界各国,华人都是当地最富裕的群体——除了在他们自己国家。原因很多人明白,缺乏权利之故。权利 不能当饭吃,但迁徙,工会,社会保障,教育的权利受限甚至受剥夺,那么你的饭就会被别人吃,自己则陷入苦劳。而这些五花八门的权利又基于言论、结 社、选举这几个基本权利。而这几个基本权利又根植于最基本的言论权利。没有言论自由,你就无法结社,没有结社自由,你就无法组党、选举。

    哈维尔的观察要点就是,所谓后极权,最重要的特征,就是侵蚀你的言论权利,限制你在公共问题上的表达。

    你发言了,我没法和你来往,因为和你来往会惹上麻烦,官府会找我喝茶。——潜台词:言论有危险,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你是个愚蠢的人,有好生活不过,偏偏要发言。——潜台词:言论有利益损失,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但你面对苏军的坦克不敢流血牺牲,只敢忽悠人去死,你是个胆小鬼。——潜台词:你没有说话的资格,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我不感兴趣。你就是在幻想,不能脚踏实地。——潜台词:你的话无效,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你是拿法国钱的,你和斯洛伐克分离运动有牵连。——潜台词:你是个捷克奸,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其实民主国家也是限制发言的。——潜台词:天下乌鸦一般黑,请你不要说话。

    后极权社会,所有的潜台词,都指向的是让你不要在公共问题上表达自己的想法,要保持冷漠或者和官方的态度一致,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和说法,为的就是限制你 的发言。这种做法长久以后,会渗入到整个国家、所有国民的骨髓里面,成为国民性。这一切也就是整个后极权社会稳固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基础。大家也往 往会观察到,后极权社会中会出现普遍的道德沦丧,就是这种冷漠侵蚀的结果。

    处于后极权社会,大家比较关心的是如何转型,怎么走出来。大家习惯性地去那些以往的抗争中找方法,比如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其实他们的经验都在有言 论自由,有法治的民主社会或者半民主社会中。对于极权社会与后极权社会只有参考意义,而无法模仿。甘地曾对犹太人出主意说,你们可以搞集体自杀, 感动希特勒。他还给希特勒写了信,劝他不要继续。实际上对于纳粹这样的极权社会,这些没用,只能用枪说话。而后极权社会呢?非暴力抗争遭遇维稳, 甚至遭遇国民自身的冷漠对待。答案在哪里?其实已经呼之欲出。在言论自由和表达本身。

    无论集体抗争也好,与政府良性互动也好。它有一个前提,就是存在与政府权力本身能够抗衡的压力集团,才有可能实现。而如果权力对结社进行强力压制,压力集 团并不存在的时候,这些方法就往往流于幻想,在众人的冷漠中无疾而终,这也是典型的后极权社会现状。此时,必须退而求其次,从根本的言论自由开 始。只有从基础而行,一步步踏实,表达顺畅了,成为一个共识了,才有可能结社并形成社会压力。而言论自由也是无法彻底剥夺的。

    大家可以发现,后极权时代的政府,其统治模式并不是在某个理论基础上营造出来的,这些官员受教育程度并不高,也没啥理论。这套统治模式是靠着一种本能和统 治经验摸索出来的。他们的本能告诉他们,言论才是这套体制的命门,所以大量的精力和资源均投入到如何压制言论,制造谎言之上,哈维尔对此非常精要 的概括:

    在这个制度下,生活中渗透了虚伪和谎言;官僚统治的政府叫做人民政府;工人阶级在工人阶级名义下被奴役;把彻底使人渺小说成人的完全解放;剥夺人的知情权 叫做政令公开;弄权操纵叫做群众参政:无法无天叫做遵法守纪;压制文化叫做百花齐放;帝国影响的扩张说成是支援被压迫人民;没有言论自由成了自由 的最高形式;闹剧式的选举成了民主的最高形式;扼杀独立思考成了最科学的世界观;军事占领成了兄弟般的援助。因为政权成了自己谎言的俘虏,所以它 必须对一切作伪。它伪造过去,它伪造现在,它伪造将来。它伪造统计数据。它假装没有无处不在、不受制约的警察机构。它假装尊重人权,假装不迫害任 何人,它假装什么也不怕,假装从不做假。

    对于苏军的坦克和冷漠的国民,哈维尔的办法是:生活在真实中。我要把自己真实的看法表达出来。拒绝虚假的表达,拒绝潜台词,追求做一个真实的,完全意义上 的人。当真实的表达形成规模,春天也就到来。在最小和最简单的地方与后极权的整个制度斗争。如果我的表达被限制,我就通过更婉转,更有技巧的方式 说出来。如果说话被限制,我就通过各种五花八门的创造性活动表达出来,比如签名,比如举标语,比如行为艺术。当每个人(甚至不需要每个人,只需要 比例不高的一部分人)能这么做,那么整个社会言论自由便自然实现,权力结构也就烟消云散。

    以本文纪念哈维尔

12/18/2011




发表评论